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5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婧这才知道农大校训只有四个字,却又不知道是哪四个字,讪讪的道:“这……呃……”
  迟国华见她脸色为难,淡淡一笑,道:“不过四个字而已,李市长不会解释不出吧?还是李市长根本不知道我校校训是什么,刚才的侃侃之言只是在恭维奉承?”
  李婧陪笑道:“当然不是,迟校长您多想了……”说完求救也似的看向身边的李睿,希望他能帮自己度过这个难关。
  李睿看到她的求救眼神,却也爱莫能助,因为他也不知道农大校训是什么,午参观校园的时候,那位校长助理根本没讲,听都没听过,现在又怎么说得出来?
  眼看李婧即将坐蜡,在这危急关头,同来的凌书瑶忽然插口说道:“迟校长,李市长当然知道贵校的校训,刚才休息的时候还在同我们讲,省农大校训,尽管只有四个字,‘民,生,为,本’,用句朴实本分,却深刻体现了我国作为农业大国的历史本源,也阐明了农业在我国社会所占有的重要地位。民乃百姓,生乃生计,本是根本所在。可以说,农业正是民生的基础,也是民生最重要的核心。当然这句校训更是一句警言,提醒千千万万的人,任何国家任何社会,民生都是最重要的,民生为社稷之根本,民生不稳,别的也谈不了。”

  迟国华只听得面现赞叹之色,赞许的看着凌书瑶,道:“李市长,你还没给我介绍这一位女同志吧?”
  李婧恨得暗暗咬牙,心说你连我都爱答不理,我又哪有机会给你介绍别人,现在你反倒赖到我头来了,真是可恶,心里也很感激凌书瑶的突然襄助,摆手介绍凌书瑶道:“这位同志是来自我们青阳市委政研室的凌书瑶凌主任。”
  她称呼凌书瑶为凌主任,没有半点问题,凌书瑶作为非领导职务的副调研员、政研室班子成员,级别与那些副主任一样,因此称呼她凌主任是没有错误的。当然,李婧也能称呼凌书瑶为“凌调”,不过那样一来不好听,二来也有点疏远生分,不如凌主任那样好听。
  迟国华赞道:“凌主任说得真是太好了,深得我心!”
  凌书瑶面色平淡的道:“这不是我说的,是刚才李市长说的,我只是给她重复一遍,倒是班门弄斧了,迟校长您可别介意。”

  迟国华焉能不知这里面的猫腻,却也并不较真,看着李婧笑道:“李市长刚才不肯解答这四个字,是不是也担心在我这个农大校长面前班门弄斧?李市长真是虚怀若谷,令人佩服啊。”
  李婧陪笑道:“迟校长才真是让人佩服,借两个有关校训的问题,令我们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了贵校坚守的心志与情怀,在眼下这个浮躁的社会,这一点实在难能可贵。”
  迟国华先被李睿所送的名画乱了心智,刚又被凌书瑶突如其来的回答所打动,现在又被李婧拍了这记马屁,心头算是对青阳有再多的不满,在这一刻也冰消瓦解了,笑着起身道:“各位先休息片刻,我把对接工作小组的成员都叫过来,我们去大会议室,开一个正式的初步对接座谈会,大家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等晚,我亲自设宴款待诸位,以表我校的诚意。”
  李婧等人谁都想不到,本次省农大之行,在这当儿突然来了个大反转,不仅不用再受省农大的窝囊气,还彻底打动了校长,被校长待之以礼,晚还有饭局,这好像是一个人过河过到一半的时候,被河浪冲击得有气无力,随时都可能沉入河底溺亡,在生死攸关之际,忽然间被河神送了一条船,不仅能爬到船平安过河,还能享受船里的美酒佳肴。
  众人都是高兴之极,每人脸都能看到掩饰不住的喜色。
  迟国华随后走了出去,屋里只剩李婧一行人,众人兴奋的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起来,气氛热闹之极,一扫之前的郁闷愤恼,犹如换了个新天地似的。
  李婧感激的对凌书瑶道:“书瑶,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刚才要不是你出言帮腔,我可尴尬了,对方校训我听都没听过,哪里知道是什么,又怎么做得出解释来?真是多谢你了,还是你细心。对了,你是从哪知道农大校训的?”

  凌书瑶道:“李市长不用客气,不论谁出头,大家伙儿齐心协力把差事办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校训,我是从一号教学楼正门的门券看到的。我其实也不知道那是校训,但题字署名是省农大第一任校长,而且又是铭刻在学校最古老的一座教学楼,我大胆怀疑它是校训,刚才也是冒险说出来的,想不到倒蒙对了。”
  李婧感叹不已,道:“书瑶你有心了,此行多亏了有你,要不然可没那么顺利。”
  李睿眼见凌书瑶被李婧夸赞,也替她高兴,心里却也怪,刚才她的解释也没什么太过出彩的地方,怎么把个迟国华搞得那么高兴?那老家伙不会是被她的色相给迷住了吧?
  此次青阳一行里面,李婧与金蕊主仆,固然都能算是官场的美女,但真论起姿色来的话,还是要首推凌书瑶。凌书瑶年纪不大,又天生丽质,兼有少丨妇丨的成熟与少女的稚嫩,其冷艳高贵的外观更是令人仰慕,这样一个女子摆在人前,只要是男子,哪个不对其动心?连李睿这样的青年男子都无法抗拒,何况是迟国华这样五十多岁的老者?李睿因此恶趣味的怀疑他是被凌书瑶皮相迷惑住了,倒也在情理之,但事实是不是这样,只能去问迟国华了。

  迟国华出去不久,那校长助理回到屋里,将李睿叫到外面,带他进到自己办公室,将那个画盒还给他,道:“李处,校长已经说了,你这份礼物实在贵重,他不能收,还请你带回去吧。”
  李睿之前其实对迟国华没什么好印象,但眼看他行如其言,说把画还给自己,真还给了自己,而且他品鉴出这幅画的真实价值以后,并没有瞒着自己,而是和自己说清道明,这事办得绝对是光明磊落、正气凛然,冲这一点,哪怕他再清高、再孤傲、再书生气,再为难自己等人,也值得结交,当然,这话这么说有点不合适,人家可是正厅级大校长,自己不过是个正科级小干部,哪有资格说人家值得结交?算你想和人家结交,人家也未必正眼看你呢。

  李睿想了想,对那助理道:“能不能让我见见校长,关于这幅画,我还有两句话要说。”
  那助理也知道,校长很喜欢这幅画,只是因为市价过高而不敢收,如果这个李睿能说服他收下,让他开心也是挺好的,便点头道:“好的,您稍等。”
  他说完跑向对面办公室,进去没一会儿又出来,对李睿连连招手。
  李睿捧着画盒走出房间,穿越走廊,再次走进校长办公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