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4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惨嚎声是长发人发出的,只见他右手已是血肉模糊,冲锋枪也耷*拉着,悬在脖子上。他也真有一股狠劲,左手猛的扯掉冲锋枪上的挂带,狠狠的把枪掷了出去。在他扯开挂带、扔出枪支的瞬间,头上假发套也掉在地上,露出了白黑夹杂的头发和一张苍老的脸,正是大家苦苦搜寻的赵伯祥。
  就在赵伯祥做着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楚天齐又是“啪啪啪”三枪,赵伯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摇晃两下,又趴下了身子。
  “打中了,打中了。”人们发出一声欢呼,纷纷纵出树林。

  “卧倒,卧倒。”楚天齐大声喊着,他心里清楚,为了留活口,他可没打对方的致命处。
  众人楞了一下,才又趴在地上。
  所幸的是,赵伯祥并没有突施冷枪,而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把手枪躺在他左前方的地上。
  十秒,

  二十秒,
  五十秒,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过去了,赵伯祥还是没有动静。

  难道死了?楚天齐也不禁疑惑。
  “过去看看。”说着,楚天齐右手做了个动作。
  仇志慷马上带着五人,小心的向前摸去。
  忽然,趴在地上的赵伯祥猛的伸出左手,抓起前方地上手枪,扣动了扳机。
  可能是赵伯祥没来得及瞄准,再加上仇志慷等人本就加着小心并迅速卧倒,子丨弹丨没有伤到众人。赵伯祥再次趴到地上,手中枪也脱手而出,飞出了老远。
  就在赵伯祥趴倒的瞬间,楚天齐扬起了手,他准备再给对方补几枪,否则还不定会伤多少干警呢。

  楚天齐右手刚刚抬起,忽然身旁响起哭声,一个人扑倒在脚下,抱住了他的腿:“别打死他,别打死我爸。”
  知道是赵妮娜抱住了自己,楚天齐就是一楞,手也没有扣动扳机。
  就在这节骨眼,只见赵伯祥猛然扬起上半身,左手赫然出现一支手枪。手枪里几颗子丨弹丨射*出,直奔楚天齐而去。
  楚天齐怒不可遏,扣动了扳机:“赵伯祥,你找死。”然后迅速卧倒。
  可能是超出了五十米有效射程,可能是赵伯祥瞄的不准,好几颗子丨弹丨全部打偏,但有一颗却奔楚天齐飞去。
  楚天齐还没完全卧倒,子丨弹丨已经近在眼前,眼看着就到前胸,他不禁心中暗道:我完了。

  “天齐。”一声惊呼,一个人影压在了楚天齐身上。
  “啊”、“啊”、“啊”三声响起,是不同的人发出的。其中一人趴在地上,另有一人从楚天齐身上滑了下去,还有一人倒在了楚天齐脚旁。
  楚天齐赶忙一翻身,抱起身旁的人,却发现对方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天齐,你没事就好。”
  “周仝,周仝。”楚天齐呼唤着怀中的人,寻找对方身上流血处。

  周仝脸和脖子上全是血,再加上着急,楚天齐一时双眼模糊,竟没找见。
  早已围上前的厉剑,指着周仝右臂:“胳膊,胳膊。”
  楚天齐这才看见,在周仝右上臂处露出一截弹尾。忙道:“周仝,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局长,给我。”厉剑伸出了双手。
  楚天齐略一迟疑,把周仝放到厉剑胳膊上。
  另外两名男警,已经拿出止血绷带,在周仝胳膊上忙活起来。
  给周仝送去一个微笑,楚天齐站起身,向赵伯祥倒地处走去。
  仇志慷等人已先一步上前,众人持枪指着趴在地上的赵伯祥。另有两名干警,正对着赵伯祥,在从不同方位拍照。

  楚天齐走进人群,见赵伯祥整个人面朝下趴着,便先去看对方双手。
  此时,赵伯祥左手手枪已经脱手,右手也已血肉模糊。在他身旁不远处,躺着两把手枪,还有那把冲锋枪。他脑门下方有一滩血,而且正有鲜血不断涌*出。
  赵伯祥身体被翻了过来,眉心处一个窟窿正向外冒着血,鲜血顺着脑门四散流去,刹时脸上便血肉模糊,狰狞不堪。
  楚天齐知道,赵伯祥这个致命伤拜自己所赐,是对方在向自己射*出子丨弹丨时,自己对其射击所致。看着赵伯祥惨状,楚天齐忽然有一丝不忍,心中不由一叹。他并不可怜赵伯祥这种人,而是对生命脆弱的叹息。

  赵伯祥身体猛的一动,喉咙里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老子也毁在了‘情’上。”然后,头向右侧一歪,没了响动。
  在场好多人可能没听清赵伯祥说什么,也未必知道那句话的意思,但楚天齐知道赵伯祥缘何感慨。
  在那间办公室,赵伯祥在说起喜子和连莲时,曾经把那二人之死归结为‘为情所困’,还讲出“干大事必须要理智,尤其不能牵扯这些儿女情长”这样的句子。意即他赵伯祥足够理智,是干大事的人,绝不会儿女情长。昨日的话言犹在耳,但赵伯祥照样被女儿口琴声引来,也才间接导致他命丧于此,也才有此感慨。
  确认赵伯祥已死,楚天齐安排仇志慷处理善后事宜,他则不再驻留,转身去找受伤的周仝。
  楚天齐快步钻进树林,极速穿行着。在走出树林时,正看到救护周仝的人马走在前方。同时前方还有另一组干警,也抬着一个人,是刚才昏倒的赵妮娜。

  周仝、赵妮娜、赵伯祥几乎是同时发出“啊”声,又几乎是同时倒地的,但倒下的方式不同,倒下的意义更加不同。
  正要快速向前追去,眼角余光扫到了赵伯祥现身那个厕所,楚天齐停了下来。
  问了两声“有人没”,楚天齐走进了女厕一边。
  现在天已大亮,可以看清厕所里的一切,这个破旧厕所并不特别,和其它的废弃厕所也没什么两样。所不同的,应该是地上那个敞着口的污水井。
  楚天齐向前一步,打开手电,照向井里。

  井里的脏东西已经不再,但仍发出阵阵臭味。井底散落着一些砖头,井壁则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窟窿。
  不用说,赵伯祥就是从那个窟窿出来的。看砖的新旧程度,显然这个窟窿从来没有使用过,平时应该就是和周围一般无二的普通井壁,但却肯定是早已提前准备好的。
  从井中收回目光,看向井旁那个铁井盖,井盖上面铸着“污”字。对于这样一个废弃的化粪井,谁会想到井壁里预留着一个可以通行的洞口呢?
  楚天齐已然明白,怪不得赵伯祥在听到巡逻干警发出“那边有人”的声音时,会立刻闪进厕所,并发出“咣当”的声响。肯定当时赵伯祥是想通过那个洞口,再躲到地下去,只不过听到自己和周仝在附近,才改变了主意。幸亏当时周仝先发出了声音,否则一旦让赵伯祥进了地下,那搜捕的难度就非常大了,伤亡肯定也更多,要是赵伯祥再引爆钢板下的丨炸丨药,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
  走出厕所,正好高峰等几名干警赶到。
  楚天齐向高峰等人大致讲了事情经过,并安排高峰组织人手,立刻从那个窟窿进入地下,继续进行搜索,并解除丨炸丨药威胁。
  日期:2017-07-25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