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组织部、市局收到举报信,之所以反应那么快,主要是有王秀荣、姚兵等人的配合与推波助澜。你可能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做我的眼线,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贪’字,但‘贪’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人是吸那种东西上瘾,贪恋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不得不被控制,比如王秀荣、贺敏、姚兵。有人是有把柄在我手里,害怕失去地位、权利和金钱,比如萧长海。有人纯粹就是为利益,明白人就是。我一看到这个家伙就恶心,但为了用他控制牛斌,只得牵就他一些。至于他能控制牛斌,主要是他能满足牛斌的变*态要求,同时也掌握了牛斌的一些秘密。后来在明白人死后,我也曾以这些把柄,指挥过牛斌几次。你的这次被停职,其实牛斌和王秀荣都出了大力,当然还有姚兵。

  这些人有的知道我的秘密,有人并不知情,有的人参与了我的事,有的并没直接参与,那就靠你们去查了。我是不准备为他们做背书,他们不值得我这么做。另外,我也没必要替你们出这么大的力。”
  答了声“明白了”,楚天齐继续问:“我们在上次夜探地道的时候,是不是肖万富人给你传递了信息。去年在县里那次会上,牛斌说有四十八封写给局里的信都被退了回去,这些信是不是肖万富捣的鬼?在那事不久,肖万富个人的卡上就一次性多了五千块钱,是不是跟这事有关。”
  赵伯祥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这些都都是肖万富干的?其实在你到县局之前,肖万富已经听命于我了。”
  “喜子绑架何佼佼那次,他专门选择了中央领导可能要来的时间段,这应该是从你那里得到的消息吧?”楚天齐又提出了问题。
  “不错,我是和他说了中央领导要来的事,也说要引开你的注意力,以方便我救连莲。”说到这里,赵伯祥话题一转,“不过喜子亲自出马,并绑架何佼佼,那却是他自做主张。他为了救连莲,落了个服毒自杀的结局,也暴露了好多事情。可悲的是,连莲心里并没有他,而是装着乔丰年。连莲的结局也是他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她不听忠告,硬要偷偷会乔丰年的话,她也不必那样丢命。他们这都是为‘情’所困,不听统一安排的后果,干大事必须要理智,尤其不能牵扯这些儿女情长。”

  楚天齐道:“固然你说的人不能为‘情’所困,有一定道理。但也不能像你这样无情冷血,想杀谁就杀,想要谁的命就要,因为你是人不是兽,不是牲……”
  “姓楚的,你骂老子是兽、是牲口?你太过分了,别以为老子和你讲了一些实情,你就可以胡说八道。老子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你是不是以为我这是心灰意冷,是在向你忏悔?错,大错特错。恰恰相反,是我坚信别人从你那里听不去这些,因为你马上就会进入另一个世界了。”话音未落,赵伯祥猛的扣动了手枪上的扳机。
  “呯”,一粒闪着紫蓝色火花的子丨弹丨,疾速向楚天齐面门飞去。
  两人之间不足十米,手枪子丨弹丨的速度是四百米每秒。在零点零二五秒的时间内,想要躲开子丨弹丨,那几乎是完全不可能了。这个时间,最多也仅是人眨一次眼睛用时的五分之一。楚天齐会有超常万倍的造化吗?
  “扑通”一声,楚天齐掉下沙发,半躺在地上。
  子丨弹丨继续全速前进,“嘭”的一身击在墙上,又迅速反弹回去,直接撞在那个开着的柜门上。“叮当”连声,子丨弹丨掉在地上,吓的柜子里的贺敏就是一阵“呜呜”的惊叫。
  紧接着又是“咣当”一声响起。
  “不好”,听到屋里响动,厉剑四人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借着微弱灯光,只见办公桌向东歪斜着,一个人倒在办公桌西侧一面。办公桌正好挡住了柜子里贺敏的出路。如果没有那个柜门支撑,怕是贺敏早已被砸在办公桌下了。
  “局长。”众人呼喊一声,冲了过去。他们已经看清,倒在办公桌西侧的人,正是局长楚天齐。

