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出来之后,闻铭张罗了一桌酒席,请我们几人吃饭,牛娟和另外一个叫做吴格非的男人作陪。
  那位吴格非,也是闻铭的后裔之一,目前负责京都这边的工作。
  我们几人是多日未见,聊起分别之后的情形,倒也不缺话题,只不过多了黄胖子病情的阴影,吃得倒也不是很痛快,酒也少喝。
  在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小龙女比较矜持,并没有那天的豪爽和彪悍,就好像是受气小媳妇儿一样,吃得可小心了。
  搞得闻铭频频看我,大概是觉得这姑娘的表现,跟我刚才的描述大相径庭。
  饭没有吃完,有人过来通报,说医师到了。
  闻铭赶紧起身,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说好。
  酒席之上已经谈过了黄胖子的事情,所以屈胖三和小龙女都不避讳,当下也是随着闻铭一起去见医师。
  医师是蒙着眼睛过来的,一直到我们刚才见面的地方,方才取下眼罩来。
  与想象中的老中医不同,这位是一个四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汉子,脸色有些枯黄,左边的眼睛是白色的,显然是失明了,唯独右边的眼睛黝黑晶亮,显得十分有神。
  医师姓柳,单名一个茶字,在津门一带十分有名,人称回春柳。
  闻铭对回春柳十分恭敬,拱手说道:“此番请得先生过来,手段有些粗鄙,还请先生不要怪罪。”
  回春柳冷着脸,说好说,只要答应的诊金给了就行。
  听这意思,人是闻铭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简单寒暄之后,闻铭领着回春柳去了黄胖子睡着的房间,那房间不大,所以就我们几个人进去。
  回春柳的脾气不太好,也没有给我们什么好脸色看,但树的影人的名,这么大的名气倒也不是白来的,进来之后,望闻问切的闻,吸了吸鼻子,便说道:“中毒了吧?”
  闻铭拱手,说先生高明。
  回春柳走到了床前来,先是大概地打量了一下人,又伸手去号了脉,随后将黄胖子身上缠着的绷带给全部取了下来。

  这过程有点儿不堪入目,绷带取下来的时候,上面沾染了红黑色的鲜血和黄色的脓,整个房间都充满了恶臭。
  我都有点儿恶心,想要呕吐,然而旁边的小龙女瞧见,却颇为好奇。
  她双眼瞪得滚圆,仿佛看什么新奇的事儿。
  果然是白城子那鬼地方出来的,果然不是正常的人。

  回春柳检查过了之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人是干嘛的?”
  闻铭赔着笑,说一朋友。
  回春柳说你找西医帮他包扎过伤口,对吧?
  闻铭说对。
  回春柳大怒,说他这个样子,还包裹得结结实实的,你想干嘛呢?是准备把人弄成木乃伊对么?
  闻铭有点儿尴尬,说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懂,所以……
  回春柳挥了挥手,说别说了,他耽搁了最佳的治疗时间,我也治不了了,给他准备后事吧。
  啊?
  这话儿一说出来,我们都急了,我走上前去,说柳先生,不管请你来的人对你多不尊重,但病人是无辜的,还请你看在扁鹊祖师爷的份上,不要断下妄言。
  回春柳眯眼打量着我,说你觉得我是因为他们对我不敬,所以故意不治病人的,对么?
  我拱手,说不敢。

  回春柳冷哼一声,走到黄胖子的床头那儿来,将他的眼皮掰开,说你们自己看,双目无神,魂魄早已游离,气息一断,谁都招不回来——他身上中的,应该叫做“相思痛”,这是一种很毒的药,具体怎么弄的我不知晓,却知道它能够让中毒者伤口鲜血不停,一直到死亡为止,一寸相思一寸愁,死前受到最为痛苦的折磨,连梦中都痛苦万分,这毒已经发了好几日,生命力都被耗尽了,就算是扁鹊再世,也救不活他。

  啊?
  闻铭说您知道解药么?
  回春柳摇头,说不知道,相思痛是魅族一门的独门毒药,外人不能知晓,我也是读过祖辈的医书,方才知晓这玩意儿的。
  魅族一门?
  黄胖子怎么惹到那帮人的?
  回春柳解释完毕,收拾医箱,准备走人了,结果这时屈胖三走上前来,开口询问道:“这人之所以没有救,是因为生命力耗尽,生机断绝了,对吧?”
  回春柳点头,说对。

  屈胖三问道:“那如果给他输血,能不能延缓他的死亡?”
  回春柳摇头,说不行,输血是西医的法子,那鲜血是别人的,而不是他自己的,输再多,都不能给他带来分毫生机,反而会因为排斥反应,而加速死亡的到来——之前帮着处理的那个家伙,多少也懂一些,所以才没有用你说的这个蠢办法……
  屈胖三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那如果我能够将他的生命力增强,然后再这段时间内将那相思痛的解药找到,人是不是就有救了?”
  回春柳冷冷一笑,说这法子倒是不错,不过你如何增强他的生命力——小朋友,别异想天开了,你们真的以为我不想赚这份诊金?那是没办法而已,我可以说,在这长江往北,我柳茶说了没救,那就是没救了,你找谁来都一样。

  屈胖三朝着我示意,我点点头,摸出了一物来。
  我说先生,你先看看这东西。
  屈胖三让我拿出来的,是我手中剩下唯一的一份毒龙壁虎精血。
  这玩意能够极大刺激人体的机能,让人断肢重生,澎湃的动力源泉,对于维持人的生机体能,应该是有一定作用的,然而那位回春柳皱着眉头瞧了一眼,却摇头说道:“没听过这玩意儿,你们到底想干啥?”
  毒龙壁虎精血是荒域的特产,别说回春柳,这世间知道的人其实也是屈指可数的,就连荒域的土著,知道的人也不多。
  他不认识,这很正常。
  屈胖三说那我给他服下这东西,问题应该不算大吧?

  回春柳说我反正已经下了断论,你们若是不信,死马当作活马医,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不过千万不要跟人说,是我来治的——咱丢不起那个脸面……
  名医说着话,而我已经将毒龙壁虎的精血倒入黄胖子的口中。
  按理讲,服用毒龙壁虎的精血,其实需要很多的步骤和辅药配合,方才能够充分发挥其功效,不过黄胖子此刻并非断手断脚,早点给他吃了,刺激他的生机反应,至于其他的事情,后面再说,也是没有问题的。
  这药猛,黄胖子一服下,没两分钟,身子突然间就颤抖了起来,随后他一口浓痰呕出。
  因为是躺着的姿势,所以全部都吐在了下巴和脖子处,臭气顿时就弥漫了整个空间,我以为办错了事儿,然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回春柳却皱了一下眉头,说道:“咦?”
  他有些惊讶地走上前来,顾不得呕吐物的肮脏,伸手翻了一下黄胖子的眼皮,又去号了一下他的脉。
  几秒钟之后,他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给他吃的,叫做什么来着?
  我说叫做毒龙壁虎精血,这种药引能够让人断肢重生。

  啊?
  回春柳有些惊诧,说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东西?
  日期:2016-12-2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