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8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吃醋的样子,都这么痞。
  我郑重其事的跟他说:“小阿生需要爸爸。而我需要一个肩膀。”
  他笑了笑,“总觉得,你是为了儿子才回来找的我。要不然,你可能都不认我。”

  “我哪有?我不是已经在讨好你了。”我撅着嘴不服气。
  “还没有?在海城的时候,那么着急辞职想跑,你以为我不知道?景文,你遇见我,总是闪躲多,我看不出来?”谢衍生哼哼。
  这一点,我只能承认。
  “阿生,你们谢家家大业大,入门不好入。就如现在,你妈如果要抢走我的小阿生,我连回手的余地都没有。更何况去认识你?你妈妈张碧春当年跟我爸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旧怨,至今也无人知晓。你叫我如何面对你?”我无奈的说。
  谢衍生搂我入怀里,“景文,我希望你明白,希望你给我动力,让我安稳的在你身旁,而不是担惊受怕,怕那些曾经你再给我一次。”

  我没说话。
  他说的的确都对,我的确该明确一次,而不是之前那般闪躲。
  我们说着话又返回酒店,他说要开车送我回家。
  我想着也好。
  路上,我跟他讲了不少我这三年的见闻,说小阿生从出生到现在的一切,他问我有没有照片。我说小阿生的每个视频我都留着,都存在硬盘里,以后留小阿生长大之后作为纪念。
  他笑着说我这个母亲很称职。
  好半天,我才问他,“那秦璐璐呢?”
  他瞥了我一眼,“什么秦璐璐?”
  “你知道我的意思,她毕竟是你承认的女朋友。”我开口有些纠结的问他。
  “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谢衍生笑了笑,“三年了,守着三年都感觉人生处处是谎言。秦璐璐聪明一点,在我周围存在,却很少越距,所以很合适。久而久之,她说她是我的女朋友,问我否不否认,我也懒得去问。就多了这么一个女朋友。”谢衍生算是解释。
  我哦了一声。
  他握着我的手,“你吃醋?”
  我一开始没说话,后来看着他,“是吃醋。你跟她出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你周围可以有花花草草,可是毕竟你承认的只有这一个。我看到她就无法安静下来。”

  他手上紧了几分,“景文,我需要一个女人来忘却你。至少这三年我是这么想的。”
  我看出来,他是真心。
  笑了笑,算是调侃,“所以呢?你也的确忘却了。”
  他听到这里,似乎有些紧张,一脚踩了刹车。
  转过来瞧着我,“之前是忘记了,可是现在,你该知道我对你什么样。我已经用了勇气,重新面对你,难道你感觉不到?”
  我也是开玩笑,没想到他会很认真,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捧着我的脸,凑过来,轻轻咬了咬,“景文,我想过,不管那些过去了,我们现在在一起,那就够了。不要再去问任何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不喜欢这三年的仇恨。知道你就是景文那一刻的崩溃。”
  “我们就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下去,你说好不好?”
  他的样子真的很真诚,真诚的让我的心跳无法停不下来。
  我一手搂住他,“好。”
  他的吻跟着就落了下来,我也用力的回吻他。

  是谁说岁月静好的?
  这个样子,算不算?
  我们两个叨叨了一路,车开的也慢。
  到了小区楼下,都挺晚的了。
  我习惯性的解了安全带,才发现不对。
  我已经搬家到出租屋了,谢衍生带我来的是老小区,早就被卖掉了。
  刚刚路上只顾着说话,完全忘记了叫他送我去哪。
  我回头盯着谢衍生,“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这时候也才想起来这件事。
  我们两个都笑起来。
  我立即追着他问,“你想起来了是不是?阿生,你都记起来什么了?”
  他摇摇头,“说起来,这个小区我根本没什么印象,只是本能的就开到这里了。路上车少,我似乎都不用选择。到了这里,才发现脑海里一片茫然。”
  我有些失望,“哎,你要是想起来了该多好!”
  谢衍生笑了笑,捏了捏我的脸,“我问过医生,也去美国看过。这种失忆,是最难恢复的。更何况之前还有过重创,很难说我能记起来什么。”
  我握着他的手,“没关系,我相信你总会记起来的,总有一天会记起来这一切。毕竟我们之间,有那么多的故事,我相信你忘不掉。”
  他点点头。

  我指挥他倒车,从小区开走,去了我的出租房。
  出租房离老小区有些距离,开车还是快不少的。
  我到家之后,他就走了,我也没有留他。
  毕竟现在我跟他之间还没有定下来,爸妈看到他多少也会尴尬。我想还是避免这样的场景比较好。
  回去后,小阿生已经睡了,睡得那叫一个香,口水留到枕头上去了。

  爸妈也都跟着睡觉了。
  我躺在床上,难得睡得特别安稳。
  早上起来,小阿生正抱着我的胳膊,有些要醒了的样子。
  我起来推他,叫他起床,早上还是不要偷懒的好。
  爸妈见我起来了,询问我昨晚上去哪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想到全修杰的话,我知道我必须跟父母摊牌,将谢家的事情说出来,不能隐瞒。
  吃饭的时候,我跟她们说:“去找了律师,询问打官司的事情了。”
  爸妈怔了下,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我爸接着反应过来了,“张碧春那个老毒妇,是不是知道小阿生是她的孙子,想把小阿生要回去?”
  我无奈的点点头。
  我爸气的当时就拍了桌子,“真是太歹毒了!她自己的儿子被人抢走那是什么感觉?现在竟然要做这么下三滥的事情来!”
  “所以,现在只希望不要叫小阿生落入她们的手里,毕竟她们的确有些钱,能做的事情很多。我们现在却一片空白,要保护小阿生只能避开她们的视线。”
  小阿生抬头望了我一眼,问我,“麻麻,谁要把我带走吗?”
  我摇摇头,“妈妈是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带走的。”
  小阿生哦了一句,抱着我说:“我只要麻麻,谁都不要。我不乱跑。”
  我嗯了一声。
  我爸妈显然也很当回事,当时就决定,将小阿生放在家里,不放到幼儿园了。毕竟幼儿园都有记录,查找一个小朋友,应该是很容易找到的。
  我觉得这样也行,先在家里呆着也挺好的。
  等我跟谢衍生稳定下来,再去安稳张碧春的情绪,毕竟小阿生需要妈妈,我相信张碧春也不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小孙子有个后妈。
  这么想着,我们也就都安顿好了。

  我爸将小阿生放到门市,或者在家里呆着,不送到幼儿园去。
  我妈则没什么事回来多看看。
  我继续上班。
  第二天。
  下班的时候,我着急想回去帮帮父母的忙,毕竟小阿生也够她们忙的。
  却被几个同事拉住了。

  这几个都是新同事,才来公司也不是太懂。就拉着我一起去吃饭,说顺便讨教一下。
  我也不好摆架子,只好答应了。
  这几个同事挑了个不错的饭店请客,看起来也是花了点血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