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2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5 22:17:34
  (正文)
  东京遭遇空袭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大洋彼岸,美国上下一片欢腾。在此之前,前线传回的都是令人沮丧的消息,美国人太需要一次真正的胜利来振奋精神了。这次自己人干脆把丨炸丨弹直接扔到了敌人的心脏东京,美国人真是说多解气有多解气。一夜之间,他们似乎完全忘记了珍珠港事件以来的全部烦恼。空袭第二天,美国各大报纸不约而同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惊人的消息:“美国飞机轰炸了东京,杜立特中校干得漂亮!”

  军方的态度却截然不同,阿诺德中将仍在焦急地等待着来自远东的消息。他不知道日本人的报导是真是假,果真被击落了9架飞机吗?杜立特他们真的袭击了学校和医院?在得到确切消息之前,军方的做法只能是沉默是金。
  对此媒体绝不会轻易答应。“每个人都想知道,华盛顿方面为什么对轰炸东京始终保持沉默?”《波士顿环球报》出现了这样的大幅标题。《华盛顿邮报》经验就略显老到,他们使出了激将法:“美国陆海军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没有发布任何公告,也没有承诺何时会发出公告。事实说明,华盛顿方面也完全没有确切的消息。”
  东京对此也感到纳闷,他们本以为美国人会大肆宣传,并举行一系列庆祝活动,可是大洋那边到处嚷嚷的只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军方一直悄无声息。得不到确切消息的《旧金山联合报》引用了日本人的一段报道:“我们很期待听到美国对他们行动伤亡的报道,现在看来,损失一定是巨大的。”
  国会议员们也开始活跃起来。虽然得不到准确的消息,他们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兴奋,纷纷表示“这象征着美军拉开了正式反攻的序幕”。事实上美军现在自顾不暇,离反攻还远着呢。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约翰斯奈德说,“这无疑给美军打了一针强心剂。”“没有什么比得上我们刚刚进行的空袭行动。”阿拉巴马州众议员约瑟夫希尔说。“这是我们赢得战争的唯一方法,”爱达荷州众议员沃斯克拉克如此描述道,“所有的一切就从在他们头上扔丨炸丨弹开始。”

  保密工作是空袭行动取得成功的关键所在。直到空袭前二十四小时,知道全部行动细节的只有六个人—美国的保密措施由此可见一斑,他们是洛、邓肯、金、阿诺德、杜立特和哈尔西。别说蒋介石和史迪威,就连马歇尔、诺克斯、尼米兹也只知道有这么一项行动。直到飞机从“大黄蜂”号起飞时,海军部长诺克斯才被告知有一项针对东京的空袭行动即将开始,总统也只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就在杜立特一行飞抵东京的差不多时间,金上将才将完整的行动计划详细汇报给罗斯福。

  得知计划已进入最后阶段的罗斯福表示了不安。当天晚上,他带着夫人埃莉诺和财政部长摩根索夫妇共进晚餐,当天是后者的结婚纪念日。空袭成功的消息传来时,罗斯福正在和摩根索等人研究抑制通货膨胀的办法以及下一次炉边谈话的内容。总统显然非常兴奋,之后的一整天他都在打电话。和阿诺德担心杜立特一行的安全不同,罗斯福只关心空袭对美国士气的影响。罗斯福清楚现在他必须回答民众一个问题:“那些飞机到底是从哪儿起飞的?”他叫来了撰稿人山姆罗森曼。

  “总统先生,您还记得《消失的地平线》一书吗?这部小说描写了一个绝妙的永恒之地—香格里拉,它坐落在中国西藏的某个荒凉之处,为何不告诉大家飞机是从那儿起飞的呢?这就是委婉地告诉大家,您并不打算告诉他们飞机真正是从哪儿起飞的。”罗斯福马上喜欢上了这个主意。
  4月21日下午16时10分,白宫的专题新闻发布会显得比以前热闹了许多。开战以来,罗斯福第一次显得无比风光,意气风发的总统对记者的所有提问来者不拒。《洛杉矶时报》驻华盛顿记者黛维斯小姐是总统多年的老朋友,这位漂亮的金发女郎站起来发问:“请问总统先生,袭击东京的飞机是从哪儿起飞的呢?”
  全场静默!这正是大家关心的焦点问题。政治家一般具有出色的表演天赋,只见罗斯福出现了片刻犹豫,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以恍然大悟般的神情幽默地回答道:“香格里拉,是那儿!不错,我想肯定是那儿!如果不是这样,漂亮的小姐,您说还能从哪儿呢?”
  英国著名作家詹姆斯希尔顿《逝去的地平线》一书在美国可谓家喻户晓,同名电影曾获多项奥斯卡大奖。希尔顿在书中为人们描述了这样一种人间仙境,那里景色优美,没有战争没有杀戮,人们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这恰似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谁都清楚那是理想中的天国但不是现实。大家立即明白了总统的意思,美军轰炸机的起飞地目前仍是机密,不能公示。但他们依然对总统的机智回答报以同声应和:“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原来是那儿!”

  “您会去调查日本报道东京袭击的真实性吗?”一位记者继续提问。
  “一点都不会,”总统大笑道,“我大部分消息还是从日本的报道中听来的。”
  “您有香格里拉的邮票吗?”
  “当然,”酷爱集邮的罗斯福做出一幅煞有介事的模样,“那里的喇嘛曾经送给我一本特殊的邮册。”
  罗斯福无法压抑心情的激动,他立即向老哥们儿丘吉尔发去了电报,“正如您从新闻中所了解到的,我们对日本发起了空袭行动。并且我希望我们的行动能够牵制他们,使他们无法在印度洋派驻太多的大型船只。说实话,今天是我两年战争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后来,罗斯福将新落成的位于马里兰州卡托克廷山的总统疗养所命名为“香格里拉”。1953年,新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为那里起了一个新名字,就是今天我们经常听到的“戴维营”,—戴维是艾森豪威尔最疼爱一个孙子的名字。
  陆军部长史汀生起初对“总统青睐的这个计划有些怀疑”,担心这次空袭“不会对日本造成多大损伤,反而会导致他们疯狂的报复”。现在他也承认这次行动在心理上产生的效果“很好”。出于对日本报复行动的担心,史汀生在4月27日召见了马歇尔和阿诺德,认真商谈了日本攻打西海岸的可能性。让人纠结的是,目前那里的防御还存在诸多缺陷,他们暂时很难派出足够的轰炸机去支援他们。

  战后,虽然空袭东京的飞机从“大黄蜂”号起飞已是世人皆知的事实,罗斯福口中的世外桃源并不存在,但寻找“香格里拉”的探险者依然络绎不绝。1971年,马来西亚华人巨富郭鹤年在命名自己的酒店时,灵机一动将“香格里拉”作为酒店的名字,同时买下《逝去的地平线》一书的版权,将书免费赠送所有下榻酒店的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