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0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冯香妞愣住了,是啊,就冲着有犯罪嫌疑人是自己的酒店提供一日三餐,傻子也能猜出,自己很有可能就是屠德隆雇凶杀人的帮凶啊。
  冯香妞一时有些搞不懂,秦书凯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到底是何用意,她有些愣愣的看着秦书凯,想要听听他的下文。
  秦书凯见自己的一席话果然是把冯香妞给唬住了,为了让她彻底打消继续留在红河县经营老鱼馆的心思,他继续不紧不慢的口气说,冯经理,我可是听说,你手下那个老冯失踪不是一两天了,这人要是被公丨安丨抓住了,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冯经理是不是还想进看守所再呆一段时间呢?我估计这次进去那么能不能出来,就很难说了。
  一提到看守所三个字,冯香妞的脸色刷的一下变成一张白纸的颜色,那样的环境对于冯香妞这种养尊处优惯了的女人来说,简直跟地狱没什么差别。
  冯香妞强撑着摆出一股强硬的姿态说,秦县长,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秦县长想要威胁我?我冯香妞又不是头一天闯江湖的生手,秦县长觉的跟我说这些废话有什么意义吗?
  明明心里已经被吓的不轻,表面上却还是故作镇静,冯香妞的表现被秦书凯看在眼里,他心里只能摇头,这女人实在是太特么的难搞了。
  秦书凯不想跟这个女人纠缠下去,自己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如果这个女人继续不开窍,那就不能怪自己下狠手了,就算是她有强硬的靠山又如何,惹急了眼,老子连你的靠山一块给拔了。
  秦书凯为自己心里猛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为了对付一个冯香妞,竟然冒出如此不切实际的念头,自己这是疯了吗?
  其实,说起来,这个念头也并不是没有实施的可能性,对于一个黑白两道都玩得转的秦书凯来说,想要收拾了冯香妞的背景,只要计划缜密,成功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这种事的后果很有可能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毕竟是高级别的官员,一旦出现任何意外,必定会引起一连串的严重后果。
  在诸多公共媒体粉饰太平的宣传攻势下,一旦出现针对高官的恶性案件,即便是为了所谓的国家颜面,也必定会集中力量弄一个结果出来,一个人的力量再大,跟集体的力量的强大根本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冯香妞相当不高兴的扭头离开了,跟秦书凯的谈判有难度她是有心理准备的,却没想到,秦书凯这里根本就是水泼不进,这厮实在是太难对付了。

  冯香妞走后,秦书凯立即打了个电话给底下人,让底下人找机会送份“大礼”给冯香妞,否则,这个女人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太把自己当回事情了,必须想办法让她赶紧的清醒过来。
  底下人立即明白了秦书凯的意思。
  冯香妞这样的女人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掉泪。
  秦书凯心里打定主意,那就让她见见棺材,让她心里明白,这红河县里,她是绝对混不下去的,摆在她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赶紧滚蛋,要是心里再有妄想,那就是自寻死路。
  打完电话后,秦书凯翘起二郎腿带着几分慵懒坐在自己的座椅上,这些年,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难不成在这个小小的丫头片子身上还能翻了船,那是不可能的,自己的实力,自己心里是最清楚的,关键的一点是,那小丫头片子的那点实力也在自己的心里装着呢。
  古话说的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自己跟冯香妞之间,正应了这句话,所以,这场小战役,自己赢定了。
  秦书凯心里想着,忍不住伸手在真皮沙发的手柄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大有一种胜券在握后的自信。
  自打屠德隆自杀身亡后,市纪委关于屠德隆贪污受贿的案件查处并没有停止,宏远公司的雷志福在得知了屠德隆的死讯后,也终于不再抱有任何期望,只能把公司内部运作的全都由屠德隆指挥,自己只是个招牌的事实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根据雷志福的交代,屠德隆的官商身份以及诸多腐败问题全都一一浮出水面,按照现在纪委查处出来的贪污受贿款项,就算是把屠德隆名下所有财产都充公也不能填补其所贪污的款项,在市委和市纪委相关领导的研究下,对屠德隆案件的处理决定稍稍带些人性化,没收了屠德隆财产并冻结屠德隆所有银行账户的同时,也给屠德隆的家人留下了一套可供安身的住房。
  转眼之间,屠德隆一家,从高高在上的人上人,变成了比一般红河县老百姓生活条件还不如的境况,一家三代挤在一套八十多平方的小房子里,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小姑子,以及一个正在读中学的儿子需要供养。

  正在医院住院的老母亲还需要人手照顾,屠德隆走后,屠德隆的老婆一夜之间仿佛老了二十岁,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让这个本分老实的女人,精神上偶尔会出现短暂的凌乱。
  当屠德隆的老婆领着全家从原本居住的别墅里搬出最后一点家具时,女人坐在自家住了十多年的别墅门口,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怨气冲天,那哭声,任谁听了都会有种心酸落泪的感觉,从此以后,这个苦命的女人将要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一家老小生活的重担,她原本是躲在大树底下乘阴凉惯了的,半辈子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来了,到了五十多岁快要退休的年纪,却要经历如此劫难,途经屠德隆家别墅大门口,见到女人伤心欲绝模样的熟悉人,都有种不忍多看的感觉。

  姜蔷是陪着嫂子一起搬家的,这种时候,家里没有任何亲友沾边,兄弟们,死的死,坐牢的坐牢,除了自己这个已经算是成年人的小姑子陪嫂子一起搬家外,哪里还有旁人呢。
  许多闲人见有女人坐在地上痛哭,都好奇的过来围观,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陪在嫂子身边默默流泪的姜蔷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屈辱感,身边不少看热闹的人,对嫂子的悲痛其实是没有同情心的,他们的议论中,渐渐夹杂着一些不好听的词汇,这让一向好强的姜蔷心里反感起来。
  姜蔷伸手拉了一把嫂子说,嫂子,别哭了,咱们不在外面给旁人看笑话,咱们回家。
  此刻的屠德隆老婆浑身像是被抽筋般,一点力气都没有,在姜蔷的拖拽下,总算是站起身子,被姜蔷搀扶着慢慢走回了新的住处。

  从扶起嫂子的那一刻开始,姜蔷的心里已经大胆的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了决定,她要退学,嫂子一个人要抚养孩子,照顾老母亲已经相当不容易了,眼下嫂子的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每每说话做事已经显出几分刺激过度的异常来,自己不能再跟嫂子增添负担了,自己一定要挺直腰杆来,争取尽快的嫂子一起撑起这个家。
  面对屠家五虎的覆灭,红河县的老百姓各自有不同的看法,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屠家五虎尽管这些年也的确做了些出格的事情,但是兄弟几个对家乡人还是挺仁义的。
  屠家五虎的老家就在本县的城郊,屠德隆在任期间,不仅帮自己的家乡铺设好了两条四车道的宽阔大路,直通县城和市区主干道,还在自己家乡和邻乡的一条大河上,架设起了一条两车道宽的桥梁。
  日期:2017-07-24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