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5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将报告一手拍在我的脸上,“你的孩子?你生过孩子吗?”
  报告上面的比对。我跟景生的相似度低的可怜。

  而另一份报告上,赫然是秦璐璐跟景生的DNA比对,确认母子无疑。
  果然是准备好了啊。
  一切如此的顺理成章,如此的完美无懈可击。
  我看着谢衍生,“你信?”
  “为什么不信?”他眼里终究全变成了愤怒!

  “你竟然信?”我看着他,眼泪顺着眼角不停的流。
  心里全都是疼。
  “宁远一个破公司,只有三年就能飞升起步!他跟谢氏集团做了多少笔交易!你以为这些查不到?你犹犹豫豫的不肯结婚,是怕什么?答应结婚的当天,宁远一笔单子签了谢氏最大的买卖!你跟我说你们清白?”
  “为什么带着我的孩子跟宁远结婚?因为你根本没有孩子,只是抢了秦璐璐的!你以为我失忆就可以哄骗我,拿我当傻子是么!”
  谢衍生一连串的质问。
  他眼里最后对我的怜悯都微乎其微。
  这一切,张碧春准备了好久吧?

  谢衍生看到的是实打实的证据,而我拿不出一点抵抗的东西来。
  我说DNA是假的?
  多荒谬!
  那种被诬陷的无力感,那种无法辩驳的无力感,那种根本不知道怎么办的无力感。
  铺天盖地。
  谢衍生一手掐住我的下巴,脸上全都是厌恶,“三年前的车祸,全世界都在告诉我别信你,可我还是信了你,我信你不会是她们说的那样。”

  “可是我错了!你用眼泪骗了我两次信任你!”
  “你终于让我对你倒尽了胃口!”
  他说着松开我。昂首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宣判了我全部的死刑。
  输了谢衍生,这一盘棋,等于输了全部。
  谢衍生是我唯一能指望留住小阿生的筹码。他却最后还是被张碧春抢走了。
  恨他么?
  恨他的感觉竟然远远超过宁远。
  是有多爱就有多恨么?
  那仇恨像是扎在骨头里的刺,被人一点点钉进去。
  我仰着脖子,哈哈笑起来。
  笑的相信也只是凄惨。
  怎么会想到,有一天我会落到这个地步。而明明这一切不是我所期许。也并非是我有意为之。
  我的手机终于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临县的。
  我听到我妈焦急的声音,“文文,你快报警吧,小阿生不见了,被人抢走了。我们已经找了很久了,都没有找到。”
  果不其然。

  我嗯了一声。“妈,他很好,他在他爸爸那边。”然后掐掉了电话。
  原来有钱这么好,好到连别人的儿子都可以随便抢走。
  我的小阿生。你是我的命。抢走你的,谁都不行,哪怕是谢衍生!
  我站起来,扶了扶我乱掉的头发。看了一圈屋子里所有的人。
  从谢衍生转到张碧春,宁远,还有秦璐璐。
  所有的人,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我摁在地上打的佣人。
  每一个人我都看了个清楚,看了个仔细。
  我回头盯着谢衍生,“你妈已经安排好了吧,你跟秦璐璐结婚,奉子成婚是不是?”
  谢衍生没有说话。
  “我最后问你,信不信我?”我开口问他。
  他眼神里只剩下厌恶,没有回答。
  “好,很好。”

  他又何必再回答。
  他既然默认了他妈带走小阿生,那他就必须承担我的愤怒!
  我笑的特别阴狠。“谢衍生,你就该跟秦璐璐这样的女人结婚,就像徐培培那种女人才配得上你!”
  “我说过,别叫我恨你!你却还是无情的跟他们一起抢走了我的孩子!这笔债。你下辈子都还不清!”
  “你配不上我!但是你记着,这辈子,你谁也别想娶!”
  我说着,转身走出了谢家的别墅。
  外面的太阳很大,刺眼的疼,一直疼到我的心底。
  只记得我最后茫然的不知道去哪,眼前一黑,彻底的晕了过去。

  冗长的黑暗。
  像是笼罩了太久。还有耳边的哭泣声,一直在心底砸,都砸出了洞,却无能为力。
  听到谁在耳边一直叫嚣、辱骂。最后都归为寂静。
  再睁开眼,外面的天亮的刺眼。
  原来还是天亮。
  窗帘明明拉上了,却还是觉得不能适应。
  我没有动,只是这么躺着。觉得世界跟着心跳都在混淆。
  旁边似乎有人,我连回头去看的力气都没有。
  全世界都是空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听到那一声叹息,缓缓传过来。
  接着是脚步声。
  印入眼帘的是全修杰。
  他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病人。
  我相信我的确是个病人。
  他将我从枕头上抱起来,躺在后面的枕头上,“景文,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
  我望着他。许久都没有动。
  “你何必来看我的笑话?你不是跟她们一起的。”我问他。

  其实我知道,他不是。如果当真他跟张碧春一起,就不会带着我走了四家地方,才找到那个别墅。
  全修杰有些委屈的说:“景文,你这么说又何必,我如果真的知道,就不会带着你走了四家才找到那边。张阿姨之所以提到我,那不过是不希望我们纠缠。她一直希望她女儿嫁给我。”
  我知道全修杰说的是真的。
  我望着他。“既然她这么想,你就该应了她。她谢家多大的家业!你如果跟她结了婚,你更可以飞黄腾达!你知不知道你留着我,只会给你带来更恶劣的后果。那天你不是都看到了。”
  全修杰怔了怔。没再说话。
  他站起身走了一会又回来,端着一碗清汤,“先不要说废话,喝点汤,吃点东西。”
  我完全没有胃口。
  脑子里的空白叫我无处闪躲。

  那些事实,在眼前如同电影一样,无法碰触。
  我推开他的手,“我不该跟你说气话,毕竟是你守了我三天。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我说着,想要站起来。
  身体软弱无力,一个跟头就扑倒在他身上。汤洒了他一身。
  他一手扶住我,将我横腰抱起来,“你身体这么虚弱,去哪?”
  我被他抱回床上。“你这样,只会叫谢曼再对我下手。我已经受够了谢家的人了。”
  全修杰摆摆手,“她怎么样那是她的事。既然张碧春非将你的事安在我的头上,我不会不问。”
  我看着他,突然就笑了,“那也挺好的,要不然这样,我们两个苟且一下,然后去找谢曼,让她难受怎么样?”
  没等他回答,我就搂住了他的脖子,“你是不是喜欢我?”
  全修杰脸上的表情显然僵滞了一下,“景文。”

  只是我抱着他的脖子,叫他离我太过近,他一时闪躲不开,险些吻到我。
  我突然特别想吻他。
  发了疯一样的想吻他。
  我只是想知道,谢衍生会不会吃醋?
  他会不会在乎,会不会重新回头看看我?
  这个想法让我一度想哭。
  全修杰有些乱了,伸手要推开我,却被我牢牢扣住,一手轻抚他的嘴唇,摩挲,“反正,我已经不是什么好女人了,你大可以趁人之危。”
  他眼神终于有些软下来,似乎在动心。
  只是那个瞬间。我推开他,“全修杰,你不是有个青梅竹马,就这么不堪挑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