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8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反手握住我,“文文,有些事情也许还是不说的好。收拾好了,就早点过去,那边肯定也要整理。阿生再过来。叫他上来坐坐,爸不会让你难做。”

  我嗯了一声。
  谢衍生虽然很快就安置了东西,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新房子在哪,只好打电话问他。
  他那边半天接了电话,“景文。你还不下来么?有人撵我,这里不给停车。”
  唔——
  我只好抱着小阿生下去了。
  小阿生走的时候对外公外婆每人亲了一口,才放手走了。
  走出巷子,谢衍生正在那边协商就一会。
  看到我,立即指着我说很快。

  我匆匆忙忙的走过去。上了车。
  谢衍生踩了油门,一脸委屈,“哎,真是可怜,被人这么撵。”
  我笑起来,“你说人家装委屈看起来是真可怜。你装委屈怎么这么大尾巴狼呢?”
  他斜了我一眼,“景文你就知足吧!这么好的男人哪找去。”
  我们新家的位置并不远。
  普通的小三室,简单的装修,入眼特别的宽敞,通风好没有半点累赘的地方。
  此时已经被拾掇的十分的利落。

  我有些惊奇。“这里装修看来并没有人用过,你是什么时候买的房子?”
  谢衍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三年一直有这么个房子,买的时间是三年前。”
  “三年前?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存在的?”我问他。
  “不定期会查手里的资产的。这个很容易。”谢衍生说着环顾了一圈,问我:“怎么样,还喜欢吗?”
  我点头,“很喜欢,这些装修,都是我很喜欢的风格。屋子也没有很大,不是那么奢华。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谢衍生搂住我的腰,“我也特别喜欢,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喜欢。”
  我笑起来,安心的在他怀里。
  小阿生满屋子窜。
  岁月静好想必就是这个样子吧?
  我下厨做晚饭,谢衍生带着小阿生满屋子的乱翻我的东西。
  等我忙好了出来,我一瓶咬牙切齿买的水被打碎了。
  我心疼的不行,当时也是花了血本的。
  “谁干的?”

  两个人同时指着对方,“他!”
  小阿生到底是孩子,上来就抱住我的大腿。“麻麻,真的不是我,是粑粑。”
  我将小阿生抱起来,“那你说,怎么惩罚粑粑?”
  “叫他给我买冰激凌。”小阿生理所当然。

  唔——
  这么小就这么会狡辩。以后还得了。
  谢衍生夸赞我晚饭做的不错,然后说:“继续保持。”
  怎么有种被囚禁的感觉呢!

  晚上,我好容易哄小阿生睡着了,将他一个人放在了小房间。他倒是从来不会粘着我一起睡,从小就独立惯了。
  我回房间的时候,谢衍生已经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
  我看了一眼,有点不确定他真的睡着了,还是去卫生间将睡衣换了。
  许久没有这么接触过,我多少有点害羞。
  然后才爬回床上去。
  心想睡着了也好,叫我适应一下这个新家。
  才闭上眼睛,谢衍生一只手已经搭在我的腰上。
  “好香。”

  我没想到谢衍生没睡着。
  而且还在我耳边乱说话,叫我一阵子觉得好暖和,心跳都跟着飚上去了。
  本能的以为,他肯定还会做点什么,可是他却没有了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埋在我的脖颈安然的呼吸。
  我的心跳就像是摩托车踩了一脚,然后熄火了。
  我有点愕然。
  但是这个,总不好主动问他,怎么今天没有如狼似虎的呢?

  我相信我问完了,他会鄙夷的没法再鄙夷。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跟着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正想着数绵羊还是数小鸡能叫我睡着呢?
  突然就觉得有点不太一样了。

  我身后的喘息声变得急促了些,紧贴着我的身体又靠近了许多。
  然后,唔,谢衍生的身体在变化。
  我一下子就清醒了许多。
  可是谢衍生好似根本没注意到似的,仍是闭着眼搂着我的腰。
  这就叫我揪心了。
  好半天。他身上开始像高烧一样的,全是热浪,一阵一阵,弄得我热得不行了。
  我登时就踢了被子,坐起来看他。“谢衍生你给我起来。”

  他眯着眼睛斜了我两下,继而翻个身转了过去,将自己全藏起来了。
  我清楚的瞧见他的样子。
  弄得我特别想笑。
  这货最近禁欲了?
  难怪好多天都不敢碰我的样子,改吃素了啊?
  “谢衍生,你什么时候吃斋念佛了?”我好笑的问他。

  “别废话。睡觉。谁叫你没事身上那么香。已经勾引成这样了,你叫我怎么守身如玉!”他终于也忍不住了。
  “诶,谁叫你守身如玉了?”我登时就不解了。
  谢衍生爬起来,一手摁住我的后脑,“你别勾引我。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来!”
  我被他的样子逗得想笑,眼睛都憋红了。

  “你是想学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我立即问他,说完我自己哈哈笑起来。
  谢衍生有些沮丧,“之前强迫过你,我心里一直愧疚,你不同意,我这个流氓不敢造次。你还用这个鄙夷我是不是?”
  我怔了怔。
  那次在酒店,是被他强迫过一次。

  只是场景不同,多少心里抵触,更像是侮辱。
  我没想过他会一直记着这么久。
  抬头瞥了他一眼,他也望着我。
  我仰起脸,一手搂住他的脖子,朝他的嘴边亲了过去。
  那吻是缠绵的。
  正如我这三年多的思念,缓慢而又绵长,像是白酒沉淀到底的那一口,浓烈而又醇香。
  我从来不敢说出口。
  小心翼翼的藏着,生怕某一天被人看出来就会被揭露的体无完肤。
  不是不爱。
  爱的越深,越是不敢说出来。
  我以前以为我守着宁远七年的才是真爱,七年毕竟很长,经历很多。

  认识谢衍生我才明白,真爱不是时间长短,对了,你就会爱,哪怕只是一天。
  谢衍生没见我主动过。他原本僵硬了的身体慢慢缓过劲来。
  “你主动起来,更叫人心动。”他说着已经没有半分遮掩。
  这一夜,更是冗长的没有边际。
  我看着外面的路灯从熄灭又变回天亮。
  早上起来,黑眼圈浓厚的跟涂了碳似的。
  我在卫生间里面猫着,打着哈欠觉得特别困。
  谢衍生强硬的开了卫生间的门。瞥了我一眼。
  “你怎么进来了呢!”我瞪了他一眼。
  他特别认真的想了想,“昨晚上是没少进去,现在没有啊,这个姿势下次进去试试。”
  唔!我真是遇见了流氓了。

  事实说明,不仅仅是流氓。还惹了一头狼。
  没日没夜这种事情,会变成没夜也日。
  同丨居丨的生活,变得疼痛而又幸福着。
  谢衍生白天就不怎么愿意去公司了,经常我一大早去上班,他去送孩子。

  然后晚上我回去,他还在家里,跟小阿生一起。
  我倒是觉得还不错。毕竟我现在还不希望被他养着,好像我怎么吃软饭似的。
  唔,我似乎是可以吃软饭叫男人养着的?
  没注意都拿第一个月的薪水了。

  我跟谢衍生同丨居丨的生活也有了一个半月不到的样子。
  只是这几天,公司也有了变化。
  十五楼我是没去过了。同事看我的眼神却是变了又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