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81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就没推辞。
  我们坐在桌子上聊了几句,大概讲了一下文案的注意事项。我也没什么隐瞒,就将想到的都告诉她们了。
  她们对我也都很尊敬,对我说的话,也都比较听。

  说话间,一个小同事突然指着邻桌说:“那个女的,像不像聂深儿?”
  这名字我倒是有点熟,前几天才从宁远的嘴里出来。
  我循着看了过去,并不认识聂深儿。
  旁边几个小同事却叫了起来,“就是她。绝对是!”
  “天啊,我们去要个签名吧?”
  “万一人家不答应怎么办?会不会不好?”

  “没事,听我的。这些明星其实签个名拍个照,都不会说什么的。”
  我也来不及制止了,几个人就过去围住了聂深儿。
  之所以制止,无非是我看到了坐在聂深儿对面的宁远。
  距离上次见面时间也不算短。
  他明显也是发福了,胖了不少。穿的特别正经,也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

  聂深儿被几个小姑娘围着,也管不了宁远。
  宁远就朝我走过来了。
  他直接坐到我的对面瞧着我。
  “这里有人。”我看到他就冷冷的开口。
  宁远哼哼一句,“她们早着呢。见到这么个大明星坐着,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手?冷落了你怎么好?”

  我瞧着他,“宁远你什么时候跟狗皮膏药一样了?怎么见到你,你就贴呢?你还真觉得你那不干胶质量太好了?”
  “景文,你见到我就这么大的火气是为什么?怎么知道我比你过得好,心里太难受了?需要发泄?”
  他真是越来越有他自己的一套分析方式了!
  没准觉得我现在还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呢吧?
  “上次在酒店,被谢衍生欺负了吧?我看你哭得梨花带雨的,谢衍生在旁边也不知道追着你问什么。景文,谢衍生还记得你?太好笑了!全世界的人,恐怕都知道,你当年抛弃他,嫁给了我!”宁远接着刺激我。
  我捏着手,十分的来火。
  当年如果不是他,现在哪来这么多的事!
  现在,他还不知道悔改!
  我压制住情绪,冷眼看着宁远,“说够了就滚。我连跟你说话,都嫌掉价。”
  “景文,你永远都摆脱不了我。”宁远真的是狗皮膏药一样不好甩,完全无视我对他说的话,仍是自顾自的将话说完。
  “你跟我领过证,是我合法的妻子,这一点你这辈子都别想抹杀掉!你以为谢衍生知道了会不在乎?你以为你说我没碰过你,别人就会相信?我倒是想看看谢衍生有多大的本事,能容忍你这么多!”
  宁远说着,笑的特别残忍,“每次看到你为了谢衍生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就别提多开心了!”

  他说着,朝我的方向靠了靠,“我用不了的,别人也别想安心的享用。谢衍生这辈子都在心里膈应去吧!”
  我扬起手里的杯子一杯水浇了过去。
  他像是知道我会这么做,拿出手帕擦了擦脸,“对,就是这样,恨得咬牙切齿,却根本无计可施。你永远是跟我离过婚的弃妇!”
  “宁远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嫌弃的开口咒骂,“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个男人的样子?跟我如此长舌妇一样的逼逼,有没有觉得自己很掉价?你过去做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悔改的意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我就不明白了!人家就算是分手了,至少知道女朋友对他好过,心底也是心存感激,只是不爱了。怎么到你这里,还能分手之后将所有的错误都放到我身上来,甚至要报复我?宁远,那你七年的背叛算什么?”
  “我不将你五马分尸,是不是都不足以泄愤?”我开口质问。
  宁远咬着牙,盯着我,“如果你真的五马分尸了,也许我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一时没明白。
  “你分手后就立即不在乎了!就立即变了,对我一脸厌弃,甚至马不停蹄的上了谢衍生的床!你对我一点都不在乎,好似那七年全都是假的!你叫我一个男人该如何自处?”
  我还要说话,背后悠悠传来一个声音。
  “所以,你为了你的尊严,设计景文,叫她跟你结婚,借以气谢衍生?”

  我怔了下。
  这人说话字正腔圆,有种特别的震慑力,叫我跟宁远同时都怔住了。
  这人我熟,才见过面。
  全修杰。
  我怎么都没想到他也在,而且一直听我们说话。
  他这时候站出来,无疑挑中了重点。
  到底是做律师的人,思维跟别人就不一样,只是几句话,就挑出来了重点。
  全修杰擦了擦手,扔在宁远的桌子上,一手摁在旁边,“我见过卑鄙的,没见过像你这么卑鄙的!七年跟你恋爱付出不算,伤害你自尊心就得付出代价?你算老几?”
  宁远不认识全修杰,只是瞧了我一眼,十分鄙夷,“怎么,你景文又多出了个老相好?你可以啊!上了多少人的床了?”
  我特么的真想弄死他,当年怎么瞎了眼,认识这么个败类。
  他又怎么能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全修杰冷笑一声,“谢衍生跟我认识了快三十年,他什么脾气我知道,从来都不是能吃亏的主。现在竟然被你这种小人间接害了,我也是替他叫屈。”
  他说着将我拉起来,“你还真有闲情逸致跟这种败类啰嗦。”
  我觉得也是,就起身跟在全修杰后面,直接走了。
  出去后,我心里生气,但是不好跟全修杰抱怨什么。
  “刚才谢谢你解围了。我也是被气蒙了,还一直在那边跟他说个没完。”我对全修杰道谢。

  全修杰瞥了我一眼,锐利的眼神,像是看到了什么,继而露出一丝笑,“景文,你跟阿生之间的误会不小。”
  我抬头看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刚才也都听见了。之前发生了挺多事的,阿生失忆了,我想要解释,却根本解释不清楚。”
  全修杰耸耸肩,“这种事情,的确不好说清楚。从来这情人之间的事,家庭之间的事,都是最难断说的。”
  我知道也很难叫全修杰说出啥来,转个话题问他,“你跟阿生是发小?”
  他点点头,“以前是邻居,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是校友,当然了,这种损到家的发小,我忍了他快三十年了。”
  我跟在全修杰身后,下了电梯正好路过一楼的珠宝店。
  全修杰瞥了一眼,就停了下来。
  他停在一款珠宝面前,对服务生说:“这一款,拿给我看一下。”
  服务生立即殷勤的拿出来并且介绍特色。
  服务生跟着说:“可以叫女朋友试试啊,你女朋友看起来很适合这一款。”
  日期:2017-07-24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