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了之后心里却暖到不行。
  这样的人,真的很容易打动人的心。
  只是这感动维持了一会,就变成了逗逼风。
  我翻出的最后一件。是个锅铲。
  我黑了脸瞧他,“你这是告诉我,以后得学会做家庭主妇吗?”
  他嘿嘿笑起来,一点都不当回事,“难道你不打算做家庭主妇吗?”

  我就知道。他还得捞点便宜回去。
  “阿生,好歹你娶了我,也是占了大便宜的,怎么能这么不认账!”我嘟囔着嘴不乐意,“你就是给我买了个戒指,我可还没跟你领证呢!你要是指望我成为家庭主妇,你别指望娶我回来。”
  他一听急了,只好抱着我一阵子哄,“别生气啊,你说我谢家能缺了保姆么!请个十个八个的,都不成问题。这不是求婚得真实,好歹得有点普通人家的样子。你看看咱们这房子,都挑的普通样式来的!”
  我想想也是。
  这谢衍生三年前怎么买了这个房子,我还没有想明白呢。
  “生什么气,我才没跟你生气。普通日子最难过了,那是你不明白而已。”我打哈哈,“便宜你一次,允许你把我当家庭主妇。”
  “明天周五民政局上班,你回家去拿户口本,咱们去民政局领证结婚去。”谢衍生将我搂在怀里,“这次不会出啥幺蛾子了。好歹得把媳妇儿子接回家去,也堵了我妈那张嘴。”
  我呸呸呸,“乱说什么话!你别乌鸦嘴。”

  他笑起来,“行知道了。我户口本早拿出来了,就等你了。”
  我嗯了一声。
  又问他。“那你不跟你爸妈说了吗?万一知道我们先斩后奏,你确定你有好日子过?”
  谢衍生哈哈笑起来,“你看我什么时候听过爸妈的!再说了,听他们的干嘛!我这次出来,跟我妈本来就闹僵了。只是没告诉你而已。”
  “闹僵了?”我反问他。
  他嗯了一声,显然不愿意再提,“行了,你知道就行了。为了你,我可是豁出去了。”
  我哈哈笑起来。“你就说得好听。结完婚到时候该嫌弃我这个黄脸婆了。”
  晚上,他收拾屋子,一脸勤快的样子,好似真的要做个好丈夫了。
  可是不会做饭,还得我来做。
  第二天周五,我跟小王打了个电话,叫她帮我请假。

  本来都出门了,谢衍生却接了个电话,只是看了号码一眼,他脸色就凝重了下。我心想不会是他妈吧。
  他跟我说:“估计公司有急事。你先回去拿户口本,我去公司绕一圈。”
  我一听是公司就放下心来,嗯了一声,自己打车回去了。
  爸妈都没在,我将户口本拿了。然后将小阿生送到我爸那边去了。
  我爸在门市上,看到小阿生亲了好一阵子,问我怎么没上班。
  我说今天有事,急匆匆的就要走。

  小阿生在后面偷摸跟我爸说:“外公,麻麻昨天结婚了。”
  我爸跟他唔唔的说话。他就一问一答的,有模有样的。
  我听了差点笑岔气。
  估计小阿生没明白咋回事。
  我拿了户口本跟我爸说:“今天去领证了,昨天只是阿生跟我求婚的。小阿生不明白。”
  我爸哦了一声,有点恋恋不舍的,“算了,你快去吧,中午之前领证,晚上回来吃饭吧,叫阿生一起。”

  我嗯了一句。
  我打车朝民政局跑,半道上,谢衍生给我打电话。
  “恩,我快到了。”我说。
  谢衍生说:“你可能要等我一会,我怕我会晚,你别着急。”
  我说行,“没事。你忙完了过来就行。”
  掐了电话,我心想这大公司有事这么急,肯定得是大事吧?

  只是没想过,这成了我跟他最后一通和气的电话。
  我整整一天没有等到谢衍生。
  而他的手机也彻底的打不通了。
  等到晚上下班,民政局的大门要关了。门卫撵人,我才恍然明白过来,我们领不成证了。
  我从民政局出来,天还没有黑。
  我爸以为我肯定领证了,打电话问我,“晚上还能不能回来吃饭啊?你们小两口甜蜜,就不打算回来了吧?”
  我说:“我可能回不去,你们先吃。”

  我爸哦了一声,估摸着听出我话音不对。
  我转了身,就打车朝我跟谢衍生住的小区去了。
  屋子里空无一人。
  谢衍生的手机仍是接不通。像是被屏蔽了一样。
  屋子里还堆着我没有地方摆放的礼物。
  我抱着腿看着外面的天,内心的惶恐才缓缓显露出来,我总是后反劲,总是在最后才反应过来,我有多害怕。

  我这一次。是不是又要失去谢衍生了?
  那感觉铺天盖地的压着心脏就过来了,像是在鞭挞我心底的每一个地方,叫我恐惧的无以复加。
  恐惧,往往是对于未知。
  我总觉得我是弄错了,我一定是弄错了什么地方。才会最后又让一切成了空。
  可是不敢确认,那种对于未知的不敢确认,叫我疯了一样迷茫。

  我不知道一个人呆了多久,直到我爸打我的手机,我才醒过来。
  我接了电话。才知道小阿生不知道怎么吃拉肚子了,一直上吐下泻的。
  我只好赶回去。
  我爸已经将小阿生送去医院了。

  医院儿科的人一直不少。
  小阿生萎靡没有精神,趴在凳子上叫难受。
  我抱着他,心疼不已。
  可是这么多的事,仍是叫我忘不掉谢衍生在做什么。
  他怎么可能最后放弃呢?
  我为什么这么不相信。
  我站在走廊里一边等小阿生的叫号。一边反复接着打谢衍生的电话,那边死一般的沉寂。
  小阿生吃坏了肚子,所以急性肠炎,必须住院挂水,我守在旁边,叫爸妈先回去。

  爸妈死活没同意。
  我妈见我魂不守舍的,等人少了,才问我,“文文,你到底怎么了?今天不是去领证了么。按理说挺开心的,为什么一回来却心事满满的?”
  我好半天才抬头看了我妈一眼,“恩?你说的什么?”
  问完了,我才反应过来,她问我为什么有心事。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感觉整个人都在颤抖。

  是张碧春吗?
  难道张碧春又出来挑事了?
  可是阿生这一次是铁了心的样子,不像是假的。还是他又准备报复我了?
  我根本不信。
  谢衍生跟我在一起一个多月了,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对我有半句怨言。我的心,他该看的清清楚楚。
  我不信。

  “妈,我跟阿生没有领证。他今天没有来。”我实话说了出来。
  我妈登时就变了脸色,“怎么又出事了?你们好好地,为什么他不来了呢?”
  我看着她,茫然无措,“妈,他公司有事情,就走了,说晚点到,只是我没想到。这一晚,就是整整一天。”
  我妈拍我的肩膀,“好了,别想了,应该是真的有事吧。再说这阿生不像是不靠谱的孩子。我还真的蛮喜欢他的。”

  我没说话,只是恐惧仍是不停的加深,而且越来越深。
  直到半夜两点,小阿生才好受了些,趴在我的腿上已经睡着了。
  挂完水,我跟爸妈抱着小阿生回家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