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463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鸿才点了点头,看来是同意了苦大师的这个观点,再次开口道:“只是希望,在这期间不要出什么事情才好,免得……”
  张鸿才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他原本想说的话。
  苦大师自然是发现了张鸿才的异样,不过并没有多问什么,苦大师可不是一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
  苦大师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张鸿才说道:“要不……我帮帮他?”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诧异的看了苦大师一眼,开口询问道:“你怎么帮?”

  苦大师面色严肃,对着张鸿才说道:“前些日子我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偏宫,在不久的将来,张成恐有一劫!”
  “嗯?什么劫?”张鸿才皱着眉头询问道。
  “足以改变其人生轨迹之大劫。”苦大师再次说道。
  “怎么会这样?”张鸿才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

  “别急。”苦大师瞥了张鸿才一眼。
  “这种劫难并不是致命的,反而还有可能对张成有着难以想象的益处。”
  张鸿才脸色这才缓解了下来,想了想然后便对着苦大师问道:“怎么帮?”
  “自然是帮他得到这份益处。”苦大师解释道。

  “劫难前还是劫难后?”
  “劫难后。”
  听到苦大师的话,张鸿才起身,对着苦大师微微鞠了一躬开口道:“感激不尽!”
  魔都,郊区。
  今天的我与表姐两人都身着黑色的衣服,就连充当着司机兼保镖的络腮胡也是穿着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衬衣。
  因为络腮胡的块头实在是太大的原因,一套西装在络腮胡的身上穿着紧绷不已,再配上络腮胡别扭的表情,看起来颇有些滑稽可笑。
  当然,我是笑不出来的,表姐的脸上也一扫平时挂着的笑意,一脸的严肃。
  因为我们今天是来参加葬礼的,所以才会是这身打扮。
  “我们走吧。”表姐开口说道,然后便抱着买来的白菊与我们一同下了车,朝着前方走去。
  根据调查,面前的这个地方平时应该是一家小商店,但是今天却挂满了白布,门前放着一排排花圈,气氛悲切至极。
  我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与表姐对视了一眼,然后我们三人便朝着大堂里面走去。
  看着大堂中央挂着的那张黑白相片,我心里也感觉很不好受。

  黑白相片上面是一个看起来笑得一脸朝气的男学生,这个葬礼,自然是为他而举办的。
  这个男学生叫做王雨华,是魔都复旦大学大二的一名学生,死于一件枪击案。
  当然,这个王雨华更是死在了我的面前,并且完全是因为我而死的。
  虽然我跟这个王雨华素不相识,他为我挡子丨弹丨也是无意的行为,但是事实上他确实因此救过我一命,而王雨华却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原本充满了对未来期盼的小家庭,如今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丧子之痛中。
  王雨华的父亲是一名工人,而王雨华的母亲则在家里开着一个小商店,日子不算太好,但是也绝对不算清贫。
  王父和王母都知道,等待他们唯一一个儿子从复旦大学读出来,他们就可以享清福了。
  他们老王家出了一个复旦大学的高材生,这一直是王父王母用来炫耀的资本,因为自己的儿子而自豪,这不丢人!
  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成为了泡影。
  独生子王雨华已经死在了暴徒的枪下,王父王母膝下并无其他子女,下半辈子王父王母恐怕真的很难过了。
  站在另一旁发呆,脸色带着憔悴的那对中年夫妇便是王父王母了,之前从照片上来看,王父王母绝对算不上老,毕竟他们现在最多也才四十多岁而已。
  然而如今的王父王母已经多出了一大把的白发,丧子之痛令他们悲痛欲绝,却又无可奈何。

  王父王母何尝不想找到杀人凶手,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可惜凭借王父王母两人的微薄之力,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幕后凶手是蒋家,是能量足以倾倒这座城市的势力之一,仅仅是平凡家庭的王父王母,又怎么可能会威胁到蒋家呢?甚至他们恐怕连蒋家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吧?那是他们永远也触及不到的圈子。
  前来参加葬礼的亲朋好友挺多的,但是王父王母却沉浸于悲伤之中,根本没有心思招待客人,只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应该是王雨华的奶奶在招待着各位亲朋好友。

  我与表姐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抱着手中的白菊朝着王父王母走了过去。
  “叔叔,阿姨。”我上前对着发呆的王父王母打招呼,站在我身边的表姐也礼貌的打着招呼。
  王父王母这才反应过来,王母赶紧伸出手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看着我和表姐先是诧异了一番,就算是王母是普通家庭的人,也看得出来我和表姐身上似乎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将我们两人与他们这些普通人分别开来。
  “你们是……”王母疑惑的问道,她并不认识我和表姐。
  “叔叔阿姨你们好,我们是王雨华的朋友,对于他的不幸,我们表示万分的悲痛。”我对着王母微微鞠躬,一脸严肃的开口道。
  想到王雨华这个之前与我素未蒙面的普通大学生倒在我眼前的血泊之中的情景,我心里就非常的难受,堵得慌。

  这是一条无辜的性命,如果不是我的话,他也不会在大好年纪就去世了。
  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蒋家也有!
  不过还好的是,我已经帮助王雨华的家庭向蒋家讨回了公道,只是这件事情我不能告诉王父王母,有些事情普通人是不能给接触的,否则将会给他们带来难以想象的劫难。
  虽然我知道王父王母二人肯定很想找到那个杀人凶手,但是这不代表着我就能够将这些东西告诉他们。
  我告诉他们蒋家的存在,这不是在帮助他们,而是在害他们。
  王雨华已经因为我而去世了,如果我还因此将他的父母给害了的话,那我就真的不是人了,恐怕王雨华一家子做鬼都不会放过我吧?

  听到我的话,王父王母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悲切之意,这些日子无论谁提起他们死去的儿子,他们的情绪都会处于崩溃的边缘。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原本就是世上最悲痛的事情。
  “你们是好人啊,雨华以前跟我们说他在外面有着很多对他好的朋友,但是今天的葬礼只有你们前来了。”王母眼泪又盛满了眼眶,估计是想起儿子王雨华生前的一些事情了吧?
  听到王母的话,我不禁一愣,然后便反应了过来。
  根据资料上显示,王雨华因为家庭出身的原因性格挺内向的,再加上他读书非常用功,平时很少跟谁有过交际,想必王雨华的那些同学们都会觉得王雨华性格太孤僻而不愿意跟他做朋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