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79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
  周美团将谢衍生一顿骂,“他脑子有屎吧!那天看起来还那么心疼你,隔天就要跟你打官司了?怎么觉得儿子好了是么?”
  “也许不是谢衍生的本意,他妈妈已经知道了景生的存在。这叫我不得不提前询问清楚。就算是她过来,我也能应承的了。”
  周美团有个朋友做律师,在界内还是挺有威望的,而且听说本事也不小,打赢了不少官司。
  周美团打电话询问他在哪,他说在某个酒店里面谈生意,才到a市。
  我跟周美团直接上门去找了。

  我心里多少有点忐忑,不会很贵吧?
  我没打过官司,更没有找过律师。
  这律师威望这么大的,恐怕更是贵的离谱。
  找到房间。

  我才想起来问周美团律师叫什么名字,她告诉我叫全修杰。
  我嗯了一声,周美团就敲门了。
  只是一声,门就打开了。
  接着,里面走出来的是谢衍生。
  我当时就怔住了。
  这大半天都没联系上,原来是已经找律师了!
  我登时脸上就挂不住了,“谢衍生,你不会已经开始准备着手打官司了?你自己就想将小阿生抢走吗?”
  谢衍生也没想到会见到我,拉着我企图解释,周美团却上去就是一巴掌扇了去,“谢衍生你对得起景文吗?找律师抢儿子,你知不知道景文这么多年怎么过的?”
  谢衍生被打的额头青筋都在跳。

  周美团当时气还没消,“你跟你那个变态的妈,多算计景文一点!她给你连孩子都生了,你还觉得她对不起你!你凭什么!谢衍生你不记得了,就可以这么胡作非为是吧?今天我一定要打醒你!”
  虽然挺生气的,但是周美团这么一闹,我也是突然没话说了,只好拉住周美团叫她镇静一下。
  谢衍生没说话,里面倒是又走出个男人。
  这男人跟谢衍生差不多的身高,长相斯文很多,戴这个眼镜,遮住了他一双十分锐利的眼睛。

  隔着眼镜,我都感受到了他一双眼睛透漏出看穿一切的光。
  应该就是全修杰了。
  全修杰一手拉住周美团,将谢衍生朝后面拉了拉,“怎么还闹成这样了,先进来再说。”
  他接着就将我们都迎进了酒店。

  周美团还气呼呼的。
  谢衍生一直没说话。
  全修杰看了谢衍生一眼,噗嗤笑起来。
  他这么一笑,我跟周美团面面相觑。
  全修杰拍了拍谢衍生的肩,指着我问,“这就是你要维护的景文吧?”
  一句话,化解了刚才的所有。
  周美团冷哼一句,“维护?维护到你这了?全修杰你今天说清楚,到底谢衍生跟你说什么了?都讨论了怎么抢儿子?”
  周美团虽然这么说,我心里多少有点数了,谢衍生恐怕不是讨论怎么抢儿子的。
  他有些事情并不会跟我说谎。
  全修杰笑起来,点周美团的脑袋,“你脾气怎么还是这么暴躁?阿生过来,是询问怎么帮景文打官司的。他希望景文能维持小阿生的抚养权,而不是他妈。”
  “我还没看到过阿生为了谁这么卖力过。这好了,你们上来就是一个巴掌!”全修杰说着捂着肚子笑起来。
  周美团一听脸红了。
  我立在那边不知道怎么说话。
  谢衍生此时脸色仍是不好看啥,但是一直没发火。

  我心想真是够了,刚才也是太过激动了。
  全修杰又跟我们说了一下细节,有些担忧的说:“其他都还好,如果谢妈妈走正常程序,孩子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她生硬的将孩子抢走了,直接送到美国,那你们就算是想要争夺抚养权,也根本没有办法。”
  到底是权势滔天,根本无法撼动。
  全修杰问了我几句话之后,对我又扫了两眼,“我一直好奇阿生喜欢的女人会是什么样的。原来是你这样的。景文,过去的事情,你可是说不明白的!”
  他话里对我有着淡淡的暗示。
  而我的确一直这么久都没法跟谢衍生说明白,我背叛他嫁给别人的真相。
  谢衍生嫌全修杰多嘴,瞪了他两眼,全修杰就没再做声。
  出来酒店之后,我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无助。
  周美团不停的跟谢衍生道歉,谢衍生一直冷着脸。
  着实他没吃过这种亏,更何况他还冤枉着。
  我一路上倒是没怎么搭理谢衍生,主要也是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出来酒店挺远的了,我们三个竟然就这么在路上走了一段路出来。
  周美团突然觉得不对,停下来,摆摆手说:“哦!我明白了,我该走了,你们两个聊。”
  她说着转身就真走了。
  我也是才明白过来,谢衍生估计就等着周美团自己走呢。
  这货没看出谢衍生脸色啥意思,一直跟到了这里。
  周美团才走,我就叹了口气。

  “阿生,我不知道——”我开口道歉。
  他打断我,“景文,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后悔。”
  反倒是叫我愣了愣,“后悔什么?”
  “后悔我这么放纵你。我原本已经下了狠心了,以后不过问你的事。可是看到你在电梯里哭成那个样子,我还是心软了。”谢衍生说着笑起来,伸手抚了抚我的头发,“如果你的确背叛过我,我岂不是聪明了一辈子,都被你在手指尖玩耍?”
  我没想到他看到我在电梯里哭。
  “你怎么知道我在电梯里哭?”我才问出来,又想明白了,他可以看监控。
  他将手机拿出来,一个软件打开,里面全都是监控我的视频。
  我的办公桌,楼道,电梯。
  我以为,他一周下来,都不曾关注我,可是现在看来,我又错了。
  从没有这么觉得亏欠他过。
  我眼角酸涩,一时间揪心的难受。
  白天在办公室里面还对他说了那么难听的话。他心里恐怕是很难过的吧。
  或者我该说,不是他不信任我,是我也不曾全心全意信任他。

  我将手机塞回给他,仰头看着他,“谢衍生,你好傻。”
  他在我的脸颊吻了吻,“是啊,好傻。我这辈子都在欺负别人,打拼争夺。可是到你这里,为什么我总觉得,我被你欺负?”
  我笑的都快哭出来了。
  我的阿生,我该拿你怎么办?
  “你一点记忆都没有了么?”我问他。
  他摇摇头,“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都没有了,甚至是关于父母的回忆也一片空白。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你跟我妈的话,谁是真谁是假。”
  他看起来特别的无助,“而我印象里,对付我妈,是件很难的事情。她比我厉害。”
  难怪他白天说,他真的不知道他妈会做什么。
  他望着我,“景文,你要孩子,却从来不选择我吗?”
  问出了致命的一句。
  是啊,我似乎一直在孩子的身上转悠。

  谢衍生一手拉住我,捏住我的下巴,“景文,如果我跟小阿生之间选择,你会不会选择我?”
  我被问的有点怔,“阿生,你是在跟你的儿子吃醋么?”
  他有种被我说中心事的样子,眼神闪烁,又吊儿郎当起来,“废话,我怎么可能跟我的儿子吃醋!”
  我哈哈笑起来。明明就是吃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