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混混喜欢上一个直男的故事[BL]》
第9节

作者: 纹条龙怀念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燕坐在我身边,备受冷落。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坐着。
  后来二哥可能看出什么来了,一直在讲笑话调节气氛。可是大家都不太高兴。后来,四哥带着李燕先回去了。大哥也不喝酒,一直坐在那里抽烟。然后二哥喝他走,他也不走。后来,二哥喝着D一起出去了。
  大哥说,好了,就我们兄弟俩了。你到底怎么想的,你说吧。
  我那个时候很压抑,像火山一样,就要爆发了。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很害怕。
  大哥走过来,坐到我身边,看着我的脸说,大哥对你怎么样,你最清楚,但是你一直没把大哥当成掏心掏肺的兄弟。不说别的,你对李燕这个事你让大哥的脸快丢光了。你说你要和李燕订婚。我高兴地跑到人家去说,结果现在你又这个样子。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今天给我一个明白话。
  我还是不说话。
  大哥使劲一拍桌子。

  我说,大哥,你一定要听吗?你听了,你就没我这一个弟弟了。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你对我比我亲哥对我都好。可是我要是告诉你了,你就觉得你弟弟是垃圾,是畜生,什么也不是。
  大哥冷笑了一下,说,宝贝,我见过的怪物比你见过的家禽都多。说,来,我听着。
  我还是说不出来。
  大哥看了一下门口,过去关上门。
  我看到面前有一杯酒,拿过来一干而尽,然后低声说,大哥,我是G。
  大哥脸上的表情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他看着我,点点头,脸上仿佛被扇了两耳光。
  日期:2017-03-06 13:51:59
  我上去抱住大哥,眼泪忍不住狂流下来。多年的压抑,多年的伪装,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大哥什么也没说,拍拍我的背,让我起来,然后说,别让别人笑话。
  大哥说的语气很平静。
  我也渐渐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大哥说,大哥虽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是我最好的弟弟突然给我说这个事,我还得慢慢地消化。那个,我也相信你没事。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一个男人,是一个爷们。我现在很乱,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大哥站起来走了出去。后来,听他和二哥在院子里说了几句就开车走了。
  我一个人,心情说不上是好是坏,可是又仿佛有一种解脱。一抬头,看到D正站在门口,有点吃惊地看着我。
  我笑了一下。

  D说,怎么了?哭了?没事吧。
  我忙笑说,没事。有什么事。
  D说,要不,我再陪你喝点。
  我说,不喝了,我想睡觉。然后,我就一个人回到我住的地方。
  我躺在床上,不知道干些什么。拿起手机又放下。D走进来了,手里提着一个暖瓶。看看我,说,没事吧。到底怎么了?大哥骂你了?
  我说,没事,你别再问了!
  D给我倒了水,坐到我床边,说,对了,今天那个女孩是你女朋友吧。很漂亮,也很懂事。人呀,这一辈子能找到合适的不多。别这么清高了。哥还想早点喝你的喜酒呢。
  我冷笑着看着他,说,那要恭喜你了喽。辛辛苦苦找了一个狮子。
  D一笑,说,所以说你这孩子不能聊天。怎么这么喜欢生气呀。
  我说,你什么也不懂!你快点走吧。

  D笑说,我走了,你又想我。
  我实在受不了他在这里给他打情骂俏,拿了衣服,就跑下山去了。
  回到家里,躺要床上,电话响了,是大哥打来的。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里。
  大哥说那就好,他马上就过来。
  过了没大会,大哥就来了。
  这一次我又做了我这辈子后悔的事。
  大哥来了,我给大哥泡了茶。大哥一边喝着茶,一边东聊西聊。我也陪着他东聊西聊。后来,我说,大哥别这样,你有什么就说吧。
  大哥一笑,看着我说,我想问你,你和那个D是什么关系?

  我说,没什么呀,就很好的朋友。
  大哥笑说,很好的朋友。我看不只是很好吧。我说从前你那个小眼神看着他怎么那个色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喜欢他多长时间了?
  我说,大哥你这个语气让我很不舒服,知道吗?我不是犯人。
  大哥看着我,笑笑说,本来这个事,我觉得吧。是我们兄弟的事,后来我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了。怎么?那个D也是G?

  我说,那肯定不是。
  大哥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我说,我说他不是就不是。
  大哥看了我一会,说,你知道吗?我很想狠狠地扇你几耳光。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说,那你就打呀。
  大哥瞪着我,抬起手来,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耳光,然后说,我不配当你的大哥,这让一耳光是送给你的。不过,你也就值这一耳光。

  我一下子就流下泪来。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大哥。
  大哥用手指了指我,转身就走了。
  大哥从那天,就一直没和我联系。我也没再到山上去。那一段时间是我人生最灰暗的时期。因为快过年了。家里面一直让我回去。霎时我很少在家里。
  可是过年的时候一定要回家的。
  在家过年的几天,我强装笑颜,总算和他们相处的很快乐。年一过,我便从家里逃了出去。
  那天傍晚 的风很冷,太阳很亮,我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在街上。下了车,站在人群里,感觉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后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一回头,原来是海鲜老板。他说晚上没事吧。请我吃饭。 我说我不想吃饭。他说今天正好D也一起去。我说那我更不想去了。他说怎么了,D一直说想请你吃饭,然后说要给你发工资什么的。
  我说,脏钱我不要。
  老板说,好了,好了,别这么倔强了。
  然后,他就硬拉着我上车,开着车把我带到他那里。
  D正坐在桌子那里,见我来,也没站起来。

  海鲜老板一直在当中间人给我们说。我站在那里也不理他。
  后来,D说,钱在信封里,是你这几个月的工资。
  我说,我不差那几个钱。
  D说,这是你应得的。
  我说,我应得的不是这些。
  海鲜老板在一边搓手傻笑。
  D说,我还有点事,今天陪老婆回她娘家。你忙。说完,就走了。

  他走了,我就坐到桌子前。拿起那个信封掂了掂,还挺沉的。我把信封扔到桌子上,喊,小二,来壶酒。今天不醉不归。
  后来,D走了之后,我就要喝酒。老板好像也很想喝。然后那天,本来人挺多的,后来他说今天不干了,就把门给关了,然后我们两个就在院子里喝起来。
  我说正好,你不干了,今天这个钱就给你吧。
  老板笑说,我得到的不是这些。
  我说,别学我说话,你知道我心里多烦吗?
  老板笑说,我什么都知道。你不就是喜欢D吗?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老板笑说,我什么都知道。
  我忙问他,那D知道吗?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就把你这里平了。
  老板笑说,滚你的蛋!你们这事啊。我见多了。我们从前在海上的时候,哪年不见几个。我最后一年的时候,船上就有两对。一开始不知道。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一起商量好的去海上。他们两个是纯的G,另两个就不是了。两个都是直男,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搞在一起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