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0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仅如此,每年家乡的父母官到县城来找屠德隆办事的时候,涉及到一些学校危房改造,或者是农业规划之类的问题,只要是屠德隆能做到的,他一定尽力而为,就算是他明知自己能力不够的,有时候也会尽力帮忙争取。
  最令人感动的是在某一年的六一节前夕,由于屠德隆老家的村小房屋成了危房,外面下大雨的时候,教室里立即开始下小雨,严重的影响了孩子们正常的教学秩序。
  正好县里要举行村小合并到中心小学的关键时候,上面的说法是,三两年后,村里将不会在有小学。
  在这种情况下,村里的小学想要从财政上拨付款项维修危房,简直比登天还难,当村长找到屠德隆商量此事的时候,屠德隆当即从自己身上掏出两万块,让村子先回去把学校的危房收拾起来,务必不能让孩子在漏雨的教室里过六一。
  村长感动的当场就要给屠德隆跪下,屠德隆却深情的对村长说了这么一句话,都是乡里乡亲的,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这句话,村长把它带回了村里,在村民小组会议上,反复的说过无数回,每每提到此事,村长自己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这年头,衣锦还乡的领导干部官级有大有小,对家乡有真感情的,又有谁能比得过屠德隆呢?
  就在屠德隆出事后,村长代表村民们一道来屠家看望一家老小,村长是坐着一辆马自达过来的,不是他不想做公交车,实在是做公交车没法拿那么多的东西,村里的邻居们听说屠德隆的噩耗后,一个个悲伤之余,纷纷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东西,托村长带来了不少鸡蛋,大米,土豆等等庄稼人能拿得出的东西。

  看着这一大堆乡里乡亲送来的东西,屠德隆的老婆忍不住当着村长的面又一次嚎啕大哭起来,村长看着眼前一向和善的屠德隆老婆,嘴里喋喋不休的念叨着,这年头,好人不得活啊。
  这世上,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其实很难,对于某些人来说,说不定屠德隆是他们的命里克星,恨不得他早死早好,而对于某些人来说,屠德隆是他们的救命菩萨一般,他们巴望着屠德隆能长命百岁。
  不管大家对屠德隆的死到底是什么态度,从屠德隆自杀的那一刻开始,这个曾经在红河县叱咤风云的人物就此从世界上消失了。
  红河县原本是民风极为淳朴的小县城,当初某著名大书法家某某在红河县当县令的时候,就曾经流传一个洗墨的故事。
  根据红河县城西公园的一个角落里一块石碑上介绍,当初书法家在红河县当县令的时候,不仅亲民爱民,而且两袖清风做官,从来不贪污受贿老百姓一丝一毫的好处。
  书法家在此地为官三年后,被选调到别处继续当官,临走前,此人想起自己毛笔上的墨水还是用的红河县的水,于是走到一处池塘边,弯下身子,把手里的毛笔细致的清洗干净后,才把毛笔装好离开。
  这位著名的书法家县令离开后,当地的老百姓为了表达对此人为官清明的敬佩之心,在他清洗毛笔的池塘周围围起了一道屏障,并在池塘旁立了一块碑,碑文上记录了县令洗毛笔的前后过程。
  历经几百年的变幻,洗墨池旁的那块碑文在经历了风雨的洗礼后,依旧被后人完好的保存了下来,而当初用于洗墨的那池塘,也在原地青苔满地。
  时代变迁中,小小的红河县发生了多少或感人,或惊天动地的故事,或许这就是生活的本质,无论世事变幻莫测,不变的只有沧海桑田。
  逝者已逝,生者却还要活下去,只是屠家活着的人所过的日子早已不是以前能比了。
  姜蔷退学了,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瞬间变成了社会上的打工一族,连个稳定的工作都没有,却信心满满的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其实那是不可能的。
  屠德钧的老婆张晓芳原本也是没什么心机的人,自从屠德隆自杀后,在单位里也感觉到身边人态度和眼神都变的微妙起来,以前跟自己一向关系不错的一帮人,现在都刻意跟她保持距离,仿若她张晓芳是什么不吉之物一样。
  这世上的人,原本就现实的很,张晓芳在开发区的某下属事业单位上班,以前有个当一把手的屠德隆罩着,即便是单位的一把手,见了她也要客气三分,可是现在情况却变了,开发区的形势明摆着即将面临大变动,原本归属于屠德隆的那帮人,个个一心想着找到新归宿,在这种情况下,跟张晓芳多说一句话,都有可能被好事的人当成重要的事情讹传开来,一旦被开发区的领导听到耳里,那还了得。

  张晓芳感觉现在上班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她不是那种心思复杂的女人,原本以为,屠德隆自杀了,是屠德隆自己的事情,跟她这个弟媳妇关系不大,现在看来,事实跟她自己想象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张晓芳不想别人高看自己多少,可也不想在单位里被别人瘟神一样的躲着,这让她每天都感觉心里憋屈的难受,却又找不到发泄内心邪火的对象。这样的日子,张晓芳实在是感觉度日如年,于是找到自己的朋友冯燕,提出请冯燕帮忙调整一下单位,不要提拔,只为了换个地方就好。
  冯燕毕竟是在官场混过的,只要她真心想要帮张晓芳这个忙,难度不算太大,可是冯燕眼珠一转,在听了张晓芳一番抱怨后,却建议张晓芳直接去找秦书凯帮忙。
  张晓芳见冯燕话里有推脱的意思,心里不免有些不爽,于是拉下脸解释的口气说,冯燕,我上次为了姜蔷的事情,刚刚麻烦过人家秦县长,这才多长时间啊,又找上门去请他帮忙,你说大家都是朋友,他要是一口拒绝了,以后见面岂不是显得尴尬。
  冯燕瞧着张晓芳一脸为难的神情,话里还有嗔怪自己的意思,头脑中转了一圈,张晓芳说的话也有道理,毕竟大家朋友一场,难不成自己真就对张晓芳的事情袖手旁观。
  冯燕对张小芳说,调动工作不算什么小事,你先别着急,找机会我一定跟秦县长说说看,到底结果怎么样,我可不敢保证。
  张晓芳了解冯燕的脾气,说话做事都比较保守,即便是有八成的把握,她都不会随便给出任何承诺,因此冲着冯燕点头说,行,只要你答应帮忙就好,我就可以脱离苦海了。
  冯燕跟张晓芳说话的时候,头脑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关于秦书凯答应她,让她来做老鱼馆的事情,这句话说过不短时间了,秦书凯那边一直没信,冯燕心里也有些着急起来,她心说,这件事不会是黄了吧?正好趁着帮张晓芳说话的功夫,旁敲侧击的问问也好。
  现在的冯燕,身为一个离过婚的单身母亲,对金钱的追逐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目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