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混混喜欢上一个直男的故事[BL]》
第22节

作者: 纹条龙怀念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中午,大哥主动给我打电话,然后约我去三哥的茶庄坐坐。

  我去的时候,大哥已经在那里了。看到我,冲我一笑。我想起来,我好久没见到大哥对我笑了。他的笑还是那么迷人。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是这种笑容。
  我们坐下聊天。他上来就说,虎子,最近我压力太大,可能说的话有些重了。但哥哥永远都是你最好的哥哥。永远都希望你过得好。
  我听了,强忍自己不要流下眼泪。
  大哥站起来,主动抱住我,说,想哭就哭吧。
  我钻进大哥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了一个够。
  起来的时候把他的胸前都弄湿了一大片。

  我说,大哥,对不起了。我惹你生气了。
  大哥说,换位思考一下,我未必有你这么潇洒。好了,从今后再没有人骚扰你了。
  我当时正被大哥身上的味迷得昏了,没太清楚这句话。
  晚上的时候,刚从工地回来,就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路边。
  D从上面下来,向我点点头。

  我站住,问,有什么事?
  D说,上车吧。
  我情不自禁的上了车。D开了车,来到一个风景很美的山道停下。
  这个时候天已黑下来了。他也没有开灯,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后来,他就打开音响放了一首《西海情歌》。
  我说,我还没有吃饭呢。你有话就说。
  D说,钱暂时给不了你。但你记住,我肯定会还你的。而且很快。说完,又沉默。
  我说,还有别的话吗?
  D说,还有。
  我说,你说。

  D说,其实我就是想搞清楚一件事。你是不是喜欢我?而且是那种超越兄弟情的喜欢。
  我不说话。
  D说,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我说,对呀。我就是喜欢你。做所有的一切都是想把你搞到手。
  D笑了。
  我说,而且,我从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把这个人搞到手。现在满意了吧?
  D捏捏鼻子,吐口气,笑说,解开了我很久的困惑。我送你回去吧。
  我说,没有别的话了?
  D说,告诉你大哥,以后别再去找我。我也有自己的兄弟。
  我一直在冷笑,一直没有说话,一直也没有看他。一直到我住的地方,我下了车再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站在楼顶,我的心感觉到无比的舒服。
  我的心已经清醒了。
  日期:2017-03-06 20:02:25
  昨天突然下了一场很大雪。晚上,大哥约我们兄弟几个吃饭。走在飘扬的大雪里,我突然想如果能在这样的天气里和D手牵手走着,应该有多么的好。可是这一切都是幻想。这个世界上有我太多得不到的东西。
  到了饭店,竟然发现五哥也在。我笑说,五哥,你不是回云南了吗?
  五哥笑说,其实一直没有出去。坐吧。
  我发现五哥新理了一个发型,头发没有那么长了。
  我说,五哥,怎么要还俗了。
  二哥笑说,不是还俗,你五哥想开了,要和我们一样走进幸福又痛苦的婚姻了。
  兄弟几个都笑了。
  四哥说,我可没从婚姻里看到过什么幸福,全都是痛苦。
  大哥说,那是你自己作的,别在这里说。
  我仔细偷偷地看了一下,发现五哥脸上的疤没那么明显了。
  大哥说,我们恭喜老五就要步入婚姻的坟墓--噢,不好意思,婚姻的殿堂了。现在我们兄弟几个就剩下虎子了。来,第一杯都干了。
  一杯下去,我就不行了。看着他们在那里谈笑风声,我的心要多寂寞有多寂寞。想想他们,无论幸福不幸福,晚上的时候都有一个人抱着睡觉,而我呢?
  不知道谁讲了一个什么笑话,他们都大笑起来。
  五哥拍了一下我,关心的问我,怎么了?虎子?没事吧?
  我忙笑笑,说,没事。
  四哥说,老子要是离了,再也不找女的了,宁愿找个男的。至少两个爷们在一起没那么多事。
  大哥咳嗽了一下。
  我忙端起水来喝。
  四哥又说,女人就是麻烦。哥哥们,让我们搞基去吧!
  大哥大声说,老五,车都找好了吗?
  五哥也大声说,我们不在家里办了。准备一起去旅行,也不约那么多人。到时候可能就摆两三桌吧。
  大哥说,好,这样也好。你的境界果然比我们高。
  四哥可能意识到自己说飞了,笑笑对我说,弟弟,我不是说你。我的意思是说,女人特别的麻烦。
  我说,你刚才说的时候,我都没明白怎么回事。其实,我是给你们开玩笑的。那天是我喝多了,给大哥开玩笑的。
  大哥笑说,对,就是开玩笑的。看我们的虎子,哪里像个G?多爷们的一个人。而且,他就要和李燕订了。
  我愣了一下,看着大哥。
  大哥说,等会李燕就来,一会你们一起回去。

  我说,好呀。太好了。
  喝完酒,李燕果然来了。上了她的车,我打开手机,心烦意乱的翻着。李燕笑说,我们去转转吧。我没有说话。李燕开了一会车,又停下来了。
  我说,到家了?
  李燕说,你看今天的雪多美。我们下去走走吧。
  我说,我怕冷。
  李燕就把手伸过来抓住我的手。我向后一躲。李燕又抓住我。我扭头看她。发现她的眼神里炽热像火。她清瘦了不少。
  我心里面又心痛她,又感觉很不舒服。
  李燕说,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我说,你想做什么?
  李燕笑笑没有说话。
  我说,放开我。
  李燕说,你真的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吗?

  我没有说话,跳下车。
  我一个人在雪地里奔跑,炽热的酒精燃烧了雪地。我扑倒在地上,在雪里面翻滚。我想要撕烂我的衣服,让冰雪把我刺醒。G,太痛苦。如果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变成真正的男人,我宁愿来世为树为鱼。
  回到家的时候,打开手机才发现凯弟来了几十个电话。我打了过去。
  凯弟第一句就是,没事吧?怎么不接电话?
  我说,没听到。
  凯弟笑说,没事就好。我从傍晚一直打电话给你,打到深夜。听到你没事就好。

  我说,你在干什么?
  凯弟笑说,其实我做了一桌子的菜。也准备好了红酒。
  我说,你在哪里?
  凯弟笑说,我家呀。
  我说,那不是你家,那里太脏。

  凯弟好大会没说话,后来一笑说,你嫌脏我就把菜全部倒了。
  我说,随便。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门铃声响,我过去开门,发现竟然是五哥。
  他来了,冲我一笑。
  我说,五哥,夜这么深了?你怎么来了?
  五哥笑说,陪你聊会。
  我请他坐下,泡了茶给他。问他什么时候结婚。

  五哥笑说,你怎么了?眼神中含着点点忧郁。还是为那个D?
  我笑笑。
  五哥笑说,虎爷,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人活在世,需要渡劫。你和D相识就是一劫。
  我说,我没五哥这么高的惮性。我也度不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