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4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着,黑影里站出来个人,是宁远。
  看不清我什么表情,只看到宁远张开手臂,抱住了我。
  正是前天晚上的事情。
  不仅仅抱住了我,而且在我耳边说的话,也听得清清楚楚:“景文,我知道,都委屈你了,但是我不会辜负你的!你做的太好了!”

  之后我说的话却没有半点声音。之后宁远就消失了。
  我错愕的看向宁远,才明白这里面有多大的玄机。
  宁远准备好了,叫人录下来了。或者张碧春准备好了,叫人录下来也未可知。
  而这唯一的破绽是,宁远等于在说我故意跟他串通。才会委屈我。
  张碧春冷笑,“真是不容易,能抓到你们这一出,我可是废了很大的力气。”

  我好不容易搬离原来的地方,到了出租房。却还是被张碧春找到了。
  我已经来不及去想宁远跟张碧春之间有没有勾结,本能的看向秦璐璐。
  秦璐璐并没有说话,仍是冷冷的坐着,似乎对我根本不关心。
  我一手扶着沙发的座椅,脑子全清醒了。
  只是太晚了。

  秦璐璐爆出有私生子,不过是张碧春抢我的小阿生的第一步。
  秦璐璐很快会以找到孩子为由,跟谢衍生结婚。而小阿生也已经落入张碧春的手里。
  不仅如此,宁远的话,只是做给谢衍生看的。
  为了告诉谢衍生,我跟宁远之间勾结,故意弄出不结婚这一出,等着他入网,叫宁远蒸蒸日上。
  相信,宁远这几年的飞升,足以说明这一切。
  而且这一切。也会叫谢衍生相信吧?
  脑子里一片空白。
  小阿生会不会被抓了?
  我慌忙拿出手机,打给我爸妈,可是那边没有接。
  脑子全都是乱的。
  张碧春则如同再看一出笑话一样看着我,眼角全都是得意。

  在她眼里,我抢了她儿子。让他跟我私奔。
  在她眼里,我让他们母子不和。
  所以,她丝毫没有犹豫的就打了小阿生的主意。
  相信秦璐璐一定会非常的配合。她已经配合了不是么!
  我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有。
  全修杰终于没忍住,过来扶住我。
  我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只是觉得好疼,哪里都好疼。
  宁远开口说话了,“景文,我也是被逼的,不得不说出这么多年的实情。而且这件事情上,我们的确一直亏欠谢衍生。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说的字正腔圆,那亏欠内疚表演的淋漓尽致。
  满盘皆输?
  我又何曾去赌?
  我又何曾想过还跟谢衍生还能有后续。
  我只是想自己安安静静的带着小阿生生活。
  现在去面目全非。

  张碧春没说话,她旁边的用人却咄咄逼人,不停的质问我。
  如何我败类,不检点。如何心机重,挑唆一家人不和。接着所有的唾骂都开始了。像是我真的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我仍是拿着手机,拨打我爸妈的电话,那边开始是关机。
  一颗心,全跌倒了底。
  我回头看着张碧春。“你也是做父母的,你也知道失去儿子的痛苦,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把小阿生怎么了?”
  张碧春没说话,端坐如同一尊雕像。
  秦璐璐却哭起来,拉着我不停的演戏。“你竟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叫我这个亲妈该如何面对?景文,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多歹毒!”
  她说着一手向我扑过来,企图抓我的脸。
  全修杰将我护在身后,对着她们冷冷呵斥了一声,“够了。你们已经准备了这么多了,现在还想怎么样?”

  秦璐璐仍是呜呜的啼哭,装的如同她真的失去了最重要的人一样。
  我却哭不出来。
  半点眼泪都出不来。
  张碧春这时候开口说了一句,“小阿生以后自然会改名叫谢春生,你不是她的母亲,你也不配。”
  我的阿生,我的命啊!

  我从全修杰身后爬出来,朝着大厅上方叫了起来。
  “谢衍生,你给我出来!”
  我叫的突然,所有人都怔住了。
  谢衍生一定在!
  我知道。他一定在!

  “谢衍生,你不要给我装,你给我出来!这就是你给我的新婚礼物是么?这就是你口口声声给我的信任和不犹豫!你还真是够爱我的!”我破口大叫。
  佣人一下子担心起来,看了一眼张碧春,张碧春点头示意了一下。佣人们就上来扑住我,将我朝后拉。
  我拽住大厅中央的楼梯扶手,不肯松开,仍是乱叫。
  “谢衍生,你这个时候装死!你三年前为什么不直接撞死?你为什么只是失忆?你怎么不去死!你既然知道这一切,却躲在幕后算怎么回事?你想报复是么!你做到了,你不想出来看看我是如何悲惨的?”

  佣人当时就急了,也不知道谁开的头,上来一巴掌就扇了下去,接着拳打脚踢,对我丝毫没有顾忌。
  疼,钻心的疼。
  我的头发被扯乱了,整个人被拉的要横起来了,我仍是拽着楼梯的柱子不肯松开。
  嘴里都是血腥的味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咬破了嘴唇。
  好半天。才听到脚步声。
  “够了。”
  一声呵斥,所有的声音都静止了。
  我才被放下来,衣服被撕烂了一半。
  抬头,谢衍生高高在上,站的笔直。
  我听到身后张碧春站起来。焦急的说:“阿生,你的身体——”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却看到谢衍生身上有些许的血渍。
  原本所有的委屈,因为看到谢衍生就消失一半。
  我擦了擦脸,将头发扶到脑后,“阿生,这一切,你都看到了?”
  他点点头。
  “所以,你也相信?”我些许期待的问他。
  他看着我,嘴角都斜了起来,继而笑了。
  笑的那么邪恶,“景文,你觉得呢?”

  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我被谢衍生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
  原本积压的愤怒像是火山被点燃了一样,彻底的收不住了。
  多么可笑。
  可笑到我还对谢衍生抱着一丝希望,原来,那不过是虚无缥缈,给我的不过就是一个梦境。
  那终究不是我的人生,终究不是我该信的人。

  不过就两天,那些海誓山盟就可以如同过眼云烟。
  他就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反问我。
  “所以你还是信了?你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出自我的手,我至始至终都在算计你?”我开口问。
  他眯起眼睛看着我,“景文,没觉得你说的每句话,都特别没有力气。都是破绽百出吗?”
  “破绽百出?我跟你同丨居丨一个多月的时候,你看出我什么破绽来了?”我反问他。
  “你也说了,只是一个月。但是我们认识了不止一个月,我们认识了三年之久!”谢衍生毫不留情的反驳。
  是啊。还有三年前的旧怨。

  张碧春打一手好牌,将三年前原本没有解释清楚的恩怨跟现在一起摆在谢衍生的眼前。
  她就等着谢衍生自己亲手将我推开。
  更何况,我没有牌。
  我擦了擦眼泪,望着他。“你可以忽略所有的东西,但是我说过,我只要我的孩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