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461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再加上当年表姐与宋思思在魔都的布局,我爸也明白,想要调查清楚我妈的死因,没有强大的权利作为后盾是不可能的,所以在我走向这条路的时候,我爸并没有反对什么,只是希望我不要最终成为一个魔头。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希望也实在是渺茫啊!
  “那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也做过这样的违心事呢?”我再次询问道。
  “迫不得已,奈何?”我爸回答道。
  迫不得已?
  难道所谓的上位,必须得迫不得已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违心事才行吗?
  “何为迫不得已?”我再次不依不饶的问道。
  “这个解释起来太难,你只需要知道,当时的我和现在的你一样就足够了,以后你会明白我所说的迫不得已,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只希望……你能够比我更加的幸运吧。”我爸回答道,从我爸的话语之中,我听出了一丝无奈。
  是否是因为我爸想起了当年做过的让现在后悔的事情呢?
  虽然我很想知道当年我爸到底做出了什么事情,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问出口。
  因为让我更加疑惑的是,我爸说当年的他和我一样。
  到底是什么和我一样?性格吗?
  我不了解当年我爸是什么性格,但是从现在来看,我跟我爸的性格是大不相同的。
  还是说……是其他的原因?
  如果真的是其他的原因的话,那么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此时的我只感觉脑袋中有一道光闪过,像是瞬间照亮了所有事情,不过这也只是片刻而已,我还没能够看清楚这件事情的答案,我的脑海中再次变成了漆黑一片。
  “爸,你这是啥意思?”我自己没想明白,只能开口询问我爸了。

  “你自己去想吧,现在说太多只会影响到你自己的判断,以后有机会你会知道的。”我爸回答道。
  我听得出来,我爸所说的当时的他与现在的我相同,并不是指性格方面。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和我爸现在到底又有什么相同的地方呢?
  我还想再问一问,但是想着这样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我就没有再在这上面纠结下去了。
  “爸,张家我是不可能放弃的,除非张家真的崛起或者再次被灭掉,否则的话我会一直待在魔都。”我对着我爸保证道。
  以前的我确实很不想接触这些东西,只想要做一个普通人。
  但是现在进行到这个地步,突然让我放弃,我是不可能放弃的。
  并不是我贪恋权利,而是责任!

  张家派系成员那么多,我这一走岂不是不负责任?
  这样做对不起的人实在是太多,我是不可能这样选择的。
  我爸估计也是知道我这是什么意思吧?只能微微叹一口气说道:“你的选择我不会干涉,如果出现什么情况的话,第一时间就应该保持理智,否则的话很容易做出让你遗憾终生的事情啊。”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似乎听到我爸话语中带着的无奈和沧桑。
  难道……我爸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东北,江边村。
  挂掉了电话,张鸿才看着手里的手机发呆,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此时,一个长发飘飘身着一身白色古装就如同画中走出来的男子正站在门口,看着张鸿才一脸若有所思。
  张鸿才自然是发现了来者,转过头瞥了这个男人一眼,然后便伸出手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示意男人坐在张鸿才对面的位置上。
  男人倒是并没有不给张鸿才面子的意思,挪步走到了桌子旁边,并且坐了下来。
  “苦大师,我能否请教你一个问题?”张鸿才拿起茶壶给苦大师的面前的茶杯续上了一杯茶水。
  苦大师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
  苦大师本身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在不需要说话表达的时候,他都是尽量不会说话的。
  张鸿才自然是习惯了苦大师这种态度,倒是并没有太过在意,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苦大师见多识广,想必你也听说过一种很奇怪的情绪爆发的状态吧?”
  苦大师这才来了兴趣,抬起头看了张鸿才一眼,这才开口道:“具体是什么样的表现?”
  “就是心中会有着一股暴戾之气,平时不会发作,但是受到情绪波动的时候,它就会彻底吞噬人的理智,从而变得疯狂无比,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考虑后果,眼中不会有任何感情所在。”张鸿才想了想,然后便对着苦大师描述道。
  听到张鸿才的话,苦大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谁沾惹上这种事情了?张成?还是你?”苦大师看着张鸿才询问道。
  张鸿才嘴角微微勾了勾,对着苦大师说道:“如果我说我们两父子都沾惹上了,你会相信么?”
  苦大师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加厉害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上下打量着张鸿才,这才缓缓开口道:“现在的你和多年前我听说过的你确实大相径庭,我之前还疑惑,到底有着怎样的因素会彻底改变一个人,没想到你竟然是因为这个。”
  张鸿才脸上倒是并没有露出过多的情绪,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再次开口道:“这种情绪爆发确实很可怕,据我所知这是控制不了的,所以这些年我只能打磨自己的性子,不让自己再次做出让人感到后悔的事情。”
  苦大师颇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怪不得上次中了夏长江的暗枪,张鸿才并没有发脾气,就连苦大师都感觉夏长江着实该杀,最终却只是捏断了夏长江的一只手腕而已。
  都以为张鸿才那是脾气好,原来竟然是不敢也不能让自己情绪太过波动,否则的话事情将会变得糟糕无比。
  不过能够做到即使挨了暗枪也不会有丝毫情绪波动的地步,张鸿才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果然了得,想必这些年张鸿才一直在做着这样的努力吧?
  “看起来你做得很好。”苦大师倒是颇为赞赏的对着张鸿才点了点头说道。

  张鸿才摆了摆手,开口说道:“我现在做得好不好没有丝毫用处,因为我已经习惯了。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张成,他竟然也招惹上了这样的毛病,我早该想到的啊!”
  张鸿才说完便叹了一口气,张鸿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虽然张鸿才已经有十多年未曾发作过了,但是张鸿才知道,这个因素会一直伴随着自己,恐怕下半辈子也不会消失吧?
  只是当年唐幻秋死后,张鸿才一直处于悲伤以及急迫的想要了解到唐幻秋的死亡真相的心理之中,张鸿才哪里能够想到,当时那么小的我竟然也被种上了暴戾的种子?
  “竟然是这样!”苦大师眯着眼开口道。
  “哦?苦大师也早就发现了吗?”张鸿才看着苦大师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