  就在众人扑到近前的瞬间,楚天齐忽然从地上弹起。四人赶忙收势,但还是有人撞到了楚天齐身上。
  “局长,受伤没有?”厉剑等人急问着。
  “快找赵伯祥。”楚天齐迅速看向办公桌另一面。
  “啪”的一声,屋内灯光亮起,哪有赵伯祥的影子?只有那歪倒的桌子、破碎的木头茶几和困在柜中“呜呜”不停的贺敏。
  看着巍然挺立的楚天齐,众人再次急问:“局长,你没事吧?”
  “没事。”楚天齐头也不回,右手持枪,左拳砸在桌子上。然后一拳接着一拳。
  “咚”、“咚”几声响起,办公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嘎吱、嘎吱”。
  “赵伯祥,出来。”楚天齐飞起右脚,踹在办公桌上。
  “咔吧”、“咔吧”、“扑通”,连声响起,办公桌终于不堪重负,裂成几大块,散落在地上。一把同样破损的椅子,从散落物中露出来,同时露出的还有一顶绿色的帽子,帽子上有一个三色标识。
  立体桌椅都变成了平躺的一些垃圾,但却没见到赵伯祥的影子。
  “咣当”、“哗啦”的声音从楼道传来,紧接着就是杂乱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声的呼喊:“局长,局长。”
  不多时,一群人冲进屋子,当先领头的正是穿着和容颜都狼狈不堪的曲刚,他身旁紧跟着的是周仝。

  “局长,没事吧,没事吧。”此起彼伏的问候声响起。
  “快找曲刚。”楚天齐仍然头也不回,右手持枪,双眼在屋中环顾着。
  众人一阵忙活,移开地上杂物,没看到赵伯祥,打开各个可能藏身的柜、箱,也没有赵伯祥的身影。
  贺敏在柜子里不停晃动着,发出“呜呜”的声音。
  楚天齐发了话:“把贺敏弄出来。”
  人们似乎这才发现一直不停“呜呜”的女人,才认出了这个打扮娇艳、带假发的同事。

  几人上前,把贺敏连同那把椅子弄出来,开始解着贺敏身上绳子。
  周仝目前,拽出了贺敏口中塞着的破布。
  “地道,赵伯祥进地道了。”贺敏急吼吼的说着。
  地道?楚天齐看了看地上,又看着贺敏。
  贺敏已被解开右手,他一指办公桌位置:“就在那,办公桌脚底下。”
  众人再次围过去。
  贺敏挤进人群,直接指着一块地砖:“就是这块,地道入口。”
  这块?没有什么区别呀。楚天齐蹲在地上,仔细去看,这才发现,这块地砖边上的压线有问题。屋里地砖压线都是淡金色,但这块砖四周压线并非金属材质,而是颜色一模一样的胶条。用手掀起胶条一边,可以看到非常不明显的缝隙。
  听说这里是地道入口,人们议论纷纷,有人已经取来工具,准备撬开这里。
  贺敏阻止了大家的动作:“撬不开,地板下面粘着十厘米厚的钢板,钢板上面有触角,触角都伸进地道的墙里了。”
  “那就只能炸开了。”又有人提出建议。
  贺敏急的连连摆手:“千万不能炸,钢板下面已经被绑了丨炸丨药,一旦有火花的话,肯定爆炸。”
  “撤出屋子。”楚天齐马上命令。
  众人火速离开办公楼。
  在撤离屋子前,楚天齐让三名干警把那盆硕大绿植移过去,压到了有地道口的地板砖上,并用铁链从外面反锁了房门。办公楼的钛金玻璃门已经破碎,暂时也只能先那样敞着了。
  日期:2017-07-23 18: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