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83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大律师好本事啊,一眼就看穿我了。”
  全修杰一边朝地下室走,一边对我说:“跟我上车吧。我这要是不送你回家,生子不得劈了我。”

  我点点头,心想这样也挺好的,正好路上有话问他。
  全修杰开一辆路虎,样子还算低调。毕竟满大街都是。
  他一边开车一边说:“我能看出来,你很喜欢阿生,并不是假装的。”
  我怔了下,没想到他先这么开头。
  叹了口气,“没有女人会为了一个不爱的人生孩子。除非是婚姻捆绑不得不生。更何况我当初已经要跟他走了。那场事故,也的确突然。我是爸妈唯一的孩子,我不可能在我爸重病的时候抛下我爸妈,完全不过问。”
  全修杰笑了笑,“你爸妈还是重要呗,你等于选择了父母,没选择阿生。也难怪阿生想不明白。”

  我问他,“这三年都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全修杰想了想,“他失忆三年。全都是空白。所以发生了什么,只有他妈知道。不过他三年没找过你。并没有去寻找过叫景文的人,这点我知道。也没人将你的照片给他看,他手机也换过了。”
  “什么景文,背叛。谢衍生根本从来没去调查过,谁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反正他都忘记了。一点都没打算去问。但是有一次出去玩,听到谁问了句景文到底是谁,怎么A市好像找不到这么个人。总不会故意躲着之类的。阿生就有点生气了,当时就把场子给砸了。这是我唯一正面接触过的事情。”
  全修杰没什么隐瞒,看来他应该也很忙,跟谢衍生三年没有接触多少。

  “所以,他妈妈的讲述,都是我如何对不起他?”我问。
  “这件事情也怨不了阿姨,全世界的人,都说你背叛他了,你想阿姨还需要说什么?生子是个记仇的人,我问过他,如果有一天真的见到景文这么个人了,他会怎么做。你猜他怎么回答的?”全修杰瞥了我一眼。
  我想了想,他封杀了我。
  “封杀我?”我问。

  “他说,如果逮着了,就卖了。卖到非洲去,既然喜欢跟男人玩,那就好好的玩一场。”全修杰这么说。
  唔!
  全修杰叹了口气,“他其实没这么做。昨天来找我的时候,还听得出来语气对你格外关心。生怕你过得不好。我还没见他跟谁这么低声下气过,却活生生被周美团扇了巴掌。”
  “你不知道,小时候谁要是惹了他,都会被修理的很惨。”全修杰说着就笑了笑。
  我能看出来,谢衍生脾气很暴躁。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至少爸妈没少说我说话难听,像是刀子一样。
  我问了全修杰最后一件事,“知不知道,到底谢衍生妈妈之前的事情。他妈妈跟我爸的过去有过纠缠。我们猜不到。在阿生失忆之前,跟我说过他根本查不到为什么。”
  全修杰摇摇头。“三年前阿生是问过我。当时我托人去查过,可是这件事情被埋藏的很深,到底当年发生了什么,也没什么人知道。”
  “哦。”我有些失落,话语难免牵强。也问的差不多了。
  到路口,我就叫全修杰停下来了。
  他胸前还鼓着那个钻戒盒子。
  我笑了笑,指着他胸前说:“送给喜欢的女孩子都贴心放,这个女孩子可真幸福。”

  全修杰才想起来,将戒指盒子拿了出来。
  “那就晚安了。以后再见。”我对他摆摆手。
  他也摆摆手,像是叹息似的说:“阿生如果没失忆,你们该是很幸福的欢喜冤家。可惜了,如果没有三年前的事情该多好。”
  是啊,没有那场事情该多好。
  我回去后。爸妈跟小阿生又都睡觉了。
  我躺在床上,反复思索了一遍全修杰的话,想明白了一件事。
  就是我三年都在思念谢衍生,可是这三年,他完全没太搭理我。甚至没找我。
  真是够了。
  按理说他这么记仇,不该是去找到景文这个女人,碎尸万段么?
  只是,他本来也说了,找到了要卖到非洲去!
  这货果然还是残忍。
  第二天上班。
  我办公桌上有束花,花上面有个玩偶。
  玩偶一看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到像小阿生喜欢的。有些斜斜的,看起来十分的不正经。
  果然花束里面说,送给儿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
  我将花束收了。心里惦记起来,这谢衍生到底打算怎么处置他妈妈跟小阿生呢?
  我将手头的几件事情都忙好了,就又去了十五楼。
  上次去得早,被小秘书拦住了,这次来的晚——
  我得排队了。

  我看着谢衍生门前排着的大长队我就头疼。
  一个个穿的花枝招展的。不仅仅花枝招展,还各自搔首弄姿的,不停整理衣服照镜子补妆,然后还有涂指甲油的。
  全都是女的?
  我又扫了两眼,还真不都是女的,竟然还有两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
  登时我就不舒服了。
  这两个男人围在女人圈里,头发梳的流光水滑,被推推搡搡的还不乐意。
  捻着兰花指,“怎么了怎么了,我就不能崇拜谢总吗?”
  “就是,谢总就是你们女人的了?”
  你们这么抢我孩子的爹,真的好么!
  我倚着旁边的柱子,听见十五楼办公的同事低声说:“谢总最近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以前从来不给人乱过来十五楼,今天开始竟然可以找他聊文件了。”
  唔——
  “就是。谢总还改了政策了,有些小文件都能直接找他签。”
  我听着总觉得,这不是故意沾花惹草呢么!
  啧啧,看来是准备海选啊?

  我不乐意的想,别落到我手里。
  我正发呆呢。前面一个办公室的小王叫了我一声,“景文,你也来了?”
  我恩了一声,点头承认,“是啊,我‘也’来了!”
  我都不知道小王什么时候过来的,估计我们办公室那几个花痴,肯定也跟着过来了。
  没一会,谢衍生办公室的门就开了,出来个大波浪的女人,弹了弹自己的头发,哼了一声,就走了。

  后面的进。
  我跟着特别的无奈,这谢衍生最近想搞什么事情。
  门突然又打开了,里面一个小姑娘扯着脖子叫,“景文,哪个是景文,老板叫你进去。”
  我嗯了一声,表示我是。

  接着,众人开始不服气了:
  “凭什么她能先进去?”
  “就是,景文是老几?她还排在最后面。”
  “不公平不公平!”

  我在众人的唾骂声中,进了谢衍生的门。
  门里面正站着个妖娆的货,一脸妩媚的搔首弄姿。
  一看她,我觉得我穿的真的太多了。
  或者不是太多了,那都不是一个季节啊,我穿的简直就是冬天啊!
  谢衍生摆摆手,伸手问我,“文件呢?”

  “什么文件?”我问他。
  “不是来签文件的,你过来干什么?”他正儿八经的问我。
  我脑子就嗡嗡的,“我是来问私事的。”
  旁边女人眼睛都直了,她似乎觉得这句话说得好,她怎么没想到呢,立即也改口说:“谢总,我也是来问私事的。”

  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