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2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租车停在楼下,都下来之后,爸妈怕小阿生冷,给他包被子。
  出租车才走,我看到黑暗里站了个人影。
  阿生吗?
  我心里一喜,慌忙走过去叫了一声,“阿生?”
  人影缓缓走出来。

  我立即失望透顶,是宁远。
  我本能的要骂他有病,他却张手将我抱在怀里。
  爸妈跟着也吃惊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宁远抱着我说:“景文,我知道,都委屈你了,但是我不会辜负你的!你做的太好了!”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心想什么情况,他这是吃错药了吧?

  手脚并用将宁远推开。
  他倒是没怎么纠缠。
  我爸妈也走过来,问道:“怎么了这是?这不是宁远么?这么晚,你怎么还在这里等着?”
  “不知道啊!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我也特别茫然。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宁远说着,转身就走了。

  剩下我跟我爸妈一脸不明所以。
  小阿生还在生病,也管不了宁远这是干嘛来的,也就上楼了。
  我给小阿生喂了一点药,才叫他睡觉。
  自己匆匆忙忙的洗了,害怕小阿生夜里蹬被子,又跟他睡在一张床上了。
  这么安静的时候,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明显到我根本不知道该这么开口去叙述。
  宁远出来的不是偶然,太不是了!
  我又去打谢衍生的手机,仍是没人接。
  微信没有回复我半条消息。
  就像是那边不过就是个僵尸粉,根本不会给我一点回复似的。
  这一宿折腾了一会,好歹算是睡着了。夜里却常常惊醒给小阿生盖被子。
  第二天不用上班,本来就没有事,心情更是糟糕的无以复加。
  我盘算着,谢衍生周五领证,也是打算好了周六周天一起出去玩的。
  肯定是有了突发事情了。
  这次不会又狗血的出车祸了吧?
  我拍着脑袋。头疼的不行。
  小阿生不知道在哪学了一首英文歌,一直哼哼,可是唱不完。
  他扒着我问,“麻麻,这句话后面是什么?”
  我就翻手机。打算把歌词都翻出来。
  小阿生记性不错,都告诉他,他也能记得。
  才搜索出来,旁边跳出个新闻。
  新闻热搜榜上,秦璐璐私生子事件。
  我一看十分惊奇。这秦璐璐都出了私生子了?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我打开看了一眼,才知道一个月前就有这个事了。
  秦璐璐被人查出之前有过一个私生子,生下来之后,却被误打误撞抱走了,至今没有下落。秦璐璐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而且说的有声有色的。
  我看了特别懵。
  心里总觉得哪不对,可是又没有想明白。
  秦璐璐既然被人追问私生子,岂不是肯定被追问私生子是谁的,私生活又为什么不检点了。
  当今社会,带着私生子去找原主企图嫁入豪门的也不少。
  这秦璐璐这一招怕是蓄谋已久吧。
  看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登时就站起来,对爸妈说:“爸妈,你们今天带着小阿生先离开,去隔壁省。先去了再说,等我联系你们,你们再回来。”
  爸妈一听怔住了,“你这说的什么?不是开玩笑呢么?”
  我将卡里的余额在网上全都转账给她们,然后就买了火车票,“我没有开玩笑,爸妈,你们必须去临省,今天就得走。去那边先找个房子住下来,我会再给你们汇钱。”
  爸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我坚持,也没有办法。只好收拾了一点贴身的东西带着,然后匆匆忙忙的就去赶车了。
  晚上的火车票去临省。

  那边我记得有亲戚,应该去了也会有个照应。
  到了时间,开始检票之后,小阿生问我为什么不去。
  我抱着他亲了又亲。“麻麻去找粑粑,然后一起去接小阿生回来好不好。”
  小阿生乖巧的抱着我也亲了亲,“那麻麻一定要找到粑粑哦。”
  她们上了车,我才放心的折回。
  我强压制住心里的不安,回想谢衍生的住址。
  除了那一处别墅。我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找。
  我连夜打车,去了别墅的位置,别墅黑着灯,应该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我匆匆忙忙的又赶回市区,这一折腾就到了夜里十二点。
  我知道太晚了,但还是打电话给全修杰,全修杰一直没有接电话,估计有事。
  我自己一个人坐在路边,等着全修杰给我打电话。
  足足一个小时,全修杰才回我的电话了。
  “有急事吗?你打了我二十五通电话。”全修杰话语里全没有困意。应该没有睡觉。
  “全律师,这么晚实在不好意思,可是我真的有急事。”

  我找到全修杰的地方,已经到凌晨天快亮了。
  他在临县一个位置要给当地首富打官司,所以根本没法子分身。第二天就开庭了。
  我坐的黑车,颠三倒四的才到了那个地方。
  全修杰给我开门的时候,应该是睡觉在休息的。
  他打着哈欠将我迎进门,“没办法,这里地方太小了。只能将就一下。”
  我一点困意都没有,“你早上打官司,还是先睡觉吧。我等你打完官司,再跟你说。”

  全修杰笑起来,“你既然要等我打完官司,何必到这里来找我,可以在A市等着。”
  我摇摇头,“我如果不找你,我自己会将自己逼疯。”
  他倒是也没客气,真的穿着衣服在床上睡着了。
  我跟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却没感觉到丝毫担心和尴尬。
  守着天亮,原来也是这么快的事情。
  全修杰的闹铃响了之后,他就起来了。
  他起来之后,对我打了个哈欠,就立即精神了。“官司很快的,相信我。”
  我嗯了一声,等他洗漱。
  这么忙碌着,开庭时间也很快就到了。
  我跟着全修杰也可以进去听审,就坐在下面看全修杰辩护。
  全修杰是个奇才。
  我虽然没有仔细去辨别她们之间说话的依据。我对法律并不精通。
  可是我看得出来,全修杰只要说出一句话,对方律师就绞尽脑汁的找材料才应对。全修杰说话有力度,有依据,句句如针,每一句话都戳中对方的要害,叫对方无法应对。甚至几度问到对方哑口无言。

  整场官司,不过就十分钟。全修杰十分钟就将一个官司全给结束了。
  最后自然是全修杰方获胜。
  我看的目瞪口呆。
  不是不知道全修杰厉害,是不知道原来这么厉害。
  我知道这会不是夸赞别人的时候,可是全修杰着实叫我惊讶的只想夸赞他。
  全修杰出来后。他辩护的一方就特别爽快的付了一张银行卡,对他更是推崇备至,不停夸赞。问我是不是他女朋友之类的。
  地方首富,态度看起来倒是谦和,我还以为会很嚣张呢。
  虽然从官司来看。这个首富没什么问题,可是本能的觉得有钱就能办事。

  等她们走了,我问全修杰,“你是不是收了黑钱,打了黑官司?”
  全修杰瞪了我一眼。“你这话说的,心眼可是有点黑啊。我怎么就收了黑钱了?怎么就是黑官司了?”
  “看着像,要不然这个有钱人为什么花大价钱请个好律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