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3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苦笑,说你看错了,我真的很不好的,跟着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求你放过我吧。
  小龙女瞪了我一眼,说你真不愿意带我?
  我说男女授受不亲,我平白带一妹子干嘛?又不能洗衣、又不能做饭,关键时刻还不能用……
  小龙女“呸”了我一口,然后说道:“你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求你,回头打个电话,把袁俊和马松松给抓回去,好好让他们知晓一下,吃里爬外,背叛了白城子,到底是个什么下场……”

  呃?
  我的脸都黑了,盯着他,说你这是在威胁我?
  小龙女笑了,说我哪里敢啊?您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千面人屠,据说茅山被袭一役,您光一个人,就斩杀了二百八十人,血流成河,我区区一弱小女子,哪里敢跟您硬碰硬?我只不过是执行公务罢了……
  靠!
  小妞儿的话语,让我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
  我有点儿头疼。
  好一会儿,我方才从被胁迫的郁闷之中走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带不带你,这事儿我还真的决定不了,需要另外一个人点头肯定。”
  小龙女眼睛一亮,说谁?
  我说屈胖三。
  小龙女嘻嘻一笑,说哈哈,我知道,来的时候,我外公特意跟我科普过来,说这个家伙肯定是什么大神转世,丁丁大一点儿的年纪,就有着超卓的成就,他还给我做了一个比喻,说你们两个,就像当年的铁齿神算刘和一字剑一般,他是你快速崛起的幕后黑手,对不对?
  我一阵无语,推门而出,客厅那儿已经摆开了桌子,联络人和他女儿荷花手脚麻利地弄了一火锅出来,而屈胖三和袁俊、马松松则在旁边帮忙。
  几个人显然是饿了,手忙脚乱,一脸期待。
  瞧见我和小龙女从房间里走出来,正站在椅子上叉腰指挥的屈胖三吓得一个踉跄,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
  而袁俊和马松松更是一脸惊诧,有一种转身欲走的冲动。
  不过他们还是强行忍住了那想法,脸皮比较厚的马松松冲着这边笑了笑,说道:“嘿,真巧哈,龙姬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龙女赤着脚,笑嘻嘻地说道:“跟着你们一路过来的啊?”
  袁俊瞧见我一脸郁闷的样子,知道我的身份已经被小龙女揭穿,不由得苦笑,朝着我抱歉地说道:“对不起。”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儿。
  小龙女瞧见现场的气氛这般僵硬,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哎呀,别弄得好像碰见了对头一样好吗?我不会做什么事儿的,恰恰相反,我是过来投靠他的呢——哎,这位小帅哥,你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河东屈师吧?”
  屈胖三稳住身子,双手扶在椅子的靠背上,下巴搁在上面,饶有兴趣地说道:“对啊,你听说过我?”
  小龙女眨了眨眼睛,说对啊,我对你一直很好奇呢,有个问题,你方便回答我么?
  屈胖三说好啊,你说来听听。

  小龙女说他们都在猜测你到底是哪位大拿转世,你能够告诉我么?
  屈胖三愣了一下,摸了摸鼻子,这才说道:“我的前世啊,是一个王子,后来被女巫变成了青蛙,想要年轻美丽的女子一个吻,才能够恢复成人形,你要不要试一下,是不是能够拯救我……唔!”
  他的话儿还没有说完,嘴唇就给另外一张娇嫩如花瓣的樱唇堵上了。
  小龙女出人意料地一步上前,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之时,亲了屈胖三一口,让他所有的话语,都没有能够再说出来。

  唔……
  屈胖三的小脸蛋儿憋得通红,几秒钟之后,他猛然将那妹子给推开了去。
  我本以为这个小色狼会开开心心,结果一向彪悍无比的屈胖三居然泪水都快要出来了,难过地说道:“我的初吻啊,本来想留给朵朵的,天啊……”
  屈胖三有点儿崩溃。
  小龙女却得意洋洋地说道:“哎呀呀,我都亲你了,结果你还是一个小胖墩儿,看来你刚才是骗我的啊……”
  屈胖三冲着我大叫道:“陆言,管好你的妞,否则我跟你翻脸。”

  我一阵无语,说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屈胖三一愣,说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等我解释,旁边的小龙女便说道:“是这样的,我决定跟着陆言一起,在江湖上历练和学习,他不肯,说需要你同意……”
  屈胖三连忙摇头,说不,我不同意。
  小龙女盯着他,立刻说道:“你要敢不答应,我立刻就把刚才你亲我的事儿,告诉那个什么朵朵!”
  你……
  屈胖三一向都是小流氓的状态,此刻却被一女流氓给调戏了,顿时就是欲哭无泪。
  斟酌了几秒钟,他最终还是颓了,无语地说道:“明明就是你亲我。”
  小龙女羞红着脸说道:“明明就是你骗人家亲你,结果却倒打一耙,你真的好坏啊,哎呀啊,我要跟朵朵好好说一下呢……”

  屈胖三抱着头,痛苦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答应了,不过事先声明,你以后离我三米开外,不要靠近我。”
  小龙女冲他眨了眨眼睛,说好啊,我是没问题的。
  屈胖三瞪了我一眼,说管好她。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而这个时候,小龙女一拍手掌,说哎呀啊,你们是准备吃晚饭么?吃火锅啊,太好了,有茼蒿和腐竹么?喝什么酒?马奶酒?不好啊,有没有白酒,天冷解寒……
  小龙女以一种强硬的姿态,闯入我们的行列之中来。
  她用袁俊和马松松的安危威胁了我,再用一个湿漉漉的吻,将平日里无比彪悍的屈胖三给弄得服服帖帖。
  随后在席间她也表现出了泼辣的一面来,那种香喷喷的马奶酒,人家当饮料来喝,大呼小叫地跟屈胖三几个抢肉吃,又与袁俊、马松松道歉,和言细语,将两个心怀内疚的家伙弄得喜笑颜开,不住地敬酒。
  随后联络人让荷花去弄了几瓶老白干来,小龙女居然也不怯,开了瓶子,居然当起了劝酒的角色来。

  联络人是东北的大兄弟,这疙瘩都是活雷锋,又好客,又能喝,对这位小龙女也不是很了解,不知道我们这么多事儿,有人帮忙劝酒,他自然是开心得很,于是热情地招呼着我们,喝着喝着,唱起了草原的祝酒词来,那叫一个热闹,实在是推脱不得。
  小龙女也不示弱,张口就来:“鸿雁,向苍天,天空有多遥远;酒喝干,再斟满,今夜不醉不还……”
  酒是好酒,火锅热辣辣,屈胖三喝多了酒,人就不再矜持,也没有了刚才的嫌隙,嘻嘻笑着,红着眼,然后拦着小龙女的胳膊,拍着胸脯说道:”小妞儿,我跟你讲,跟着大人我啊,保准没有人敢惹你——谁特么要是敢惹你,报我屈胖三的名头就是了!”
  小龙女吃吃地笑,说好嘞,以后你就是我老大了,来,咱来拉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