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9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终于没忍住,问小王,“你们这几天,好像看我跟平时不太一样啊?”
  小王瞪了我一眼,“姐姐。你快嫁入豪门了,却从来不通个气。害得我倒是成了个罪人了。”
  我一听奇怪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你就成了罪人了呢?”
  “还能是怎么的!你倒是说说,你跟谢总是不是一直都认识,两个人是不是一直谈恋爱?别人都以为我知道。我其实哪知道啊!”小王叨叨抱怨,说我不仗义。
  我这才明白,好似知道了我跟谢衍生那一层关系。
  “哎,真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这事炫耀开了,岂不是说我凭着关系欺负人么!再说了,我跟他那会还没确认呢。能不能嫁入豪门还不好说呢!”我慌忙解释。
  小王还是白了我好几眼。

  我回去办公室也懒得去问了。
  晚上下班回家,我打电话给谢衍生,他没有接。
  我不知道他忙什么呢,心想带小阿生去玩了么?
  结果到家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却打不开了,里面反锁了。
  这叫我着急了。
  小阿生是不是自己一个人在里面啊?
  我慌忙拿出手机又打电话,隔着门也听不到里面有声音。
  敲了半天门,才听到里面咔哒一声,门锁开了。
  接着门被打开。我才要进去,门里面飘出来无数彩带。
  然后小阿生就叫了起来,“麻麻,我们火星人欢迎你!”
  我一听这是有活动啊。
  我将彩带从头上拿走,开门进去。见到屋子里只有小阿生一个人。
  他穿着小丑的衣服,鼻子上套了个红球,正咧着嘴对我傻笑。
  屋子里被装饰过,到处都是气球和彩带,还有不少礼物堆积在客厅的各个地方。屋顶悬挂着各式各样的小礼物,像是瞬间被打造出来的梦幻王国。
  满地的礼物,也并不是装饰品,动一动都是实打实有东西。
  这样子,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吧。
  虽然我已经不是女孩子了。
  可是心动是难免的。
  累了一天的女人,回到家。看到的是老公为自己精心打造的惊喜,那心情,真的是很感动。
  整整一天的疲惫都跟着消失了。
  这些东西,相信谢衍生花了不少时间买的,礼物都有不少了。
  我蹲下去抱住小阿生。小阿生扭扭捏捏的根本藏不住,他的小手在裤子口袋里一直摸啊摸的。

  我笑,“怎么了?裤子里藏着什么?”
  小阿生没憋住,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戒指盒。
  “麻麻,你嫁给粑粑吧!”他说着将戒指盒就打开了。
  唔!
  真的就是个戒指盒。里面并没有戒指。
  “粑粑呢?没有戒指,妈妈怎么嫁给爸爸啊?”我点他的鼻子。
  红色的绒绒小球十分的有触感。
  小阿生笑嘻嘻的从我身上跳下去,窜到了屋子里。
  我跟在他身后,也朝屋子里走过去。
  谢衍生正站在卧室的正中间。
  他跟小阿生穿一样的衣服,鼻子尖也绑着个红色的绒球。都是小丑那种花花绿绿的模样。
  一看就是亲子装,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

  最主要的是卧室的床上也有一套,看起来,该是我的了。
  平时都是看他穿正装,偶尔穿着休闲服。但是不管怎么样,都没有今天穿着这样有意思。
  他原本就看着有些邪气,这会脸上带着些笑和抑制不住的激动,叫我看着反而不是觉得滑稽,反而凸显了那身衣服的贵气。
  小阿生上去就抱住他的腿。
  谢衍生说:“这小家伙办事不牢靠,咱们台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笑起来,“你们两个合伙还准备了什么了?”
  谢衍生将小阿生手里的戒指盒拿过来,将另外一只手上的戒指放了过去,单膝跪了下去。

  他没有说话,只是拖着戒指盒望着我。
  有人说。被求婚的时候会忍不住捂着嘴哭的。
  我估摸着我是相信了,我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没想过谢衍生还是会跟我求婚,原本我们已经生米熟饭了。
  我好半天咬着嘴唇想说点什么,却一直说不出来。
  小阿生拍着手就跳了起来,“麻麻。你嫁给我——不,粑粑吧!我们一起回火星。”
  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小阿生根本没有概念吧,只是不停的转着圈。
  我擦着眼泪看着谢衍生,才好歹说出一句,“你不说话吗?”
  谢衍生将红鼻子拿下去,咧开嘴对我说:“景文,嫁给我吧!”
  无数梦幻编织的真实。

  最长情的是陪伴——最长情的陪伴,没有真爱也许根本撑不下去。
  满屋子的礼物是实打实的。
  满屋子的彩带和气球是梦幻的路。
  我就像是踩在云彩上的公主,等着我的王子骑着白马飞升而来。

  谢衍生说:“景文,嫁给我吧。”
  他让我知道,我其实就是公主,而他是环绕我,等着来接我的那个王子。
  我捂着嘴,眼角全都是氤氲。
  “阿生。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嫁。”我说着将左手送过去。

  左手无名指,是连着心脏的。
  所以婚戒是戴在无名指的,而且是左手的无名指。
  “不会再犹豫。不会再彷徨,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阻拦,更不会再给自己任何借口。”我说的真诚,说的也很认真。
  我下了决心了。

  因为我相信,这辈子失去他,会成为我最大的难过。
  谢衍生看着我,眼圈看来也有些红。
  他将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在我的钻戒上吻了一下。
  “景文,这辈子除了我,你谁都不能嫁。以前不行,以后也不可以。”
  他站起来,我一头扑进他的怀里。
  我记得他说过,是命吧。
  这就是命。
  除了认命,你根本没得选。
  我估摸着这辈子是套在谢衍生的身上了。

  满屋子的礼物打开,都有附赠的卡片。
  每张卡片上,都是谢衍生一笔一笔写下来的东西。
  有项链,有耳环,香水,包包,甚至还有笔,本子……细碎的饱含着各个地方。
  谢衍生在卡片上写着:
  景文,看到这个笔竟然觉得你会喜欢,要命了!
  景文,你说这个耳环你带着好不好看。
  景文,我就是想你了。
  我得承认,谢衍生是情场老手。
  他知道怎么逗女孩子开心。
  我被他的礼物,逗的合不拢嘴。
  他什么时候看到什么,买了就包起来。想到了什么,买了,又包起来。
  所以,他准备了很久。
  “求婚,不能只有戒指。还有颗心是不是!”谢衍生斜着嘴表白,一脸吊儿郎当,却说得理所当然。
  日期:2017-07-25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