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6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进门后,扫了一圈后,将目光落在了娄江源身上,他低头在看文件。其他几人要站起来,梁健抬手示意他们就坐着吧。
  坐下后,娄江源抬头跟梁健打了个招呼。梁健微微笑了笑,然后问他:“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娄江源道:“你主持会议,你先说吧。”
  “好!那就我先说吧。”梁健将面前的话筒往边上一移,然后目光扫了一圈坐在两边的众人,道:“今天总共少了四个人。”顿了顿,又说:“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但,我相信,太和市是在往好的方向走,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劲往一处使,你们说对不对?”
  梁健说完看了一眼娄江源。其他人,都注意到了梁健的眼神,心里各有盘算。这时,广豫元接过话:“梁书记事事都为太和市的心,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梁书记您放心,我们一定会跟随您的指导,一起努力把太和市搞好!”
  梁健看了他一眼,笑笑说道:“只要你们都有把太和市搞好的决心就好。那接下来,我们就说说正事吧。今天要说的,主要是三件……”
  “我插个话!”娄江源忽然插进话来。梁健心里有些不悦,同时也多了些警惕。他看向娄江源,道:“江源同志,你想说什么?”
  娄江源朝他说道:“不好意思,梁书记,打断你的话。我怕待会没机会说,所以就只好先说了。我想说的事情,是城东项目的事情。”
  梁健眉头微微一皱。娄江源突然将城东项目的事情,搬上常委会,这是要将他的军啊!不过这个会议开始之前,梁健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所以,倒也不算意外。梁健看着娄江源,平静地问:“江源同志对城东项目有什么看法吗?”
  娄江源道:“城东项目我是支持的,这一点,您知道,大家也都清楚。不过,我对城东项目的承建方华晨集团,有点不放心。不知道梁书记知不知道,省里的审计团队进驻华晨集团已经有些日子,据说,现在还没结束。虽然还省里还没有确定的消息出来,但这么长时间,要说完全没问题,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说完,他看向梁健。他这是有备而来。
  梁健心底斟酌了一下后,道:“这个事情,我这几天已经收到了消息的。不过,我的想法跟你有些不同。省里的审计团队进驻华晨集团这么久了,要是有问题,凭审计团队的能力,恐怕早就发现了,又何必需要这么多时间。”
  “梁书记这话的意思是……”娄江源看着梁健,眼神冷静,“您觉得省里很有可能是故意在为难华晨集团?”
  这话一出,不光梁健心里惊了一下。其他人,也都纷纷面色微变。娄江源这是在给梁健扣大帽子啊!其他五个常委会,明德可能是反应最为迟钝的,他还不知道梁健和娄江源之间的关系已经不是之前了。听到娄江源说出这话,顿时满脸惊讶地看向了娄江源。
  梁健扫了一圈这些人的神色变化,心底里有些不想承认的难过。他抿着嘴笑了一下,然后看向娄江源,淡淡道:“江源同志这么大的帽子,我可不敢戴!”
  娄江源笑笑,话锋一转,道:“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您别往心里去。不过,我觉得,对于城东项目,我们还是应该慎重一点。华晨集团现在是一身的虱子自顾不暇,我们的情况不比其他市,等不起啊!”
  梁健道:“你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华晨集团的诚意摆在那里,昨天他打过来的五百万刚发到居民手里,现在外面的人都知道华晨集团跟我们太和市合作,我们这个时候翻脸不认人,不太合适吧?这政府跟人一样,都是要脸面的。如果我们连这点信誉都没有,这不是自己把脸放在地上,让别人踩吗?”
  这话梁健虽然说得平静,但话里的火药味,已然很重。娄江源似乎有些兜不住,笑容有些僵硬。他手指波动了桌上的水杯,然后沉声道:“那按照梁书记的意思是,这脸面比太和市的发展还要重要喽?”说完,不等梁健说话,他又接着说道:“另外,这五百万的事情,怎么回事,梁书记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梁健微微一笑,对他说:“那江源同志来说说,这五百万是怎么回事?您是觉得,我应该拒绝那五百万,然后当着华晨集团董事长的面,把我们之间的协议撕毁了,然后扔在他脸上?”
  娄江源一时语塞,脸上露出些不快,沉默了两秒后,回答:“梁书记没必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华晨集团的事是不是可以更好的处理,您心里清楚。但是你现在这样做,完全是不顾太和市的整体发展,我觉得,您就是把个人的面子和关系放在了太和市的利益前面。您这样的思想和做法,是十分危险的!”
  这话一出,其他五人纷纷变色,当即,明德就插进话来打圆场:“娄市长这话说得有点严重,梁书记对太和市的奉献我们都看在眼里呢。您也是为太和市好,不过这件事,我觉得我们可以慢慢讨论嘛,不用急于一时。如果华晨集团有问题,那迟早会查出来。到时候,这城东项目不用说,肯定是要重新招标的。要是没问题,那这城东项目必然也是没问题的。所以,我看呀,我们就耐心再等等,怎么样?”

  虽然娄江源的话说得确实过火。但明德进来打了圆场,话也偏向他,梁健也不想跟娄江源之间撕得太难看,毕竟两人今后还要在一个地方工作。于是,便就势跳过了这个话题。
  “那接下去,我们还是说说主要问题吧。今天第一议题,是干部培训的事情。这件事,想必大家也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大家觉得怎么样?”梁健说完,扫了一圈,问:“谁先来说说?”说完,目光落在禾常青身上。禾常青会意,立即就开口说道:“那就我先来说说吧。我觉得这样的方式很好,给年轻人一个公平竞争的方式。不过,我觉得,在培训班的入选条件上,可以适当放宽一些!”
  梁健道:“你说。”
  禾常青道:“我觉得,可以将级别定位正科级以上,包括正科级在内。现在副处级以上,45岁以内的干部不多。”
  梁健转头问娄江源:“江源同志,这干部培训的事情是你提出来的,你对常青同志的意见怎么看?”
  娄江源脸上没什么表情,听到梁健这话,就道:“正科级以上,45岁以内,这样的条件太宽松了。而且,一个人要是43岁左右,但是他只有正科级,你们觉得这个人会有什么能力?”
  禾常青略微有些尴尬。梁健看了看他,接过话,道:“那这样,我们把条件上,稍微定得细一点。40岁以前的,正科级以上就可以参加培训班。40岁到45岁,要副处级以上,怎么样?”
  娄江源想了一会,回答:“35岁以内,正科级以上。35到40,副处级,40到45岁,正处级。”
  梁健看向其他人,问:“大家觉得江源同志说得怎么样?行吗?行的话,就这么定了。”
  政法委副书记张和,一个不太显眼的人,等梁健说完,他接过话,道:“我认为可以!”

  日期:2016-08-29 07: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