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0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没再问他。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很平静,张坎文继续帮王励固本培元,准备着下一次做法,而我也开始回忆着当初燕南天捕捉相柳时的步骤方法,准备帮蛇灵吞食相柳血液。
  为了防止出错,我特意将当日燕南天用的所有步骤都写了下来,回忆确认了一遍之后,然后又安排谢成华和刘传德帮忙,准备麻痹相柳所需要的全部材料。
  那些不知名菌类,蛇灵已经找来了,五只刚出生的小老鼠也好找,这些都不是问题,但除此之外,还需要五块五行属性各不相同的曜石,这可不是随便就能找来的。
  所幸的是,当初玄学会那个争夺赛上,我获得了第三名。得到了整整十块曜石,后来连番变故,我遭遇了不少危险,但这十块曜石我一直留在身上,并未遗失。
  十块曜石都是火属性,自然不能直接拿来用,不过当初叶翩翩曾告诉过我,玄学界内,不同属性的曜石,可以彼此置换。我手里的火曜石是从火神庙而得,品质绝佳,想找人换成其他属性的曜石并不困难。
  只是我现在身份敏感,不宜在玄学界露面,这件事还是得交给谢成华他们来做。于是我把谢成华叫过来,说了这件事之后,随后就把四块火曜石交给了他。
  接过火曜石,谢成华一脸都是呆滞,老半天之后,才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这东西太贵重了,我不行,不能给我……”
  估计是情绪太激动,谢成华有些语无伦次,等他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我一问才知道,他是知道去哪里置换这些东西的,只是四整块火曜石太过贵重,一下子拿出来太过扎眼。而他不过是刚刚识曜的修为。怀璧其罪,一旦被有心人盯上,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最后说,这件事最好还是我亲自出马,他陪我一起去可以,但绝不能他一个人去。

  明白之后。我犹豫了一下,以我现在的境况,公然露面肯定不行,就算利用墨易珠,韩稳男和韩家天师都见过我易形之后的样子,肯定也会露出蛛丝马迹。
  最后无奈之下,我只好去找了张坎文一趟,说了其中缘由。张坎文倒是无所谓,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接过那四块火曜石,带着谢成华便出门了。
  张坎文是识曜后期,接近识曜大圆满的修为,实力更是超凡脱俗,天师之下罕有敌手。有他出面,自然一切无虞,一晚上过去,第二天上午,张坎文便带着谢成华回来了。见面之后,丢给我一个布袋子,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四块曜石。
  一切准备妥当,待到这月中旬,送小金去化形之后,我回到风水玄学店里,交代瞳瞳过去把蛇灵叫过来,自己则是回到房间里,小心将装着相柳的那个黑色布袋,以及早先准备好的各种材料全部取出来准备好。

  没一会儿,瞳瞳带着蛇灵走了进来,这几天因为我不让蛇灵吞食相柳血液。这家伙跟我闹情绪,进屋之后,飘飞在半空中,脑袋看着天花板,摆着幅臭脸,很不耐烦的问。“找你蛇仙爷爷干嘛?”
  他这幅态度,瞳瞳先不乐意了,两只眼睛一瞪,抬手就准备揍他。
  我抬手制止了瞳瞳,笑着对蛇灵道,“你帮我把这些东西,喂给这几只小老鼠吃。”
  我话音才刚落,蛇灵想都不想的就是一声冷哼,“不干!你别指望着蛇仙爷爷我再帮你做事,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咦,不对,你说什么?喂给小老鼠吃?”
  蛇灵似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噌的一下飞到我面前,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我,好一会儿之后,又低头看看我面前的幼鼠、曜石等物,然后彻底兴奋起来。尾巴一伸,盘到了我脖子上,吐着芯子的嘴巴,在我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才兴奋着,语无伦次的说道,“周哥,哥哥,你,你……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无耻……不,不是,我是说,周哥你太够意思了,你放心,以后小蛇我唯你马首是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向西,你让我打狗,我绝不撵鸡!”

  我没好气的把他推到一边,指了指面前一堆材料,开口道,“我不让你打狗,也不让你撵鸡,你赶紧把这些东西给这几只小老鼠喂进去,等吞食完相柳的血液,咱们就出发去龙门。”
  “得嘞!”蛇灵顿时干劲十足,飞落到地上,小心的拿起几只幼鼠放到那堆不知名菌类旁。跟上次一样,这些幼鼠,像是嗅到了什么绝佳美味,低头趴在那些菌类上,疯狂的吞食起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本来我还以为是燕南天当初用了什么秘法,才导致幼鼠如此贪吃。现在看来,幼鼠吞食。只是被这菌类所诱,并非是燕南天催动了什么秘法。
  蛇灵当日也在场,对燕南天每一步举动甚至比我还了解,没一会儿,幼鼠便把菌类和曜石全部吞完,全都变成了圆球模样,肚皮贴在地下,四条腿已经够不着地面了。
  我略微等了几分钟,待火候差不多之后,我小心打开了装着相柳的黑色袋子,袋口正对着那几只幼鼠。
  我屏气凝神的盯着袋口看,一开始并未有什么动静。大约半分钟之后,我捏着袋口的手上,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风声,还未等我反应过来,眼前五只粉嫩球状幼鼠尽皆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我感觉手里布袋微微一重,顿时反应过来,赶紧扯起袋子往里面看。

  袋子里面装着的,正是那天陈杨婷从山壁上斩下的相柳残肢,几只粉嫩的幼鼠就在残肢一旁,除此之外。还有一根细细的,仿佛灰色蚯蚓一般的东西,正趴在幼鼠的身上,一端露在外面,另一端扎在幼鼠身体内。
  我顿时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相柳的本体了。
  这种方法究竟能麻丨醉丨相柳多久。当初的燕南天也不能确定,我自然也不能大意,来不及仔细观看,一把抓住蛇灵,直接把他丢到了布袋里,交代他赶紧吸食相柳血液。
  蛇灵自然晓得轻重利害,二话不说,转进去之后,直接一口咬到了那灰色蚯蚓状的相柳身上,贪婪的吞吸起来。
  相柳的身体极小,别说吸血,就是想吞了他,怕也用不了几秒钟,单奇怪的是,蛇灵咬住相柳之后,硬生生吞吸了十几分钟还意犹未尽。

  直到我看到那相柳的身体动了一下,似乎马上就要醒过来的时候,我赶忙扯住他的尾巴往外面拖。
  蛇灵似乎也反应了过来,在我拉他嘴巴的时候,已经松开了嘴,任由我将他拉出去。等他彻底出来之后,我赶紧重新扎紧布袋,防止相柳跑出去。
  一切有惊无险,搞定之后,我吐了口气,转身正要询问蛇灵情况如何,结果刚一转头,却一下子没看见蛇灵,低头往地上一看,这才发现,蛇灵这家伙瘫趴在地上,两眼紧闭,竟是昏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连忙弯腰想把蛇灵拎起来查看情况,结果手才刚碰住他,我就一下子缩了回来。
  蛇灵身上竟然是热的,不是那种普通的温热,而是滚烫烧手那种炙热。要知道,蛇本是阴性动物,蛇灵又是阴灵魂体,身上向来都是冰冷的,这滚烫炙热绝不正常。
  日期:2016-08-2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