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1219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太篱说的最后一句话。
  可就是这一句话,让我莫名其妙的心疼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心疼,
  我原以为,大概天道盟之巅那一战后,这种情绪此生再不会与我有丝毫瓜葛,因为……我有的差不多都失去了,仅剩下的,我会用余生竭尽全力的去保护,哪怕为此杀尽天下人,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在那一日,我对这个世界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我不会再轻许诺言,也不会再对人心抱有任何期待,守我所爱,复我之仇,血火长刀与我相伴,更古长存,
  事实上,当我真正拿起刀以后,我却再没失去过什么,

  也再没有什么让我心疼的理由,
  我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儿,久的我深知已经忘记了自己心的颜色,或许是已经麻木,或许是已经冷硬,或许是真的已经没有那么丰富的情感,总之,我都已经快忘记这种滋味儿了,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花木兰,想到周敬,想到扎西和陈煜这些为我战死的人的时候,我会忽然抽搐那么一下子,但对于那些我已经失去的,我却在期待着未来,但愿有一天当我真正有了力量以后,老天爷能把曾经夺走的都一样一样的还给我,

  这是我的执念,也是我的希望,
  可我实在是想不通,这个世界上竟有人能又一次牵动我这样的情绪,
  而且,还是一个与我毫无瓜葛的人,
  至少这一世我是与她毫无瓜葛的,甚至,从相见起,她便对我充满敌意,要取我性命,按说,她应当是我的敌人才对,如果她死了,我应该松一口气,起码这一次行动我少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我真的是想不明白,为何……我会对自己的敌人产生痛惜之情,
  而且这股子心疼的感觉是愈演愈烈,最后已经疼到了我无法呼吸,
  在洛凰的拖动下,我飞越了成片的兵舍,下方的世界???的,安静的近乎窒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里,心疼的程度,甚至渐渐超越了我肉身的创伤,我的身子都不禁轻轻颤抖了起来,
  “队长,”

  媛察觉到了我的异常,强打起精神连忙问道:“队长你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我没说话,因为这时候我说不出话了,
  洛凰与我心有灵犀,大概是最能体会我这个时候的滋味儿的,不过她始终不置一词,在听到了媛的话以后,才终于问我:“小天,受不了了,”
  我??点了点头,
  洛凰没说话,墨桀倒是说道:“这里……距离战场的中心区域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实在不行,就停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吧,方才那场大战未免也过于惨烈了一些,”

  洛凰挣扎犹豫片刻,便道:“也好,”
  说着,洛凰就开始控制着朱雀双翼朝下方降落了去,反正自从战争爆发以后,周围无论是阴兵还是阴人,全都奔赴战场,这个鬼国愈发的安静了下来,
  最终,我们是降落到了一个空空荡荡的街道里面,
  哗啦,
  朱雀双翼收起,我身上的杀气也一下子消失了,最后拉拽着我的一些力量消失,我与媛又毫无力气,所以,在着地瞬间,便直接朝前方倒去,好在洛凰与墨桀及时出现,一下子扶助了我们,
  此时,我的心痛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点,仿佛在用刀子一刀刀的剐着心脏一样,我眼前更是有些模糊,我意志再坚韧也有些挺不住了,捂着胸口终于还是倒在了街上,
  “终究还是留下了痕迹么,,”

  洛凰这一次没有扶我,让我蜷缩在了街道上,贴着冷冰冰的街道蜷缩着身子,仿佛这样能稍稍让我好受一些,洛凰就蹲在我面前,深深的看着我,眼神非常复杂,过了许久才说道:“天道沧桑,世事多变,或许也唯情永恒吧……真的是永远无法磨灭的东西,便是如此,仍旧留下了一些蛛丝马迹,植入骨髓,”
  “其实,也是有些悲剧,”
  墨桀这个冷冰冰的人,这个时候眼睛里面却闪过了一丝怜悯,略微有些苦涩的说道:“以前觉得恨,现在忽而觉得有些苦,或许,我们只是放大了自己的痛苦,最苦的反而是他,这一世来到了这里,就好像注定是来还债来了,不能有自己的任何选择,爱过一个女子,是前世的债,而今,已经磨灭的东西又来折磨他,恩怨情仇,皆不是因他本身挑起,都是债啊,”
  说着,墨桀回头看了洛凰一眼,道:“洛凰,我虽然做出了选择,可……心中仍旧有怨,但现在,我真的是一点都不怨了,也不恨了,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苦,或许,一切的一切,最终承受厄难最多的人,便是他,”
  洛凰??点了点头,
  他们所说的一切,我全都是看在眼中,可我却无暇顾及,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问题始终无解,于是强撑着一股子力气,咬牙问洛凰:“让洛凰毁掉疯王的头颅,是你故意的吗,为什么,为什么……魔刹在疯王头颅被毁去的时候,会疯掉,”
  “因为疯王是魔刹的师父,”
  洛凰道:“这二人之间很有渊源,恶魔一族,最尚武勋,他们的士兵只要斩杀敌人,必然会得到重赏,所以,每次大战,恶魔一族就像是疯了一样,他们的士兵腰间挂着敌人的头颅,犹如饿狼一样疯狂冲锋,你没见过那等场面,实在是过于骇人了,如果杀人过多,头颅在腰间挂不下的话,他们就会割下敌人的鼻子串起来,拿回去领军功,如果再战争中残废了,那就等于被抛弃了,以后不能作战,他们的妻子会抛弃他们,他们的家人也会丢下他们,因为一个没有战死在沙场、却带着残废回来的恶魔,会让他们全家蒙羞,

  魔刹,以前便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他在作战中残废了,被家人抛弃,像条落水狗,那时候,疯王遇到了他,帮助了他,顺便还提拔带着他走上了强者之路,在魔刹眼中,疯王犹如他的父亲,眼看着父亲被人斩杀,他虽然愤怒,但也不会过于疯狂,因为恶魔的眼中战死沙场是荣耀,他们当中的每一个男性在从生下来开始,就已经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可如果连尸体都被敌人毁掉的话,那么……这样魔刹就接受不了了,他会疯掉,”
  “这一切……都是你已经算计好的,”
  我心中一寒,对恶魔的生存方式觉得心寒的同时,更多的是诧异,因为在听到这一切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担心太篱,然后下意识的就问洛凰:“太篱……面对一个复仇的疯子,真的能赢吗,”

  而我在问起这些的时候,担心的情绪竟然我的心痛变淡了一些,
  “大概……可以吧,”
  洛凰有些不确定的说到:“毕竟,我了解的魔刹,是很久以前的魔刹,现在……我不知道他走到什么程度了,”
  闻言,我心中的担心情绪就更加的重了,
  “这一次的事情,我做的是不是真的……太不地道了,”
  我不太确定的问了洛凰一句,同时闭上了眼睛,我脑子里全都是撤离时太篱的眼神,耳畔也一直在回荡着她对我说的那句话你又一次抛弃了我,

  日期:2017-03-2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