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行动,是七月二十七日早晨七点策划,到晚上十一点完成了第一阶段任务,即剪除了部分赵伯祥党羽,并完成了先头部队对犯罪团伙窝点的包围。二十八日凌晨一点钟,大队人马赶到靠山村。凌晨两点多正式进攻,凌晨四点多,整个抵抗结束,进行清理战场阶段。到上午七点,整个清缴工作也即宣告结束。
  在这次行动中,共缴获各式枪械五百六十八支,子丨弹丨一万两千余发,砍刀等其它凶器两千多件,各种丨毒丨品累计二十四公斤,涉案车辆十三辆。捣毁制毒窝点一处,抓获涉案人员二百三十七人。整个行动可谓收获巨大,尤其缴获丨毒丨品数量堪称定野市单次案件之最,恐怕在全省也是数一数二的案件。
  做为行动副总指挥,做为行动的直接指挥者,做为此次行动的主要促成者,楚天齐是功不可没,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在他看来,此次行动还没有结束,更称不上圆满,因为此案中最大的案犯并没有落网。而且赵伯祥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跑的,这让同志们怎么看?即使别人不进行指责与品评,自己也过不了心里这道坎。
  刚才在清点涉案人员的时候,楚天齐亲自从这些人面前一一经过,看了每个人的容貌,甚至对个别人员还进行了特别查验,但他们当中并没有自己要找的人。不但如此,在武警和公丨安丨干警集合的时候,楚天齐也偷偷的观察了这些人,并没发现疑似赵伯祥的可疑人。
  既然赵伯祥没有落网,行动就不算彻底结束。除了武警官兵全部撤走外,公丨安丨干警只撤了一部分,仍留有八十名干警,和楚天齐一起搜寻赵伯祥。这六十名干警都是优中选优的,无论单兵作战还是团队协作,都绝对优秀。

  由于靠山村地道众多,楚天齐已经安排人对地道出入口进行了封堵,目前仅留两个出口,每个出口都有五名干警把守。除此之外,他还编排了十个巡逻小组,每组四名干警,全天候巡逻。从早上七点到下午一点,有两组巡逻,从下午一点到晚上七点,再有两组巡逻。其余六组,安排在晚上两个时间段交替巡逻。另外还有二十名干警,被分别安排在不同的重要地点进行值守。
  在安排完这些工作后,楚天齐带领其余人员,专门走进那个地下掩体,想要从中有所发现,并顺道搜索赵伯祥。
  现在几乎所有地道全都搜寻过,所有房间也都找了多次,但并没有找到通往那间办公室的通道,不知是没有找对,还是那个地道本来就没有另外的出口。现在没有更安全办法打开那个出口,那只能是再从其它渠道去找了。
  为楚天齐带路的这些人中,除了仇志慷等干警外,还有三人——杨天明、肖万富、干警小孙。当然这三人都带着手铐,他们仨是犯罪嫌疑人,是在地下掩体里被搜出来的。
  来在那个臭水沟旁的洞口,杨天明介绍道:“这个洞口三到四个月开一次,平时铁门就一直关着,上面盖胶皮,最上面弄上土和杂草。”

  “那里边的人怎么办?一百来天都不出来?”楚天齐很疑惑。
  杨天明回答:“原则上是,但也不尽然,除了这里以外,还有另外两个进出口。不过那两个进出口,也不是可以随便出入,平时有人把守着,而且必须有头目的批条才可以。我们仨都是从另外的洞口进来的。”
  楚天齐回头看看三人:“唉,何必呢?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得掺和这种事。”
  杨天明凄凉的一笑:“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自从上了赵伯祥的贼船,其实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鬼门关。一直以来,我都被人们称为‘小诸葛’,这当然是言过其实的调侃,但也说明我这人并不笨,我也自诩很聪明,好多事都不吃亏,可却犯了最致命的错误。原来的时候,跟着曲局混,虽说他那人大老粗一个,但性格不坏,还挺护着兄弟们。可当时我自恃有点聪明劲,总觉着被他埋没了,就想着和赵伯祥套近乎。当然,那时看赵伯祥,各方面胜于曲局,尤其我觉得赵伯祥更像谦谦君子。谁知自和他搭上以后,噩梦就开始了。

  从跟他接触,一直到现在,他好多时候都不为难我,不强迫我做什么。但他手里控制着那种东西,我根本无法抗拒,不得不混在曲局身边,做赵伯祥的卧底。这次对明白人下手,是他唯一一次对我使用命令口吻,我当时便意识到别无选择,已经回不了头了。回顾我这几年,就好比在参加一场死亡游戏,只能前进,不能退却,等到游戏结束的时候,只能用生命去兑换筹码。不过,这样也好,解脱了,这几年活的太累。”

  “是呀,这就是一条死亡之路。”肖万富也不禁发出了感慨。
  “哎。”干警小张叹了口气,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看着这三个人,楚天齐心中很不是滋味,这本来都是战友,可现在却站在了对立面。虽然好多事情自己不能左右,但也不由心生无限感慨与惋惜。
  走进这个地下掩体,楚天齐才发现工程浩大。这里面简直就是一个小社会,各种设施几乎都有。怪不得好几百人可以连续在下面待上百天左右。尤其一点都不觉得憋气,可见通风系统做的非常好。不过这种设施全是为实施犯罪服务,全是生产丨毒丨品的,另外还有一些设施是为了掩盖犯罪所设,比如建有皮革厂,专门产生一些黑色废水,用以掩盖制毒废水里的泡沫,也掩盖丨毒丨品的味道。
  仇志慷边走边介绍着:“局长,据抓到的一个头目交待,他说他早就跟着赵伯祥,曾被赵伯祥救过。他说这个地方还是三十年前建的,那时这里因为炸山石,留下了特别大的深坑。当时还是民兵连长的赵伯祥,带领南方来的一批学生,建了这个地下空间,做防空洞掩体。时代变迁,这个掩体没了用武之地,就慢慢废弃了,连洞口都被封堵了。在聚财公司刚进入,村民刚搬走的时候,赵伯祥让喜子等几个亲信又进行了扩建和改造,把制毒的东西放到了里面。连莲以前的办公室,有通道可以进入这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找到和赵伯祥屋子连接的通道。”

  从掩体里出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大家吃的是盒饭,是从镇里饭馆买来的。虽然这里有水电、有粮食,可谁敢在毒窝吃饭?
  天黑下来,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可整个搜捕工作没有一点进展。
  九点多的时候,周子凯打来了电话:“小楚,怎么样?”
  楚天齐道:“没找到。所有的地道又过了一遍,好多房间都进去找了好几次,都没有发现线索,也没有发现和那个地道连接的通道。那个出口有钢板,又绑着丨炸丨药,撬不开,也没法爆破,同样也不能进行切割。”
  周子凯说:“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跟你说这件事。我了解了,省航空研究所有水刀切割设备,可以对任何材料进行任意曲线的一次性切割加工,切割时产生的热量会立即被高速流动的水射流带走,不产生有害物质,材料也没有热效应。”
  日期:2017-07-2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