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3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是这样,那可真让人绝望。
  正是出于这方面的担心,所以我在说完之后,问徐淡定,说是否需要帮忙,我们可以立刻返京。
  徐淡定听完了李皇帝将我放走的事儿之后,沉默了许久,却是松了一口气。
  他说林齐鸣他们既然没事儿,说明上面对他们的态度还是公允的,只不过也是想要将大师兄引出来而已,武副局长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甚至还造成了功臣惨死,这事儿,总得有人负责的——我这边问题不大,你既然受了伤,便在那儿养伤休息,等待我的消息吧。
  与徐淡定通过电话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浅亮。
  不知不觉,一夜都过去了。

  我有些困意,打了个呵欠,问屈胖三要不要睡,他摇了摇头,说我出去办一点儿事情,你在这儿休息吧。
  我问办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
  屈胖三哈哈一笑,说算了吧,你忙碌一夜,且休息吧,那事儿我也不是很确定,等回头再跟你讲吧。
  屈胖三这个时候还偷偷摸摸地跑出去,不用猜,肯定是有事儿要做。
  不过他是我朋友,又不是我手下。

  他想做什么,想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而不想说的时候,我却又去问、去管,难免会让人不喜欢,即便是以我和屈胖三的关系,也是如此。
  毕竟每个人都需要一定的私人空间,不想让别人知晓。
  我正是因为知道这方面的事儿,并且做得还算不错,给人的感觉十分舒服,屈胖三才会乐意一直跟我混在一块儿。
  屈胖三离开了,而我则留在了联络人的小院子里。

  我这一夜也的确是累极了,无论是连环的交手消耗,还是身体上受到的伤害,都让我困意连绵,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努力地盘坐着,行过一遍气,气行周天,将整个身体和经脉都调养妥当之后,方才按照《陈抟胎息诀》的手段侧卧而眠。
  修行,每时每刻,从不停歇。
  越与人交手,越让我感觉到一种强烈到了极点的压迫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句话并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
  当初我参与天下十大评选的时候,瞧见那五十人的大名单,自以为天下英雄,皆在我的眼中,然而回头一看,却不尽然,民间的奇人异士,可不仅仅只是那些人而已,后来茅山遭劫之时涌现出来的敌人,特别是那个千通王,就让我为之惊骇,再后来就是白城子这儿……
  强手如云,在这样的世界里,想要有尊严的活下去,就得比他们变得更强。
  而这些荣誉和尊严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需要每一天、每一刻的积累和感悟,时刻准备着,感受到无时不刻的压迫感,方才能够继续走下去。
  我一觉睡到了天黑,无梦,爬起床来的时候,我打开窗户,外面三两灯火,不知时辰。
  我出了房门,洗了一把脸,发现客厅这儿也没有人,便走了出来,喊了两声,联络人依旧不在,旁边的房间倒是走出了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少女来,十一二岁的样子,冲着我说道:“叔叔,我爸爸刚才有急事,临时出去了,说你要是醒来了,厨房里有跟你留饭。”
  少女我来的时候没瞧见过,听她这么说,我才知道是联络人的女儿。
  我与她简单聊了两句,知道她叫做荷花。
  我让荷花带着我去了洗澡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小姑娘手脚勤快地把饭给我热好了,我抵不住人家的热情,吃了一些,然后问道:“你爸爸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呢?”
  小姑娘摇头,一问三不知。

  我有点儿头疼,吃过饭之后,只有跟小姑娘坐在院子的小凳子前,有一搭没一搭儿地聊着。
  小姑娘对我倒是挺好奇的,说叔叔,你会功夫么?
  啊?
  我愣了一下,说会一点点。
  小姑娘一脸仰慕地望着我,说我听我爸爸说,你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呢,你能一下子蹿到屋顶上去不?
  我摸着下巴,苦笑着说道:“有点儿难度……”

  两人瞎聊一会儿,屈胖三回来了。
  他瞧见我在院子里跟小姑娘聊天,吹了一个口哨,然后朝着我挤眉弄眼的,那小姑娘不知道是吃了他什么亏,瞧见他就心慌意乱地招呼一声,然后往屋子里躲去,屈胖三笑嘻嘻地跑过来,坐在人家小姑娘的凳子上,摸了摸上面,说嘿,还挺热乎的。
  我说你就耍流氓吧,人家小姑娘都给你吓到了。
  屈胖三朝着我眨眼,说我是不是打扰你泡妞儿了?对了,我听杂毛小道说起,你学了他们茅山宗的双修之法,叫做什么黄帝御女经来着,是不是有点儿心痒难耐,想找个妞儿试验一下?
  我瞪了他一眼,说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屈胖三越发开心,说不过也不是我说你,像这样年纪的小姐姐,发育都不成熟,你这么做,有点儿禽兽啊……
  他没皮没脸地说了几句玩笑话,然后问我道:“那傻大个儿呢?”

  屈胖三问的是我们这儿的联络人,也就是荷花的父亲,我耸了耸肩膀,说我也是刚刚醒来,没瞧见人,说是有急事出去了。
  屈胖三点头,说哦。
  我说你呢,出去忙了一天,都干嘛呢?
  屈胖三嘻嘻笑,说忙了一天?我的老哥唉,你真的是睡糊涂了啊,都已经过了两天时间,你以为才过了十来个小时?
  两天时间?
  我顿时就懵了,揉了揉脸,说唉,我这特么也是真能睡,都成猪了。
  屈胖三让我举起手来,帮我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说道:“倒也不是你能睡,主要是你现在修炼的那睡功,有在你睡觉时帮你修补伤势的功效,你受了伤,所以时间就长一些——不过这样也好,你睡一觉起来,伤势全都好了,都省得去医院的钱。”
  我哈哈一笑,又聊了两句,这时院子外传来点儿动静,没多时,门开之后,联络人带着另外两人走了进来。
  我抬头一看,却见来人竟然是袁俊和马松松。
  两人瞧见我,远远地朝着我敬礼,然后走上前来,与我招呼,我此刻恢复了原来模样,不过倒也没有惊慌,站起来与他们打招呼,随后在联络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东厢房谈话。
  进了屋,袁俊率先开腔,说我来的时候还在想,到底是哪儿冒出来的高手,能够让白城子的那一伙大佬折服,却不曾想竟然是江湖上近来传得沸沸扬扬的千面人屠。
  呃……
  我有点儿尴尬,说那样的破名号,以后千万别再当着我的面说起,真的是太丢人了。
  马松松说道:“怎么会?听起来就很霸气好吧……”
  呃?

  这两人异口同声的话语,让我顿时就有点儿迷茫。
  是我的观念太落后了,还是他们的审美观与我万全不同啊,千面人屠,怎么听都不像是正派人物的外号吧?
  用来吓小孩儿,倒也差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