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很兴奋:“那太好了,我以前只听说国外用这种技术很多,国内使用不太广泛,只在航天、石油领域有用。要是省里有这种设备,那……”
  “别高兴太早,我话还没说完。”周子凯打断了楚天齐,“我跟省航空研究所联系了,但是他们那套设备很大,根本没法移动。”
  听到这里,楚天齐心里凉了下来:既然没法移动,说了又有什么用。
  周子凯的声音还在继续:“不过那个副所长说了,他可以和河西石油管理局联系,看看能不能从管理局那里借来便携式水刀。”

  “哦。”楚天齐心里话:怎么说话大喘气,就不能一次说明白?
  “副所长说是明天给我回话。”说到这里,周子凯话题一转,“周仝也在那呢吧?你让他明天回县里,她家里有小孩,小郑也照顾不过来。”
  听话听音,楚天齐明白,郑志武可能又向周子凯告状诉苦了吧。其实他也不想让周仝在这儿,既容易让人非议,也确实不方便。刚才分配帐蓬的时候,就遇到了麻烦,本来六人的帐蓬,却不得不让周仝独自占一顶,而男警却需要挤一挤。于是忙道:“周局,我跟她说一下,要是她不听的话,你也跟她说一说。”
  “局长管不了下属科长。”调侃过后,周子凯挂断了电话。
  “哎。”楚天齐不由得叹口气,挂断了电话。

  “局长,局长。”一个女声忽然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楚天齐不禁头大,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局长,有事。”话音未落,周仝已经走进了帐蓬。
  周仝进了帐篷后,向旁边一闪,又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女孩眼皮红肿,长发也有些凌*乱,脸上写满憔悴。

  见到是这个女孩,楚天齐眉头微皱,看了眼周仝。
  周仝道:“昨天晚上,你和赵伯祥在那间屋子的时候,我联系了妮娜,想让妮娜劝她父亲停止对抗,赶快服法。那时她正在外地,便连夜坐车,几次辗转后,现在才赶了回来。当时她说没在县里,我也就没在意,谁知她到这来了。”
  和周仝来的女孩,是赵伯祥女儿赵妮娜。赵妮娜再次向前一步,说道:“昨天仝姐给我打电话,我就联系我爸,可是却打不通,这才赶回来。”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又迟疑着说,“楚局长,会不会弄错了?我爸平时温良谦恭,不抽烟,也不喝酒,更没有其它不良嗜好,对家庭极其负责,就是在单位也威望很高。他怎么会是你们说的大毒枭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楚天齐做了回复:“小赵,不是误会,他都承认了。其实他一直都带着伪装面具,不只是你想不到,我们同样也没想到,同样也不相信他会干出这种事,但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你想想,有哪个正常的政委会监听局长?”
  “楚局长,对不起,我送你那个笔筒,就是为了表示感谢,感谢你给我爸送的补养品,我……我真不知道里面会有窃……窃听器。”说着,赵妮娜抽泣起来。
  “我相信你,知道你是好心,我跟你爸也申明了这点,你不要有心理负担。”楚天齐安慰着对方。
  赵妮娜哭诉着:“呜呜呜,会不会……那个窃听器会不会是买的时候就有,我也没见我爸在上面安什么东西呀?”
  周仝接了话:“妮娜,他可是把笔筒拿去了一晚上,什么手脚不能做?”
  “我爸就说是欣赏欣赏,他都舍不得送出去,想自己留下呢。”赵妮娜继续替赵伯祥辩解着。
  感受着对方的固执,楚天齐还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要再钻牛角尖了,他直接对天齐开了枪,差点把天齐打死,这难道还有假?”周仝的语气带着怒火。
  “呜呜呜,这也许是误会,真说不定就是误会。”赵妮娜哭着,出了帐蓬。
  “你呀……快追。”说着,楚天齐追了出去。
  周仝紧跟着出了帐蓬。
  拉住掩面奔跑的赵妮娜,周仝歉意的说:“妮娜,刚才都是姐态度不好,别怪姐,姐也是一时着急。”
  “仝姐……”赵妮娜转回身,搂着周仝“哇哇”大哭起来。
  楚天齐说:“周仝,让妮娜去你帐蓬,晚上正好一块做个伴,明天天亮就一块回去。要不,现在就回去吧,我派两个男警护送你们。”
  “妮娜,跟姐回屋去。”周仝没有接楚天齐的话,而是揽着赵妮娜肩头,向她自己那顶帐蓬走去。
  看着两女进去了,楚天齐也返回了自己的帐蓬。
  周仝正直善良,是个很讲理的女孩,但偶尔却又很固执。不过她的固执,往往都是在自己面临危险时,想要守在自己身边,照顾自己。这里面有周仝对自己的关爱,是浓浓的同学情,可似乎又不仅限于同学情。周仝让赵妮娜来,想让赵妮娜用亲情感化她那丧心病狂的父亲。这既可能降低损失,减少伤亡,其实更是周仝对自己的关心和担心。虽然周仝自做主张,不符合相关规定,也增加了新的麻烦,但楚天齐又怎忍心责备她,怎忍心怪罪这个时刻关心自己的师姐呢?

  还是明天让她们回去吧!一定要让她们回去。拿定主意,楚天齐去外面一些岗哨看了看,又到其它帐蓬转了一圈。确认一切正常后,回到帐蓬,躺在行军床上,闭着眼睛想事情。
  刚躺下,厉剑也回来了。这是厉剑特意要求的,目的是保护楚天齐安全,高强、周仝等人包括其他干警也赞成并坚决支持这种安排。厉剑把一张空床横在门口,在上面放了脸盆、饭盒等容易发出响动的东西,又在门上拉了两条绳子,才躺在另一张靠门口的床上。
  刚才厉剑做的这一切,楚天齐都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中。
  过了好大一会,响起了“叮咚”的声音。
  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上面跳出一条信息:放心,她已经安静下来,躺床上了。

  不用看,也知道是周仝发的,楚天齐又放心了一些。放下手机,继续躺着,强迫自己睡去。尽管眼皮发涩,但脑子里不时闪过那些事情,楚天齐一时很难睡着。
  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做着一些乱七八遭的梦,不是被人追着跑,就是不停的打斗。
  “咣啷”、“哗啦”,刺耳的声音响起,把楚天齐惊醒了,厉剑也被惊动起来。
  正不明所以,响起一个声音:“她不见了。”
  是周仝的声音。她不见了?楚天齐明白对方说的意思,赶紧接了话:“别着急,我跟你去找。”
  “局长我也去。”厉剑忙道,开始解绳子,并拿开那些“报警设施”。

  “你不用去,继续休息。”楚天齐阻止了厉剑,“咱这儿是指挥部,三更半夜的不能没人在,一旦有什么事情,干警们找不到人,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