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话可不对。怎么有钱人就一定会犯错了?她们只是只相信好律师。再说我也是正常收费,这里面一点提成油水都没有。”
  我本来这两天也是被谢衍生影响的,就没觉得有钱人能干好事。
  “有钱人才敢犯错。因为他犯错了,也可以拿钱去堵!堵悠悠众口!”我说的时候多少有点愤恨。
  全修杰笑了起来,反问我,“阿生怎么你了?”
  我叹了口气,“他没怎么我。他消失了。”
  全修杰皱了皱眉。

  换好了衣服。我跟他赶大巴车回了A市。
  路上,我将大概讲给他听,他没怎么评价,只是一直默默听我说完。
  回去后,他就开了他的路虎带着我找谢衍生。
  “我跟阿生是发小,之前一起住的地方,已经都拆了,我知道的他的房产也有限,毕竟不是每次都在家里玩。”全修杰跟我解释。
  “也就是说,你也未必找到他。”我问。
  “你也看到了。我的手机他也不接。显然这不一定是他的本意。你们之间的事,谢阿姨本来就知道,她要是采取手段了,那也是有可能的。”全修杰跟我说。
  是啊,她的确该开始采取手段了。
  只是她都不用出面。就将一切控制住了。
  就如谢衍生说,他知道他妈妈是个很厉害的人。
  全修杰去的几个地方,基本上都没有谢衍生的影子,有些只是有人打理,但是并没有主人在家。全修杰帮我下去询问情况,我一直窝在车上藏着。
  我怕惊动了张碧春。
  第四个地方是个别墅,样子没有郊区的奢华,但是地理位置很好,价格不菲。
  全修杰应该是找到了什么,他没有回来找我,而是进去了。我一见到他进去了,就爬起来朝窗户那边张望。
  隐约看到了张碧春的影子,但是并不确定,屋子里还有其他人,但具体是谁。我没有看清楚。
  全修杰进去后,我忐忑不安起来。

  我要不要进去呢?要不要跟张碧春见面?
  这个时候见面无疑有些武断,如果真的见到了,她直接跟我要小阿生我该怎么办?
  谢衍生被他囚禁了还是怎么的?
  我完全想不明白。
  很快,全修杰就从屋里出来了。
  他走到车这边来。却没有上来,跟我摆摆手,“你要不要进去,谢阿姨叫你进去谈。”
  我登时就怔住了。
  这是叫嚣上门啊?
  到底叫嚣的是我还是她张碧春?
  见我为难,全修杰说:“你也可以不进去。本来里面也没有阿生的影子。”
  可是迟早会见面的,就算是阿生不在里面,我也必须要去面对张碧春,这是事实。
  不如去问个清楚吧。
  再说了,她叫我见面,我却不去,岂不是气势上就输了一筹。

  我开了车门,跟全修杰一起进去了。
  屋子里的确不少人。
  我最没想到的是宁远。
  还有秦璐璐。
  我原本进别墅门的壮志凌云,原本准备跟张碧春正面交锋,原本准备进去后咄咄逼人,准备也玩一次得理不饶人。

  结果,我看到的是张碧春齐全的装备。
  宁远,秦璐璐。
  这就好像我玩游戏好不容易升级了,突然发现对方是个充值玩家。
  瞬间被pk下去了。
  或者是被秒了。
  所有不好的联想,全都在脑子里出现,张碧春这一个月的隐忍,最终伺机而动,想必早就叼准了我所有的弱点。
  我看着宁远还在发呆。
  张碧春已经开口叫我的名字,“景小姐,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
  我抬眼望向她,“张阿姨。看来你是准备的很齐全啊。”
  “跟小人斗,自然要准备好。要不然,岂不是说我这个长者,仗势欺人?”她则瞬间咄咄逼人。

  仗势欺人?
  张碧春望向全修杰,“这一次好多亏了你将景文带过来。要不然,这一出戏还真不知道主角怎么请呢!”
  全修杰一脸知道了的样子,没有做声。
  我回头望向全修杰,“你跟她们攒通好的?你是不是也早知道了这一切!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出戏让我跳进去?”
  全修杰没有解释。
  张碧春却开口说话了:“景小姐何必迁怒于人?如果不是你贪心,还想跟全修杰有些纠缠。怎么会叫全修杰钻了这个空子?”
  纠缠全修杰?
  我今天恐怕罪责真的会不少吧!
  “张阿姨,我找谁就是跟谁纠缠对么?阿生如今根本见不到人,电话打不通,我除了找全修杰,我还能找谁?阿姨你会告诉我他在哪是么?”

  张碧春冷笑。“阿生接连一个多月没有回过家,没有接我半个电话,你如今跟我要人?”
  她显然有些动怒,“我倒还要问问你,为什么他一个月不回来?你还能说不是你挑唆的?景文,你是何居心?挑拨我们母子不和,而且还撺掇他跟你私奔!你却好意思说我准备好了一出戏?”张碧春一连串质问,不给我半分辩解的机会。
  我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谢衍生跟张碧春闹不和,直到快要领证的时候,谢衍生才跟我说了一嘴,而且提到的也并不多,估计怕我难做,一直遮掩。
  现在却倒打一耙,问我是怎么回事了!

  我又何曾跟谢衍生提过他妈太多的事情。
  这一出戏,倒叫我成了窦娥冤了。
  张碧春见我不说话,冷笑,“怎么了?不是挺能反驳的!第一次见面就出手不凡,现在是准备装可怜了?”
  全修杰始终插不上话,这时候他略微拽了拽我。
  我不着痕迹的甩掉他。

  回头盯着张碧春,“阿姨,说话有点凭证。我如果真的有本事叫你儿子不回家,他现在就不会不接我的电话,我也不会找到这里来。”
  “凭证?今天的凭证都在。”张碧春说着望向宁远和秦璐璐。
  两个人都一脸冷漠,显然都等着这一茬呢。
  我捏紧了手,相信这一手棋。恐怕注定了满盘皆输。
  我望向张碧春,“凭证我的确欺骗你儿子么?阿姨,这件事情你要纠结多久?我跟宁远早就离婚了。三年前就离了。现在根本没有联系,秦璐璐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您是想怎么诬陷我?”
  我说的直接。直接就用了诬陷两个字。
  “诬陷?不敢当!”张碧春说着,对不远处挥挥手,接着一张投影幕布从上面拉下来。
  才拉下来,投影已经打上去了。
  我心想这是准备了什么把柄。
  只见大屏幕上一个黑漆漆的视频。
  一辆出租车从不远处开出来,之后停在了小区的门前。我跟爸妈还有小阿生一起下了车。
  日期:2017-07-26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