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76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放在桌面上的两瓶红酒已经见底。对面的杨弯,双颊泛着红晕,嘴唇上还站着点红酒,湿润润的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目光微微向下,那雪白的光芒,几乎要将梁健的目光给吸走一般,让人难以移目。
  梁健觉得自己有些醉了。他觉得自己此刻目不转睛盯着人家的敏感部位,是种不礼貌的行为,可下意识中,他却又不想移开目光。
  “梁书记,要不我们再来一瓶吧?”杨弯忽然说道,人站起来,往梁健这边走了几步,坐到了梁健旁边,隔着一个凳子的距离。
  梁健晃了晃脑袋,克制住说好的冲动,开口拒绝:“酒差不多了!”

  杨弯的目光忽然盯着他,梁健分不清她目光里的到底是什么?是暧昧,还是冷淡?
  眼前有些模糊,脑袋更加昏沉。梁健靠着最后的一丝清醒,不敢再多停留,连忙起身就要往外走。他一起来,杨弯也立即跟着站起来了,手一伸,就将梁健拉住了。梁健转头,听到她说:“梁书记你好像真的多了,我送你上去吧。”
  话说完,人已经靠近过来,胸压到了梁健的胳膊上,柔软的触感,让梁健顿时心中一阵荡漾。
  “我没事,我自己上去。”梁健说着就要挣脱,可哪里还有这力气。推让间,杨弯的胸在胳膊上磨蹭,那种柔软滑腻的感觉,在梁健的心中荡漾出无数的暧昧心动的涟漪。
  梁健的心里,还有一丝清醒,可要是再这么蹭,这丝清醒可就真的要把守不住了。
  清晨,阳光透过白色纱帘落进房间里,蒙蒙绰绰中,梁健睁开惺忪的眼,看到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皱了皱眉。
  几秒后,昨晚的记忆如水般涌上心头,顿时心中一惊,忙坐起来往旁边看,没有杨弯的身影,房间里,也不像是激情过后那种狼藉的样子,梁健心里松了一松。在床沿坐了一会,去洗手间,看着镜子中脸上还残存着几分醉意的自己,有些迷茫。

  昨晚,他和杨弯在吃饭,不知不觉间喝多了一点,他要自己回去,杨弯非说要送他回去,然后呢?
  梁健一边想,一边下意识地去摸了摸左边的那只胳膊。那种柔软**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那里。
  片刻后,梁健猛地一个激灵,暗自骂了自己一声,想什么呢!
  在心底狠狠地鄙夷了自己一顿后,梁健拧开水龙头,冷水洗了把脸,人的精神清醒了不少。从洗手间出来,他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回想了一会昨夜的事情,但似乎记忆在杨弯坚持要送他回酒店那里就断篇了。
  梁健又忍不住在心底里狠狠地嘲讽了自己一把,竟是如此失态,喝酒也就算了,人家美女没事,自己先把自己喝醉了,这叫什么事。
  梁健看了看时间,原本这个时候,杨弯也该送早饭来了。梁健等了会,见杨弯没来,便打了个电话给沈连清。
  他和小五已经在门口了。开了门,沈连清看了下梁健,道:“你觉得还好吗?”
  梁健诧异了一下,道:“还好呀,怎么了?”
  “您昨天喝多了,杨经理把您送到这里后,打了电话给我。我来了之后,您还拉着人家杨经理不让走,非要让她跟你聊什么卡夫卡的文学价值。”沈连清一脸想笑不敢笑的表情。
  梁健听到这话,瞬间感觉自己这三十多年的脸可是被这一顿酒给全毁了。不过,梁健有一点觉得奇怪,昨天他也喝得不多,怎么会醉得这么厉害呢?
  梁健问沈连清:“那杨经理呢?她怎么样?”
  沈连清回答:“她还好,不过好像也有点多了。后来,小五送她回去了。对了,她走之前让我跟您说一声,她这两天要出差,不在宾馆。”
  怪不得今天没来送早饭。梁健有些遗憾地说:“那看来今天,我们只能外面找东西吃了!”
  “其他人应该会送的吧。”沈连清道。
  梁健说:“时间也不早了,路上买点吧。走吧。”
  “好的。那我跟宾馆的人说一声。”沈连清一边跟着梁健往电梯走,一边给宾馆前台打电话。
  路上的时候,梁健想沈连清说的那句话:杨弯将他送回房后,给沈连清打了电话,把他叫了上来。
  梁健忽然想起,禾常青曾经对杨弯的评价,说是个奇女子。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微微一笑,杨弯还真是个‘奇特’的女子。
  再回忆包厢里杨弯的动作,杨弯眉眼里散发的暧昧,梁健还以为她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可笑自己,到最后还在努力守住清高。没想到,到最后,人家根本对他就没想法。
  梁健再次觉得,自己这张脸,是真的丢完了。

  想着想着,便到了市政府。小五停了车,又跑出去买早饭去了,梁健和沈连清则是直接去办公室。今天待会儿还有一个会议。
  梁健想到娄江源,他和他也有几天没有碰面了。有什么事,也都是通过秘书来沟通,还真是没趣!
  梁健自嘲地哼了一声后,抬头问沈连清:“待会会议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沈连清眼睛里掠过一丝复杂,道:“都准备好了。”

  梁健没注意到,点点头就去做自己的事了。沈连清将茶端过来后,站在桌子前面,没走。梁健诧异地抬头看他,问:“怎么了?”
  沈连清迟疑了许久,才开口问:“我走后,谁来接班,定下来了吗?”
  梁健想到禾常青之前推荐的那个34岁的年轻人,便对沈连清说道:“有目标,但具体会不会用,还要考察一下。”
  沈连清犹豫了一下,又问:“能告诉我是谁吗?”
  梁健知道沈连清是为了什么,他是不放心。他叹了一声,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将禾常青给他的那份资料给找了出来,然后给了沈连清。
  “小店区组织部的,你可以帮忙考察一下,看看人品能力方面怎么样。”梁健笑着说道。沈连清也笑了笑,答:“好的。”
  梁健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叹声道:“放心吧,我没事的。这么多年了,该经历的我也经历了不少,只要守住我自己的原则,大不了也就是这个官不当了。所以,你不用替我担心。你就好好地走自己的路就行了!”
  沈连清点点头,然后咧嘴一笑,道:“这样也好,那我就努力一把,说不定,以后还能跟您并肩作战!”
  “你有这个想法很好。那我就期待这一天!”梁健道。
  沈连清走后,梁健坐在那里,莫名的就有些感伤。到底也是身前身后地跟了多年的人,一下子要到其他地方去了,还真是有些不舍得。
  不过,再不舍得,该放手的也只能放手。在他身边,沈连清永远只能是一个秘书。这对沈连清来说,太不公平。
  梁健笑了笑,继续埋头工作中。
  十点,常委会议召开。
  原本十一人的常委,今天出席的只有七个人。余有为的落马,牵扯到了城西科创区党工委黄建斌,还有常务副市长耿直,耿直在梁健恢复职位之前就已经被带走,黄建斌前几天被召去省里述职后,就没有回来,很大可能是回不来了。统战部部长徐磊又因为年岁大了,身体不适,告假已经有段时间了,所以今天也有没有出席。
  日期:2016-08-2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