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199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6 08:48:59
  南方怎么了?
  天师道,死灰复燃了。
  咱前面说过,孙恩投水自尽后,剩下的叛军推举卢循为主,继续跟东晋朝廷对着干。但是乌合之众就是乌合之众,卢循面对刘裕这个煞星也无可奈何,被打的屁滚尿流。

  不过就在刘裕准备一举灭此朝食的时候,桓玄之乱爆发了,北府军颠来倒去,刘裕也就没心思继续剿灭已经濒临山穷水尽的叛军。这就给了卢循以喘息之机,这货知道江南只要有刘裕在,就不可能有他的一席之地;因此卢循率领残余部众乘船沿着海岸线一直南下,一边招降纳叛,一边恢复实力等待机会。
  等到刘裕派刘毅、何无忌、刘道规率军西征,败退浔阳的时候,恢复了些元气的卢循也还阳了,他将进攻的矛头对准了广州。
  现在的广州,杠杠的一线城市;东晋时期的广州可不行,山高林密,时常流行些非典、艾滋、癌这类传染病;因此不论是讨生活还是当官,不到万不得已,没人愿意去那儿。可有一样,当年的广州别看属于老少边穷地区,但是那儿出宝贝,而且是价值不菲的宝贝,一小箱就可以让一家好几代生活无忧。因此广州也多有亡命之徒出没。
  公元404年7月,卢循即发动了对广州的进攻,广州刺史吴隐之率领当地军民固守城池,坚守了100多天,其长子吴旷之也殉职了。
  仗打到10月份,卢循孤注一掷,一面命令叛军主力发了疯一样的猛攻,一面令人翻越城墙,入城纵火。广州城内霎时一片火海,被焚烧了三千多家,死亡上万人。

  城内烧成白地,广州因此陷落,吴隐之被俘。
  占领了广州,卢循沐猴而冠,自称平南将军;随后他让他姐夫徐道覆率军北上,进攻始兴(广东省韶关市境),生擒始兴相阮腼之,控制了这一通往内地的咽喉要道。
  卢循拿下广州的时间,也正是谯蜀政权建立的时候,东晋朝廷一方面正在肃清荆襄地区的桓氏势力,另一方面筹备讨伐四川的叛乱;再加上朝廷内部争权夺利,一时无暇顾及广州地区。
  卢循挺聪明,他抢先一步上书朝廷以吴隐之为桓玄余党为由,请求将其诛杀,并向朝廷进贡,表示归顺之意。
  东晋朝廷无力远征,只好顺水推舟,任命其为征虏将军、广州刺史、平越中郎将,任命徐道覆为始兴相,但是没有同意其诛杀吴隐之的请求。
  接下来的日子不咸不淡,刘裕和卢循各忙各的,直到公元409年,刘裕开始北伐。卢循这边儿有人开始撺掇他起事了。

  此人便是徐道覆;其实早在听说刘裕北伐的消息以后,徐道覆就开始劝说卢循趁虚奔袭建康,不过卢循没有听从。
  说起来卢循是个小富即安的人,他也不愿意没完没了的折腾;现在这小日子过的多自在,何必还要没事儿找事儿呢。
  还有一点也是卢循不愿意再折腾的原因,那就是他深知刘裕这个老对手难以对付,自己手下部队的战斗力跟刘裕重组的北府兵压根儿没法儿抗衡;所以卢循没有立即同意徐道覆的建议。
  不顾徐道覆可不这么看,在他看来,树欲静而风不止,卢循想太太平平的过生活基本属于扯淡,因为刘裕可一刻也没有忘记广州这儿还有一伙儿反贼;如果趁刘裕北伐,国内空虚的时候奋力一搏,等到刘裕腾出手来,后悔都来不及。
  所以就在刘裕奋力围攻广固之时,徐道覆亲自跑到广州,力劝卢循起兵;徐道覆的理由很简答,我们蜗居在此,皆因刘裕太强,我们打不过他;而且朝廷一直把我们当做心腹之患;现在刘裕顿兵于坚城之下,回京遥遥无期,这机会可是千载难逢。如果等到刘裕平定南燕以后,整军经武,然后一纸诏书召您进京,那时候您怎么办?您是奉命还是不奉命?说白了吧,奉不奉命对您来说都是死路一条。与其这样,还不如趁现在刘裕顾不过来,咱从背后给他一刀,拿下建康;到那时,即使刘裕回军,也再无回天之力了。

