《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202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决定了,我要当明星,我要天天都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我要你天天都看到我!”她撅着嘴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倔强。
  我哑然失笑,但心中那酸楚却是更甚了。
  “可是我去的又不是中戏、云影之类的,想当明星太不容易了,所以我又换了个目标,先从电视台坐起,所以我直接转了系,去学了传媒...”
  “然后你就进央视了?”我问。
  “是啊。”秦澜点点头,说:“今年初我就已经开始在那里实习了,毕了业就直接留在那里,算起来,现在我还在实习期。”
  “那个王导...是怎么回事?”我有点憋不住,问道。
  秦澜促狭的看了我一眼,调侃说:“我还以为你能忍住不问呢。”
  我老脸微红,干咳了两声。
  “这有什么看不出来的?”秦澜扫了我一眼,说:“丫想潜我呗!”
  当听到往日那清纯的小姑娘说出这样的话来,我不禁微微一愣。
  不过想想貌似她刚才在卫生间脱衣服激怒我时,她就已经豪放了...
  “楞什么楞啊?”秦澜好笑的看着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肯定也会变的啊。”
  “啊...哦。”我眨了眨眼睛,继续问:“他想潜你...你还单独跟他出来,你不怕...”
  “哎...”秦澜叹了口气,认真的看着我说:“你不会不知道,现在像我这样的女孩儿,一个人在那种地方打拼有多难吧...”

  我的手紧了紧,我怎么会不知道...
  以前在云州的时候,我在学校也算是风云人物,经常出去跑跑外联什么的,对于这种事情,耳濡目染的也见识的多了。
  来了安水之后,我的体会就更深了。
  “他直接问我,还想不想在这里工作了?要是还想的话,就跟他走这一趟。”秦澜语气平淡的说,仿佛说的是其他人的事情。
  她顿了顿,忽然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注视在我的身上。
  “更何况,我知道你在这里...”
  “嗯?”我愣住了,她怎么会知道的?
  “那封投稿的信,被送到了王导那里,我看到了...信封上的字,是你写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我知道,她肯定认识我的笔迹,就像我认识她的笔迹一样。

  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每天都会在一个本子上互相写想跟对方说的话,我们写了厚厚的一大本,后来被她收起来了,她说不要放在我这里,我总是丢三落四,容易弄丢了,她要放起来,珍藏一辈子。
  年少的时候,我们总以为说出一辈子,就真的会是一辈子...
  等长大了才知道,一辈子其实很长,身边走过的人很多,可能够一直陪你走到最后的,却往往不是那个当初你所期待的那个人...
  我还记得那个本子的样子,上面画着个维尼熊,还有一个粉色的小猪一样的东西,我也不知道那个叫什么。
  本子是秦澜买的,她还说封面上那个维尼熊傻傻的,长得有点像我,当时我还敲了敲她光洁的脑门,我当然不敢真的用力,秦澜踢了我一脚,然后笑着跑开...
  我摇了摇头,不能再想了。
  现在想起这些事情,每个字每个画面都像一记记耳光,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在我的脸上。
  我张了张嘴,声音干涩的说:“所以...你就跟他来了?”
  秦澜看了我一眼,嘴角翘了翘,说:“是啊,要不然呢?其实我就是想来再看你一眼...看上一眼就够了...我想看看你到底还记不记得我...要是你真的把我忘了,我就跟了王导...反正也没什么不好,王导虽然岁数大了些,但是长得也不丑,而且又是最近蹿升起来的新贵...在台里面挺受领导赏识,有多少小姑娘上赶着想陪他睡都不行呢...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
  我的心中突然一阵酸涩,秦澜的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她心中的一丝不甘和愤恨...
  “靠你自己的话,在台里面混起来真的那么难么?”我轻声问。

  “混起来?”秦澜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别说混起来,能保住饭碗就已经很不错了,就拿我来说,如果我不答应他,等回去估计就被辞退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秦澜,认真的问:“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秦澜回望了我一眼,那眼神突然闪过一丝柔弱与惶恐,她的声音有点发颤的说:“我...不知道...”
  突地,她的声音出现了一丝哽咽:“我真的不知道...”
  看到她轻颤的肩膀,还有眼中氤氲着的水光,我轻叹了口气,慢慢将她搂入了怀里。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杀人。

  我虽然不明白秦澜的具体想法,我知道她也在纠结。
  因为她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她不知道我还喜不喜欢她...
  她希望我能给她一个承诺...
  但是,我现在还能给么?
  我现在对秦澜的感情其实很复杂,喜欢肯定是有的,可要说还像当年那样,将她放在心尖儿上,整颗心里面装的都是她,却已经不可能了...

  人是会变的,这么些年过去,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变了...
  有的时候,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那种单纯的感情,过了就不会再有了,就算以后再捡起来,也不会是当年的那种非君不可的感情了。
  要让我现在空口白牙的哄她,欺骗她,那才是对她最大的伤害!

  秦澜是个很聪明的姑娘,一直都是。
  她看出了我心中的想法,所以她才会彷徨,才会痛苦的流泪...
  她也许也在挣扎,毕竟这工作机会确实来之不易。
  我很理解她,那可是央视啊,多少媒体人梦寐以求的目标!
  现在学媒体的那么多,有些人能进一个不错的省台地方台就很不容易了,更别说央视了,多少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都还钻不进去!
  更何况,以我对她家庭的了解,她的压力可能不仅仅来自自己,还有她的家庭!
  她那对父母我见过,秦澜能进央视肯定把她们乐坏了,而如果秦澜要是从央视被开了,他们都有可能不认这个女儿!
  摊上这么一对奇葩的爹娘,也真是够她受的。

  秦澜在我的怀里哭了一会儿,她的身躯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的手在她海藻一般的头发上抚摸着,感觉心中突然一片宁静。
  自从开始决定要向上爬以后,我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我每天都在想应该如何向上爬,在构思应该如何发展,在不停的算计别人,而像这样放空心灵安安静静待上一会儿的感觉,我却已经好久没有过了。
  过了一会儿,秦澜从我的怀中挣了出来,她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但还是可以看出她的眼眶有点微红。
  她笑了笑,正想开口对我说什么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粗暴的推开!
  我猛地一回头,却看见王导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进来!
  他那张颇有威严的脸上好像挂了霜似的,冷的能把人冻死!
  他睁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看着我和秦澜,眼中闪过一丝怀疑!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沉声质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