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混混喜欢上一个直男的故事[BL]》
第33节

作者: 纹条龙怀念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连房子也没有了?
  D笑笑,点点头。
  我冷笑一下,然后拿起手机打电话。D看着我说,你要干什么?听我的,别把事闹的太大。
  我没搭理他,打了电话说,你在这里慢慢吃。我去看看,这就回来。
  我不管D再怎么拉我,甩开他走了。
  开了车到了D的楼下,见几个小弟正围在一起抽烟,看见我都走过来冲我点头让烟。我说,你们跟我上去。

  小弟问,哥,我们要做什么?还用准备东西吗?
  我说,现在是文明社会,用什么东西。能用嘴的不动手。
  我带几个小弟上去。快到D家的时候,我让一个小弟先上去敲门,告诉他就说是广电维修。过不多久,就听小弟敲门,然后对话声。后来,听到门开了。我带着小弟冲上去,见D的连襟不知道是哪个姐夫惊讶的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我走到门口,用手支着门,笑说,姐夫,好久不见了。

  姐夫可能吓得有点大脑失灵了,说,啊啊,你是?
  我说,我是虎子呀。我们一起喝过酒。
  姐夫哟的一声,说,你怎么来了?
  我说,我来看看谁把D的房子给占了。怎么?姐夫,你怎么在你小姨子这里?难不成你在这里住?
  姐夫脸腾的一下红了,说,不是,不是,是他们不在家,让我给他看着家点。
  我笑说,没这么简单吧。说着,就走进屋子里去。

  我看了一下地上的拖鞋,然后又去卧室看看。姐夫跟在我后面讪笑而又假装冷静。我说,姐夫,这个屋里的味,你可不是住了一天两天了。
  姐夫笑说,我刚来。
  我踢了一下脚下的拖鞋,又指指卧室里的中年男式衣服笑说,你要是刚来,能把你的衣服放到卧室里。你晚上肯定在这里住了。还有这个拖鞋,一看就不是D的。你的脚是40码的吧。这鞋是从家里带来的吧?年代有些久远了。也是,狮子这么小气,才不会给你买鞋呢。
  姐夫笑说,狮子是谁?

  我笑说,别管狮子是谁了。我命令你马上拿了你的东西给我从这个房子里出去。
  姐夫看着我,脸上的笑渐渐的消失,最后哼了一声说,怎么?兄弟?想整整呗。
  我指指他的口袋说,来,请打电话。
  姐夫眼睛闪了一下,一看就怂了。转了身到卧室里拿了他的东西,又穿了衣服,走到门口看我一眼说,兄弟,哥怕你行不?说完,走了。
  我让小弟们把D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然后给他们钱让他们去喝酒。我一个人去了超市,买了日常用品,蔬菜,水果,牛奶。路过花店的时候,我进去买了一束混拼的花束。然后回到家就泡了茶。等茶的时候,拨通了D的电话。

  D听了我说的,有些感觉不可思议。他带着小D进了门,一脸的惊喜,说,哇塞,感觉像是变了一个样。
  D走到电视橱的那束花前,用鼻子闻了闻说,真好闻。你买的呀?
  我笑笑,说,来,刚喝了酒,来,喝点茶。
  D过来喝茶。我抱了小D,喂他吃奶片。有了东西,这小子又和我亲了起来,小嘴儿也变甜了。

  日期:2017-03-09 20:56:16
  D回到家,一直也没有提狮子,也没再提房子的事。后来,天黑下来了,D洗洗手开始做饭,我在一边给他打下手。他做了六个菜,小而精致。然后又跑去他的卧室,拿出一瓶兰陵特曲来。这个酒可是不常见了,记得小时候看大人们喝酒,就觉得这个酒特别香。
  D笑说,这个酒我藏了十年了。我给自己说要到最好的时候的才能拿出来。今天,是应该喝的时候了。
  我说,事还没彻底解决呢。你还有这门的钥匙吗?
  D笑说,没了。
  我便给一个朋友打电话。过不大会儿,那个朋友就带着工具来了,然后不大会就把锁给换了。D一直看着,直到那个朋友走了,才笑说,这事算是做绝了。

  我说,呵!想想她怎么对的你?一个眼里只有钱,只有自己娘家人的女人有什么好珍惜的。而且连孩子也不要了!怎么?你心里面还不舍得?
  D笑说,什么舍得不舍得的。周一见吧。
  我拍拍他的肚子笑说,这才是大男人的气魄!
  D叹口气说,最可怜的是小D。感觉太对不起他。而且,小D极有可能判个给她。
  我说,啊?怎么这样?
  D笑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喝酒吧。

  我的倔劲又上来了,一直问原因。可是D就是不说。我一再逼问。D笑说,今天晚上你别走了。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睡。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说这样的话,笑笑不再逼他说了。
  晚上休息的时候,D把小D哄到他的小床上去睡,然后对我说,我们今天晚上好好的聊聊吧。然后,他就开始收拾他们的床。他把原来的床单全部换了,然后又抱来了新被子。看着他弯腰认真收拾床铺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很幸福。虽然这张床,可能他和狮子在上面翻云覆雨过。
  后来,我们两个就睡在一头,当然,天还尚早,月亮还高高的挂在天上。我们并肩靠在床头,D扭头看看我笑了,说,怎么像是洞房花烛夜的感觉。
  我笑笑不说话。
  D笑说,好了,安静的聊聊吧。人生理想,鲜花宇宙,流星大海。今天就我们两个人了。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给他说,D,我们结拜吧。
  D愣了一下,说,啊?你怎么突然又提起这个话题。其实我想给你聊聊别的东西。
  我说,我害怕。觉得现在一切都像梦一样。我怕梦醒了,我会摔得更痛。
  D笑说,几天不见,怎么这么文艺了。
  我笑说,那我们不文艺了,来点粗暴的吧。我们现在就结拜。说着,我就下了床,然后找到一瓶葡萄酒,一人倒了一杯,跳到床上,跪下看着D。
  D笑笑说,我是不是也要跪下。这个场面好搞笑呀。

  我说,你快点,要不然我就反悔了。
  D笑笑,光溜溜的从被窝里钻出来,只穿了一个丨内丨裤和我并排跪下。
  我举起酒杯说,关二爷在上,今日某某某和某某愿结为兄弟。结兄弟谊;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外人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兄弟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必杀之。说完,举杯仰脖喝下了杯中酒。
  我扭了脸看D。D竟然哭了。我可是从来没见他哭过。在我的心里,他是那么的强大,虽然有着忧郁的眼神,可是却总是笑脸对人。他竟然哭了!
  他的哭和大哥他们不同。没有任何的声音,而是眼泪缓缓的从眼里流出来。他一边哭,一边抬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下去。我忍不住了,扔了酒杯一下子抱住他。我轻轻的拍着他的背,突然感觉自己的责任重大。我要保护他,不要再让任何人伤害他。
  D伸了手紧紧的抱着我。我能感觉到这次他是真心的拥抱我。我没有流泪,而是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没事,没事,有我呢。
  D后来放开了我,看着我,捶了我一拳,笑说,你这熊孩子,就是能引着我哭。我可是几十年没哭过了。
  我笑说,还叫我熊孩子,应该叫我二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