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77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手里用了很大的力气不算,竟然抓着我还反手揪我的肉。
  我没成想这货这么心思歹毒,当时就叫了起来。
  回身要退,却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接着,我听见一巴掌狠狠扇到我对面去。
  我抬眼看过去,是谢衍生。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脸色铁青,显然刚刚的事情是看到了点。
  小秘书被打蒙了,当时就捂着脸,脸色煞白的,像是死了人一样。

  我被她揪的不轻,掀开袖子,看到胳膊上红了一片。
  我回头盯着谢衍生,将手臂推到他眼前,“你这秘书谁招的?挺有本事啊?仗着是你的秘书,耀武扬威,不仅仅要开除我,还用阴招!”
  小秘书立即挣扎起来,也掀开袖子,“谢总,不是我,是她先故意阴我,我才反手揪她的!你看看,我的手臂上也被她揪红了!”
  我哭笑不得啊我!
  我刚刚都没碰过她,她自己揪了自己一下?揪自己都这么狠?
  谢衍生斜着嘴,满脸冷笑,将文件扔她脸上,“我平时不打女,别逼着我再给你一巴掌!去人事领工资,自己辞职。别叫我说第二遍。”
  小秘书登时就哭了,“谢总,你总不能不听事实吧?我刚刚真的只是反抗而已!你不能听信她诬陷我。”
  谢衍生推开她,“别来恶心我。”
  说着,拉住我朝着办公室走。
  我回头,小秘书跪在那边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还好,恶人有人收。

  进了办公室,谢衍生就将门给关上了。
  看了一眼我的手臂,气愤的说:“怎么雇佣了这么一个货色。看起来不错,做事这么缺德。”
  他说着,拿了医药箱要给我涂紫药水。
  我摆摆手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大惊小怪的。”
  谢衍生斜着我,“知道你进了公司也不会想叫人知道你是我招进来的,所以一直隐瞒也没有提。吃亏了吧?”
  我登时就叨叨起来,“为什么不想叫别人知道?你可以叫别人知道!省的我新进来的被人欺负!”
  谢衍生哈哈笑起来,“得寸进尺啊你!”
  我捂着手臂,对他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你妈现在都知道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已经开始调查小阿生了?”
  谢衍生瞥了我一眼,摇摇头,“还没有,你不要那么着急。”
  我抓住他,“阿生,我不可能不着急。”
  “那你承认了,小阿生是我的孩子?”他反问我。

  我怔了下。
  没想到谢衍生会突兀的问出这一句。
  我以为他心里是明白的。
  我虽然一再的否认,可是他该明白。
  我看着他,“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我想听你承认。”谢衍生仍是接着问。
  “谢衍生,他就是你的孩子。这一点,你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该感觉到了!”我突然有点生气。
  我不知道我气什么。但我知道我想不明白,周末小阿生对他的态度,他对小阿生的态度,都说明了他们之间血浓于水的亲情,现在却还是要问我,要确认!
  谢衍生看着我,眼睛里有我看不懂的东西,“我不明白,你怎么能带着我的孩子,跟别人结婚?”

  一句话,将我打回了原型。
  难怪他意味不明,难怪他对我还是有种淡淡的防备。
  难怪,他将我放在公司,却还是没有对我有多大的亲近。哪怕是周末在游乐场,他不过也是安慰我的小阿生,而不是我。
  他是个失忆的人。
  而我对过去,没有任何信心能叫他回忆起来。
  因为我的确带着他的孩子,跟宁远结婚。
  我瘫坐下来,特别无助。
  他一周前就跟我说过,他想知道:这一次,会不会是我先爱上他,会不会是他最后抛弃我。
  我满心的抱着希望,以为这几天的接触,他能看到我的真心。
  可是三年了,他终究是变了。

  三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他对我的信任有几分,我也根本看不明白。
  真是讽刺啊。
  曾经以为逃脱了宁远的魔爪,追求过来的是幸福,可是最终到手的是他给我更多的现实。
  我最后还抱着希望盯着他,“你妈难道没有跟你提过?为什么我们没有在一起?”
  “提过。昨晚上,她飞回来,就是问我,到底记不记得,一个背叛了我要去跟别人结婚的女人。她带着孩子还回来找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谢衍生看着我,认真的像是个警官。
  多么**的现实。
  我以为他加我微信回来,是安慰我的,可是现在听起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他没有遮瞒,直接的戳出了曾经,叫我自己去解释。
  而我就算是跟他在一起,那些过去,还是无法解释清楚。
  如果他不能记起,所有的事情只会变成徒劳无功,绕远路。

  一周的接触,竟然让我感觉到的是无法碰触到谢衍生的内心。
  “谢衍生,我们不能在一起,全都是因为你妈,你妈在我们结婚之前,扇了我爸一巴掌,刺激我爸中风住院。我被我爸逼迫,只能选择嫁给宁远。那时候,我怀着你的孩子,我根本连一点退路都没有。”我激动的将事实说出来。
  “这件事情,你妈肯定会承认,那天在场的人很多,我没有诬陷她。我爸身体一直不好,你妈也咄咄逼人,没有退让。原本我们谈好的结婚,就因为两家人上辈子的宿怨而瓦解。你可以不记得,但是你妈总不能不承认事实!”
  谢衍生听我说完,仍是沉默。
  我看不懂他。
  我竟然越来越看不懂他。
  或者我该说,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他。

  脑子里炸开了一样的疼。
  谢衍生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特别。
  不是那种坏坏的笑,也不是那种意味不明的笑,而是好像看透了一切,知道了一切的笑。
  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景文,我妈起初让我问你,我还不愿意。我总以为根本不可能的。你却**裸的印证了我妈说的一切。”
  我看着他,突然明白了。
  我面对的始终不是谢衍生,是被他妈摆布了三年的谢衍生。
  他妈妈讨厌我从第一面就开始了,现在,更是能在谢衍生这张白纸上随意的涂写。
  “你妈,说我一定会这么解释?”我看着他反问。

  “我妈清楚的说,你会将一切责任推到她的身上,她的确动手打过你爸,但是那一巴掌不是你爸中风的原因,你爸本身就有过住院记录。她说,你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拿出来说,就是为了证明你自己的清白。”
  谢衍生几乎一字一顿。
  字字铿锵有力,疼的我无以复加。
  而我至始至终都太单纯了,我看轻了张碧春的本事,看轻了她在最好的时候,煽风点火的本事。
  相信张碧春一定已经将我爸两次住院的记录都调出来了,原本谢衍生跟我也只是接触了一周,那些仇恨还没怎么消失呢,一看到那些住院记录,谢衍生恐怕只能相信。
  我气的牙痒痒,却根本解释不了半个字。

  刚刚已经够愚蠢了,中了张碧春的反间计。
  如果我再多说出半个字来,谢衍生一定只会不相信,对我更多的怀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