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0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思索间。我看到单丰和陆承平下车之后,根本没理会我们,而是飞快朝着蛇灵走了过去。
  我这才瞬间明白过来,这俩人肯定是被早先蛇灵那巨大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一路循着踪迹找到了这里。
  我抬头看了眼张坎文,他依旧皱着眉头,似乎还在思索着这两人的来意,不想轻举妄动。但我可坐不住了。蛇灵此时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中,断然不能被人打搅。
  于是我干脆撇开张坎文,直接推开车门走了出去,不过临出去前,我还是留了个心眼,动用了墨易珠,将自己变成了早先用过的张文理的模样,这才抬脚朝着两人追了过去。
  到了他俩跟前。我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上的气息,单丰和陆承平两人认不出巫炁,却能认出识曜中期的境界,见了我之后,立刻便停住了动作,警惕的盯着我。

  我压根没搭理他们,伸手指了指前方不远处蛇灵的虚影,下巴一抬,开口问道,“两位道友,莫不是对我豢养这蛇魂有兴趣?为何穷追至此?”
  陆承平没说话,那个单丰显然是老江湖,伸手对我拱了拱拳,不卑不亢的亮明了身份,开口道,“在下单丰,忝为玄学会副会长,倒不是对道友这蛇魂感兴趣,而是之前深圳东郊有一阵巨大的灵力波动,与我玄学会正在追查的一件事有关,我等追踪而来,似是跟这蛇魂脱不开干系。道友若是有暇,不妨带着这蛇魂到玄学会走一趟,待我等调查清楚这件事之后,道友自可安然离开。”
  我眉头一皱,嘴角顿时挑起一丝冷笑,冷声道,“笑话!玄学会何时行事如此霸道了?我又不是玄学会之人,凭什么要配合你们玄学会的调查?”
  我这话说的不客气,单丰却也不恼,反而笑吟吟的继续道,“这件事对我玄学会意义重大,道友能配合的话,还是配合我等为妙,否则撕破了脸皮,道友今天却讨不得好。”
  他倒是挺自信,我呵呵一笑,眼看着蛇灵的身影已经走远,也懒得跟他废话了,手上巫炁一引。当初自张秉承家里得来的那支血梅枯枝法器祭了出来,对他二人冷冷说道,“讨不讨得好,还得试了才知道!”
  说完,我左脚往前一踏,九星天罡之法引来步罡之力接引入血梅法器之中,一道赤炼凭空出现,朝着单丰与陆承平两人横扫而去。
  只这一下,两个人脸上便同时露出惊骇之色,仓促之间,单丰手中凭空出现一副画轴,打开之后,覆盖在自己身前,而陆承平更是不堪,居然直接将自己报名用的那种白色光茧引发开来,硬生生的扛住了我这一击。

  当初袭杀张秉承时。我和张坎文俩手,尚且拿陆承平没有办法,但今时不同往日,这短短数月时间,我和张坎文的实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此时根本不用张坎文出手,单我一个人,也不会让陆承平轻易跑掉。
  受了我一击之后,陆承平虽然站着没动,但他周身那白色光茧却黯淡了一些,显然这白色光茧也不是万能的,只要力量达到一定层次,依然可以破开这种保命的防御。就像当初我用银符击杀陆振阳一样。
  而那单丰更是不堪,手里的画轴直接残破开来,胸口也破开一道口子,脸色蜡黄,显然受创不轻。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血梅法器,对其威力颇为惊叹,怪不得当初血梅真人凭这法器闯下偌大名头,单论攻击力,这血梅法器,比之阴阳阎罗笔也不遑多让。
  简单看了一眼血梅法器,我便移开了目光,心中带着警惕。准备随时追击他二人。

  陆承平这家伙上次跟张坎文交手时,发现不敌当即便逃开了,这次显然也不会死战。而从某方面来说,他是文山一脉的生死仇敌,不管张坎文还是我,这次既然遇到了他,绝不会再让他轻易逃掉。
  我已经做好了追击的准备,但出乎我预料的是。陆承平压根没逃,反而老神在在的呆在原地,抬眼看着我,开口道,“这位道友脾气未免暴虐了些,在下乃是京城陆家之人,道友不卖玄学会面子,莫非连我陆家面子也不给么?”
  “陆家?”我冷冷一笑。压根没回他的话,脚下步罡踏出,手里血梅法器又是一挥,直接用行动给了他回答。
  这一击丝毫不逊色于刚才,赤炼虚影如同一把横跨半个天际的大铡刀,直冲着陆承平斩下。
  我可以肯定,这一击之力,绝非他能阻挡,他那护身的白色光茧刚才已经损坏,绝无可能挡住这一击!
  就在我信心满满,准备将其斩于眼前时,一旁不远处的黑色越野车门忽然打开了,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慢腾腾的抬脚走了下来。
  他的动作看起来很慢,但诡异的是,一直等他走下车,又慢腾腾的走到陆承平身前时,我斩下的那道赤色血影才刚刚临近陆承平的身体。
  那个面容跟陆承平有几分相似,年龄看起来似乎比陆承平还小上几岁的年轻人,只是举起手来,轻描淡写的一挥,就将那赤炼般的光影尽数挡了下来。
  待得一切平静之后,那年轻人抬头看着我,嘴里仿佛自语般淡淡说道,“识曜中期的巫炁修为……这么看来,你应该就是周易了?”
  一瞬间,我满心都是骇然,不是因为他轻描淡写接下了我这一击,也不是因为他认出了我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一口道破了我使用的乃是巫炁!
  就像我刚才使用巫炁,而单丰和陆承平两人根本无从察觉一样,当初南宫说过,只有天师境界之人,才能发现我身上的巫炁!
  也就是说。这个看起来年龄与我相差无几的年轻人,是一个天师!
  这段时间以来,随着实力的提升,我感觉自己已经逐渐触摸到了天师这一层的力量,但实际上,直到今天,再次面对一个天师强者时,我才发现,自己心底有压抑不住的恐惧不断升腾。面对一个天师强者,我实在还是太弱了。

  我沉默着没说话,身前受伤不轻的陆承平和单丰两人却是齐齐发出一声惊呼,陆承平指着我,满眼不信的问道,“大哥,他是周易?”
  大哥?这人难道也是陆家之人?我曾听陆子峰说过,陆家二代之中,陆子阳的长子陆承一也是天师……这个看起来年轻的过分的天师,莫非就是陆承一?
  我依稀记得,陆振阳是陆家的长房长子,也就是说,这个人,是陆振阳的父亲?
  我面色又是一沉,抬眼小心看着那年轻的天师强者。他的表情却依旧平淡,只是对着陆承平点点头,右手轻轻一挥。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朝我当头笼罩下来。

  我心里一惊,连忙鼓起体内道炁试图抵抗,不过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股力量已经消失不见。
  我连忙低头查看自己的身体,尚未发现不妥,单丰和陆承平两人却又是一声低呼,看我的眼神明显变了。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外貌恢复了早先模样,墨易珠的功效消失了,应该是刚才那年轻天师一挥手所致。
  这种鬼神莫测的手段让我心里更是震惊,眼睛死死盯着这个年轻天师,暗中已将当初在玄学会留下的那张银符扣在了手里。
  日期:2016-08-29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