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662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自己那绰号的真解,一直到了部队都还在用这个外号的卫嘉熙,差点没气歪了鼻子,当下找了电话就给余宣打了过去,在电话里把余宣给狠狠的骂了一顿。
  余宣自知理亏,为此还专门跑了一趟金陵给卫嘉熙赔礼道歉,也就是那次见到的只有几岁大还不怎么记事的卫铭城。
  经过了那么多年,卫嘉熙也知道自己当年说话是有点满口放炮,于是当面把余宣臭骂了一顿之后,哥儿俩喝了顿酒,回忆了下往事,又是和好如初了。
  不过卫嘉熙其后的二十多年一直都在部队发展,而余宣则是成为了古玩杂项领域的专家,两人的生活和工作几乎没有任何的交集,往往几年都通不到一个电话,是以卫铭城也不知道父亲有过这么一个老朋友。
  去年的时候柏初夏来金陵,缠着舅舅让他给自己介绍一个古玩鉴定方面的专家,并不是在金陵军区任职的卫嘉熙就给余宣打了个电话,这么多年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卫嘉熙的余宣,也就是如此才来到了金陵并且认识的方逸。

  “嘿,原来我爸还有这段黑历史啊?”
  听到余宣讲诉的这段往事,卫铭城是一脸的兴奋,他没想到一向最为注重实干而不愿意空谈的父亲,当年居然是个满口放炮的狂热分子。
  “你要是胆子够大,可以问问你爸去……”余宣不怀好意的给卫铭城提了个建议。
  “我胆子小的很,余叔,这事儿,您就当我不知道啊……”卫铭城缩了缩脖子,随着父亲日益位高权重,他都有十多年没听过这卫大炮的称呼了,卫铭城才不敢去触那霉头呢。
  “余叔,您说方逸,是您的学生?”
  弄明白自家老爹和余宣的关系之后,卫铭城再看方逸倒是没有那么不顺眼了,毕竟有这么一层渊源在,方逸和表妹在一起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的。
  “怎么着?你觉得方逸和初夏不般配?”
  余宣回过头,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卫铭城,嘴里冷哼了一句,说道:“小子,我告诉你,方逸配得上任何女孩,初夏和他在一起,那是初夏这孩子的福分,别以为和你们家结了亲戚就是攀高枝了……”

  对于方逸,余宣算是非常了解的,方逸虽然是个孤儿,但为人聪颖好学,年纪轻轻就有着篆刻玉雕行当的大师级手艺,余宣更是亲眼看着他白手起家赚得了亿万身家。
  更重要的是,在余宣眼中,方逸完全没有那些穷人乍富腆胸迭肚的毛病,他对金钱名利的那种淡泊态度是余宣最为欣赏的,而且余宣相信,方逸对于感情也能从一而终,这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无疑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哎,余叔,你这话我不爱听啊……”听到余宣话中的意思,似乎自己的表妹还配不上方逸,卫铭城差点没在车里跳起来。
  要知道,柏初夏不管是在卫家还是柏家,那都是小公主一样的人物,从小就是集万般宠爱在一身的,在卫铭城眼里,自己这个小表妹除了不是那么温柔之外,已经算得上是最完美的女孩子了。
  所以在听到余宣的这句话之后,卫铭城忍不住开口顶了一句,他相信以自己表妹的优秀和他们两家的家室,就算方逸是那些中枢大佬们的子弟,柏初夏也是完全配得上他的。
  “你们这些出生在蜜罐子里的年轻人啊,别总是太把自己家里的背景当一回事……”
  看到卫铭城脸上的神色,余宣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当下没等他说话,就开口说道:“你爷爷和你老子现在的地位,那是他们流血流汗打拼来的,他们有的东西,并不代表你们也有,也可以享用,也不知道你们哪来的这些优越感……”
  “我……我没有什么优越感……”

  卫铭城开口说道,不过他话中的底气并不是很足,因为卫铭城知道,余宣说的不错,他们这些大院长大的孩子,都是有着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尤其是参加工作之后,家庭的光环也带给了他们很多的便利。
  就像是卫铭城自己,现在只有二十七岁的年纪,但已经是中校军官了,而再过上一年,他晋省上校的命令说不定也会下来。
  按照军队正常升迁的年限来说,以卫铭城的年龄,撑破大天估计也就只能是个上尉,就算他参加的数次比武夺得第一名会给自己的军衔升迁加分,但如果没有家里的背景,卫铭城知道他最多也就只能是个少校而已。
  甚至往深了想,就算是自己的父亲,当年能从乡下知青点直接入伍参军,其实也是在消费爷爷的功勋,否则当时和父亲一起下乡的数百个知青,为什么偏偏只有自己的父亲从农村跳了出去,成为了现在的卫将军呢。

  “可……可是这些不都是应该的吗?”有些迷惘的卫铭城,心中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而且他从小也是吃了很多苦,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并不能说完全是受了家里的帮助。
  余宣这辈子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哪里不知道卫铭城在想什么,当下摇了摇头,说道:“小子,告诉你一句话,做人要做到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是真好汉!”
  “余叔,你说的我也明白,但这些事情,又何尝能由得了自己?”卫铭城轻轻叹了口气,家庭出身那是注定了的事情,但也需要后天的努力,否则那么多高官子弟,也没见多少有出息的。
  “嗯,能想明白这个道理就行,倒不是让你去改变的……”
  听到卫铭城这话,余宣倒是点了点头,做人最怕的就是认不清自己,卫铭城年纪轻轻的能看到这一点,日后的成就怕是不会在他父亲之下的。
  “余老师,有个事您可得指教指教我啊……”
  听到余宣和卫铭城的对话有些沉重,满军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生意人好端端的谈什么政治啊,而且卫铭城的家世,看上去也不像是自己这些人能议论的。
  “什么事儿?”余宣也是跟上了满军的话,他知道自己今儿说的有些多,尤其是在晚辈的面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就是侯景臣的事情呀。”
  满军苦着脸说道:“余老师,您也知道我是生意人,侯景臣拿来的那枚西王赏功虽然品相差了点,但如果能修复一下的话,这其中也是有很大的利润空间的,您说我到底是收不收他的物件啊?”
  自从见到了侯景臣的那枚西王赏功钱之后,满军这心思就一直都没能放下,虽然方逸已经转达了老师的意见,但商人趋利,满军心里还是倾向于收了那枚钱币的。
  “我给你说说侯景臣这个人吧……”
  听到满军的话,余宣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开口说道:“侯景臣是川省人,他的师父也是行内人,和我算是同门师兄弟吧,我们都在王老爷子那里学习过一段时间……”
  侯景臣的老师叫王德水,比余宣要大上个十来岁的样子,和余宣涉猎颇广不同,王德水是专精一项,在国内青铜器的鉴赏上,王德水算是专家级的人物。
  王德水是川省人,年龄要比余宣大不少,思想也要比余宣传统很多,老辈人的手艺讲究的是一脉单传,于是王德水这一辈子就收了侯景臣这么一个弟子。
  日期:2016-12-19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