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神秘世界,我在另一个空间也占着五号停车位》
第46节

作者: hardyth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4 09:13:27
  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当呼呼刮过几阵冷风后,天光立刻变得阴暗起来,本来就是灰色的天空现在越发的沉黑,仿佛一下子从白昼变成了黑夜。不一会儿,雨点就随着风落了下来,淅淅沥沥一片昏白,夹杂着一股土腥味四处飘散。
  此时的竹桢庄丝毫没有受到天气变化的影响,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庄子里的男女老少围坐在凉棚搭建的院子里共进晚餐。对于绝大多数吃惯了家养牲畜的人来说,野猪的野味和肉香足已让他们放下彬彬有礼的姿态而变得虎咽狼餐。他们举杯换盏,嚼着肉块,吮吸着骨髓,喝着肉汤,整个院子里仿佛举办着一场饕餮盛宴。
  文浩铭与庄子里的几个主要人物坐一桌。他看了看旁边的卓亚桢,正在秀气地往嘴里喂一块土豆。

  “怎么没看到你吃野猪肉啊?”文浩铭问。
  卓亚桢眨了眨眼睛:“哪里啊,刚端上来的时候我就吃了一块,感觉太臊了!而且我吃多了怕长胖!”
  文浩铭笑了笑,正要给她灌输一下关于肥胖的知识,卓竹起身开始讲话:“各位,安静一下!”
  整个院子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只听得到偶尔的一下打嗝声。
  卓竹红光满面,举着酒杯说:“本庄今天来了一位不一般的客人,是我妹妹亚桢的救命恩人!没有他你们也吃不到这美味的野猪肉!而且这头野猪侵害我们的农作物有些日子了,这也为本庄除了一害!来!让我们给这位客人敬一杯!”
  说完,众人发出了一阵喝彩,纷纷举杯示意。
  文浩铭赶紧起身,微笑着跟大家点头回礼,然后举起手中的酒杯抿了一口,感觉这酒非常辛辣。
  “文兄,听阿东华说你有钢刀一把?”卓竹眼睛放光,满嘴酒气地说:“这可是宝东西啊,能否借我观瞧观瞧?我唯一的兴趣爱好就是收集世界上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日期:2017-07-24 09:14:43
  “没问题!”文浩铭说着从包里拿出刀递给了卓竹。
  卓竹一把接过刀,先看了看黑色工程塑料的刀鞘。上面有一个背夹,方便与腰带固定,背夹与刀鞘则是用两颗螺丝固定。卓竹摸了摸螺丝,仔细端详了一下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块吸铁石放在了螺丝上。见螺丝能够与吸铁石相吸,卓竹大吃了一惊,心想:居然螺丝这种配件都用生铁做,看来这小子的生铁非常多,简直不把生铁当回事。想到这里他问:“老兄,这螺丝也是用生铁做的?”
  “哦!生铁的强度哪里够,这是用不锈钢做的!”文浩铭说着心想:此刻就让你们这些人惊叹惊叹。
  “不锈钢!”桌子上的人都惊呆了,除了卓亚桢,一个个都露出惊愕的表情。
  卓竹匪夷所思地说:“老兄,这我就有点不明白了,不锈白钢属于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了!你居然拿它做螺丝,这…”

  文浩铭心想不好,必须扯个谎。他眼珠一转很快想出了一个说法:“哦!这把刀是用我家族很多辈积攒下来的生铁搀和了其它金属而打造的白钢所制,因此对于每一个配件都要用心来做!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别看这小小的螺丝,如果螺丝断了,刀也就掉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哦!原来如此!”卓竹半信半疑地抽出了刀子,仔细端详了好一阵子说:“好钢!好刀!做工精湛!难道你们祖祖辈辈都是做金属工具的?”
  文浩铭听卓竹这么一说,正好顺着台阶下,忙说:“庄主好眼力,不错!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做金属工具的,包括各种农具和五金!”
  “原来如此!”卓竹把刀插入刀鞘中还给了文浩铭:“现在手工匠人很少了!你可要把这门技艺发扬光大呀!”说完,桌子上的众人笑了。文浩铭听的出来,绝大多数都是干笑。

  日期:2017-07-24 09:15:19
  不一会儿,晚宴完毕。庄子里的众人如风卷残云一般,桌子上只剩下了泛着油光的盘子和嚼成渣的骨头,一点看得到的汁水都没有。
  此刻雨已经停了,大家打着饱嗝各自回房。文浩铭和卓亚桢也各自道了晚安,回到了给他安排的客房。里面依旧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空气中充满了木头的檀香,不免让人昏昏欲睡。
  这个房间内有个独立的卫生间,之前卓亚桢交待过,已经准备好了新的牙刷和毛巾。文浩铭看了看牙刷和牙膏,心想:我倒要看看暗世界的牙膏跟我们世界的有什么区别。他拧动被擦得铮亮的铜制龙头,一股清澈的水便流了出来。据卓亚桢所说,这里的水都是钻井后由地下泉水引过来的。
  文浩铭用粗大的竹筒漱口杯接满了一杯水刚要刷牙,由于光滑的竹壁加上水的润滑,手一滑,杯子掉落在地,水洒了一地泼在了大理石上。文浩铭赶紧蹲下身子准备用毛巾擦拭,忽然发现地上的水顺着一块大理石地板之间的缝隙很快地渗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文浩铭顿感蹊跷,从包里掏出手电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块地砖周围的四条缝隙比其它地砖的缝隙要宽一些。他心头一动,用手大力按了按四个角落,发现隐约有点弹性。有点不对头!文浩铭想到这里,从包里掏出生存刀插入了一边的缝隙开始挖撬。由于地砖的边缘相对狭窄,而生存刀的刀片比较厚,因此这块地砖只能被撬起差不多一公分。当砖被撬起的一刹那,文浩铭的脸便感觉有一股气流从地砖的缝隙中喷涌而出。他用手电仔细照了照,看到这块地砖与下面的一块木板紧紧粘连在了一块。

  日期:2017-07-24 09:15:54
  这里一定有玄机!下面很可能是一个通道!文浩铭看到这里接着又想起了这个庄子的种种怪异,努力地想要撬起这块地砖。但是他无论怎么折腾,就是无法抬起这块地砖。如果这下面果真是个通道的话,看来只能从下面打开了。文浩铭想到这里,已经全然没有心思刷牙洗脸,直接用口接住龙头里流出的水漱了漱口,润湿毛巾后胡乱的擦了擦脸,决定今晚守株待兔。
  昏黄的煤油灯下,黑烟围绕着颤动的火苗翻腾跳跃,两张人脸在跳动的火苗下恍恍惚惚诡异万分。灯的两旁分别坐着卓竹和阿东华。卓竹把戒指取了下来浸泡在了煤油中,对阿东华说:“等干掉那个姓文的,我要把他刀子上的一颗螺丝钉弄下来替换掉这个戒指上的生铁!这样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隔几天就把戒指放到煤油里保养!”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阿东华诡异地一笑:“放心吧,庄主!今晚这小子就会变成一堆人肉肉馅了!”
  “但愿如此!”卓竹说着望了望立在角落的摆钟:“再过三个小时,凌晨一点行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