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4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轻叹了一声:“感谢说了,道歉也讲了,其实我还有着深深的遗憾。在这次行动中,多名干警和武警不同程度受伤,尤其王兴成、张铁军、周仝等同志受伤更重。王兴成同志头部受伤,到现在还在昏迷,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张铁军同志虽已醒来,但内脏受伤很重,还需要再做几次手术,需要再闯几次危险。周仝同志苏醒相对较早,但他伤在大臂,彻底恢复功能需要相当长的时日。
  另外,在整个事情发展过程中,县公丨安丨局政委赵伯祥腐化变质,走上了与人民为敌之路,最终悲惨伏法。副局长常亮和其他几名干警,也在此过程中堕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无论亲密战友负伤,还是昔日同事堕落,这都是我们付出的代价,这些代价本来应该是可以避免的。但却没有避免,实在让人遗憾,也值得我们深思。”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沉默了,都在深思一些东西。
  在众多沉默者中,有人却在心中暗暗赞叹:好小子,可造之材。
  会议最后一项议程,是副市长兼市公丨安丨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马振国讲话。
  马振国以市领导气魄,对这次飓风行动发表了高度评价,并站在市公丨安丨局的角度,对行动给予了充分肯定。在整个讲话中,马振国重点强调团队精神,突出了全市公丨安丨系统一盘棋思想。
  在讲话最后,马振国指出:“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在楚天齐同志正确带领下,依靠曲刚、孟克等一大批同志配合,经过广大干警浴血奋战,在此次飓风行动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是这次行动的主力军。县局班子出现了黑恶势力,隐藏了腐败分子,给整个工作带来了很大阻力,甚至影响了一些工作开展。但正是在这种严峻形势下,在这种复杂条件中,楚天齐等同志仍然能够辨伪存真,消灭黑恶势力,因此这些同志更显优秀,成绩取得更加不易。

  自去年三月正式上任,楚天齐同志到许源县局将近一年半时间,这段时间说长不长。但正是在这不长的时间里,楚天齐同志出色完成了市局交付的两大任务,许源县局各项工作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一些积累旧案真*相大白,新发案件也迅速侦破。尤其侦破特大制贩丨毒丨品案,更是为许源县乃至定野市拔除了大毒瘤,也为县局的长远健康发展扫清了障碍。对于楚天齐同志的工作,市局给予充分肯定,对于取得的成绩,市局给予认可并赞赏。楚天齐同志是出色的公丨安丨局长,是卓越的人民卫士,是一名优秀的党员干部。”

  从马振国的话中,人们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楚天齐更是听出了其中意思,他不禁心中*出现了一丝烦乱,思绪也飘出了很远。他意识到,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只是不知这个结果究竟是什么样,是在意料之中,还是会大出所料。
  “哗”,热烈掌声响起,马振国讲话完毕。
  在做过简短总结后,主持人魏铜锁宣布“散会”,此次表彰大会圆满结束。
  台下全体起立,静候领导退场。
  马振国起身,离开自己位置,向后台走去。刘福礼、魏铜锁等一干常委跟在身后,鱼贯而行。
  就在台下众人也准备离场时,马振国忽然转身,和刘福礼低语起来。不多时,马振国大步走向台口,高声道:“楚天齐同志,你今天发了大财,中午饭你管吧,我们去吃大户。”

  “是。”楚天齐应道。
  “我现在先去,县领导随后就到。”说话间,马振国向台口处移动楼梯走去。
  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局长办公室。
  办公桌后坐着副市长兼市局丨党丨委书记、公丨安丨局长马振国,楚天齐则坐在对面椅子上。

  马振国盯了对方一会儿,说道:“小楚同志,到许源县工作一年多,你还没到我那汇报过工作吧。看来你工作忙的很,今天我就只好亲自登门了。”
  楚天齐脸一红:“马市长,刚来的时候,整天忙着熟悉工作,确实没考虑到这层。过了一段后,我想去拜访您,请周局引荐,周局一直说还不到时候,所以就拖下来了。”
  “是吗?”马振国反问。
  楚天齐回答:“是。”
  马振国接着说:“看起来你和周局关系很近,你好像很听周局的话呀。”
  “我是很尊敬周局。从沃原市来到定野,我人生地不熟,周局是我在定野认识的为数不多领导。其实我俩也是因为四年前的一件事偶然相遇,当时是周局救了我,否则我还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楚天齐如实回答。
  “小楚,不必紧张嘛。”马振国笑了,“我知道,那时你在到何阳市出差路上,因为见义勇为,被许源一个所长诬陷并敲竹杠,是何佼佼直接向我报的警,我派周局去的。”
  楚天齐听说过这个过程,所以点了点头。
  马振国接着说:“没让你去见我,是我的意见,目的就是形成你不被重视的假象,让隐在暗处的犯罪分子疏于防范。为了做的逼真,你曾两次被事实停职,就是做给犯罪分子看的。尤其今年七月份还下了一个党政分治的《决定》,这个奇葩《决定》更是为了区分究竟谁是真正狐狸,果然赵伯祥迫不急待的跳了出来。其实即使暂时停了你的职,督查长职务一直给你保留着,就是为了让你在关键时刻有权可用。为了市局的整个行动,让你受苦了。”

  领导都这么说了,楚天齐还能如何?只得表示“没什么,我理解,是我应该做的”。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当时市委和市局对自己也未必完全信任,就是想通过分权,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
  “事情过去了,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所受的那些委屈未必不是一种财富。”说到这里,马振国话题一转,“站在全局的角度看,许源县局班子该怎么搭建?假设你是市局领导,假设现在局一、二把手都缺位?”
  领导有时就是这样,总是把一些话说的似是而非,其实从会场听到马振国对自己的那些评价,楚天齐已经猜出了要发出的事。现在对方专程上门,又提出这种话题,显然不是随便说说。于是,楚天齐思考了一下,说:“县局班子破损严重,确实需要重新搭建,补充完整。以县局现状来看,由县局老人担纲主要位置,更有利于工作开展。”
  “县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原政委竟然是隐藏多年的黑恶首犯,队伍纯洁性不得不考虑,也不得不防着出现第二个赵伯祥或是同伙。另外,班子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班子人员也脱不了失职干系。”马振国提出了不同意见。

  “县局虽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但仍有一些同志保持着丨警丨察本色,最起码到目前为止经受住了考验。正是这些人的坚持与不懈斗争,才为最终打掉犯罪团伙创造了条件。班子里出了这么大的犯罪分子,能坚持与其斗争并保持本色,就更不容易,更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至于是不是失职,不能一概而论。如果说在赵伯祥一事中果有失职的话,那也是我这个一把手的责任,其他人并不能左右二把手,能不受其腐蚀已经很是不易。”楚天齐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日期:2017-07-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