  最后这条理由把卢循说动了,既然如此,那就干吧。
  不过干归干,在具体的进攻方向上,卢循没跟徐道覆走一条路,两人做了个分工:徐道覆率领一部人马从始兴向东北进攻赣州(江西省赣州市),然后顺着赣江一路而下,进攻江州;卢循则率领本部人马从始兴北进,进攻湘州,然后转攻江陵,占领荆襄地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俩的想法其实还是有区别的,徐道覆要奋力一搏,而卢循则要稳扎稳打。卢循率军奔长沙而去,徐道覆则率水师,连克南康、庐陵,接近豫章,直奔建康。
  那位说了,这徐道覆进展咋这么快?

  原来这厮老早就开始屯兵造船打算造反了,而且这厮很有点儿心眼儿,造出来的战船相当大。沿途晋军的战船跟叛军的一比,就如同驱逐舰PK航母一样。
  因此在徐道覆进军线路上,各地守军无不望风而逃;叛军节节胜利,航母编队的声势越传越邪乎。战况万分紧急,而刘裕尚在路上,东晋朝廷上乱成一团,谁也不知道该咋整了,甚至有人提议,干脆迁都算了,晋安帝迁往淮北,跟刘裕主力会和。
  不说朝廷上大乱,且说徐道覆,连战连捷,航母编队向豫章驶来;豫章属江州,此时江州刺史是刘裕的外甥何无忌。
  何小哥儿今非昔比,凭借平灭桓玄、桓振之功,已是刺史高位,听说徐道覆水师将至,立刻下令全军准备迎敌。

  何无忌麾下长史邓潜看无忌哥哥一副拼命的架势,就劝他,叛军势大,水师精良;咱们跟他硬不硬,占不着便宜;稳妥起见,咱们应该固守豫章、浔阳两城,然后把豫章南部的南塘掘开,让赣江水位下降,这样徐道覆的大船就要搁浅。有豫章和浔阳两处在手,徐道覆肯定不敢绕过咱们去攻建康;待叛军兵疲粮尽,咱们再对其发动进攻,必可大获全胜。
  参军殷阐也说,徐道覆的部众,都是三吴老贼,身经百战,不可轻视;将军应坐镇豫章,坚壁清野,消耗敌人,然后等待援军到达再与之会战不迟;如果现有就与之决战,胜了还好,如果稍有闪失,贼寇可就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全力扑向建康。
  何无忌不从,坚决要主动出击,迎战叛军。
  两军在豫章遭遇。

  徐道覆迅速下令数百神射手攀登赣江西岸的小山,向晋军的小船放箭。正在这时突然又刮起了大风,大风自西向东猛刮过来,晋军船小,一阵风吹过,统统被刮到赣江东岸。
  徐道覆看准时机,立即下令自己的大船借着风势,朝晋军的小船压来;看着如山一样的敌船逼来,晋军士兵未战先怕,纷纷跳水而逃,全军大溃;何无忌厉声喝道:取我苏武节来!
  苏武节,就是虎符,是古代调兵的凭证,一半在朝廷存放,另一半在领兵将领手中;何无忌手持符节,拼死督战;不一会儿,叛军将何无忌的座船团团包围,开始接舷跳帮,眼看涌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何无忌毫无惧色,一手持节,一手挥刀,奋力抵抗,最终力竭而亡;死时,手里还紧握着符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