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4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道这又是什么神通。
  不过即便如此,落地之后的洪天秀还是没有能够再站起来,半躺在地的他气劲被破,口吐鲜血,头发在几秒钟之后变成了银白之色,脸上的皮肤迅速衰老,老人斑跟肥皂泡泡一样,不断地浮现出来。
  又过了几秒钟,不老神鹰终于恢复了他本来应该有的年纪,也就是所谓的耋耄之年,垂垂老矣。

  这是修为被破的表现。
  我朝着他缓步走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几束光从远处射来,然后有喇叭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宗教总局特勤四组的公务人员,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放下抵抗,举起手来,否则格杀勿论;重复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格杀勿论?
  我愣了一下,这时那洪天秀已然离我有些远,我还想要追,衣角被人拉着,屈胖三用古怪的语调说道:“蒋千里,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这一次的地遁术,比以往来得更加艰难。
  听从了屈胖三的吩咐,我在被他拉着之后,直接启用了地遁术,结果感觉到一阵没由来的疲惫,回过头来,这才发现带着的不但有屈胖三和小龙女,而且屈胖三手上还拖着另外一个人。
  那位大长腿的妹子,居然也给屈胖三虏获了来。

  我真的是日了狗。
  我有点儿郁闷,指着那个陷入昏迷之中的妹子,说这是个什么意思?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给我解释,说那个糟老头子虽然被你打败,但油滑得很,一时半会儿抓不住,那帮人又来势汹汹,还带着枪,又是公家人,一旦冲突,跳进黄河里都洗不清,与其如此,还不如抓一个人,回头好好审一审。
  我说道理我都懂,但你能不能别把手放在人家拿啥上面?
  呃……
  在我和小龙女表情古怪的注目下,屈胖三淡然自若地缩回了手,说我只是想看一看她还有心跳没有——刚才急了一点儿,手难免重了,要万一弄死了,到时候挺麻烦的。

  我说是么?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是当然的,我从来都不会骗人的。”
  我点头,说也对,哎呀?看着女孩儿挺有料的,不知道是什么罩杯啊……
  屈胖三说应该是D吧?
  呃……
  短暂的交谈之后,我们没有继续逗留,很快就离开了这里,随后我给吴盛打了电话,讲明了此刻的局势,吴盛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样子,我让刘仟去避避风头,我也去罗胖子的茶馆,等徐师兄出来之后,看看风向再说吧。”
  我说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吴盛说没事儿,任何事情,都难免会碰到意外,而且说起来,这事是我连累了你们——倘若不是我介绍了吴美凤那女人给你们,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儿。

  简单聊过之后,吴盛问我现在去哪里,是来茶馆呢,还是别的。
  我们这儿需要审人,带去罗胖子那里,显然不太好,相比较而言,还是闻铭那里更安全和适合一些。
  我说我去朋友那里,你不用管。
  洪天秀的背后,是总局的孙老,另外还有一大群的关系网,这些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吴盛所能够惹的,他虽然可以藏起来,但还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安排,所以也没有跟我太多废话,匆匆挂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和屈胖三、小龙女蹲在离拆迁区不远的一处巷道里,回头看了一眼陷入昏迷之中的大长腿,有点儿郁闷。
  怎么办?

  如果只是我们三个人,打个的,直接就走了,但带着这么一大长腿妞儿,还真的有点儿不好办。
  好在屈胖三这人别的没有,花点子一茬接一茬。
  他眼珠子一转,便让我拿了点儿零钱,去街角小卖铺买了两瓶二锅头,然后往大长腿的身上淋了上去,其间免不得在人家的身上占点儿便宜,搞得那妹子一副快要醒过来的样子,弄得我心惊胆战的。
  小龙女瞧见,也不拦着,反而吃吃的笑。

  我有点儿诧异。
  难道在她的心中,色色的男生,更加有吸引力?
  无解。
  将大长腿弄得浑身酒气,就跟从酒吧街里捡尸回来的妹子一般,屈胖三看向了小龙女,说去,扶着她。

  小龙女嫌弃大长腿一身酒味,说为什么啊,干嘛不让陆言扶着,他肯定乐意。
  屈胖三说你傻啊,她这样儿本来就挺让人怀疑的了,陆言现在这一副猥琐样儿,一出去,别人肯定要打电话报警110的,你扶着,问题就简单很多了……
  经屈胖三一提醒,我这才想起改变模样来。
  瞧见我变成一个木讷小哥的模样,不情不愿地将大长腿扶起来的小龙女一脸羡慕,说陆言,你这是什么手段,简直是太棒了,能不能教我?我可以拿我的本事跟你换,行不行?
  我笑了笑,说不行。

  屈胖三催促道:“走了,走了,那玩意儿是天赋,我还想学呢,要会早会了。”
  三人边说边走出街区,小龙女扶着大长腿,而我则拦了一辆的士来,上车的时候,的士司机皱着眉头,说嗨呀,您这酒味可真的,我车刚洗的啊,别吐在车里面。
  可不,这酒全部都泼身上了,味儿怎么可能不大?
  小龙女、大长腿和小流氓屈胖三上了后排,而我则上了副驾驶室,跟司机赔笑,说不好意思哈,我这妹子就喜欢夜店泡吧,一喝就往死里喝,得亏我小妹撞见,不然给坏人捡了去,指不定闹出多少岔子来……

  司机打量了一下车里面的几个人,有女的,有小孩儿,警惕性没了,忍不住笑道:“嘿,你这当哥哥的也正是费心了。”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可不是,操心操碎了。
  司机师傅忍不住聊起了捡尸的话题来,说不过你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我就经常搭到好多年轻人,女的喝得死死的,直接倒在酒吧外面,男的甭管认不认识,抬起就走,去酒店开房……
  我瞧见他越侃越来劲儿,忍不住咳了咳嗓子,说大哥,车里还有孩子呢……

  呃?
  司机这才收敛一些,跟我聊起了别的来,不过话里话外,还是跟我说了一个道理——现在的年轻人,可比咱们那个时候开放,你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
  听他这意思,恨不得让大长腿给人捡了去,最好还是他。
  不过也怪不了他,毕竟那大长腿的模样长得真是不错,就跟电视上的明星一样,特别是一对大长腿,哎哟哟……
  我这般一联想,顿时就各种念头纷呈而至,黄帝御女经的种种法门浮现于脑海,弄得我那个难受啊……
  日期:2016-12-22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