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笑到半截,赵伯祥停了下来,他发现不对。刚才睁眼的瞬间,电脑屏幕上那仅剩的几个画面中闪过了好几辆军车,其中好像就有一辆像是那台指挥车。这几个摄像头可是在办公楼附近,那说明姓楚的已经到跟前了。刚才让这几个废物和自己对话,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对质,分明是那小子在拖延时间,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自己怎么忽略这点了?那天他对连莲使用的,不也是这个伎俩吗?想到这里,赵伯祥怒声道:“姓楚的,你在哪?”

  没人答声。
  “姓楚的,你他妈在哪?少装神弄鬼的?”赵伯祥再次骂道,并从屏幕上去找对方的身影。
  哪有什么画面?仅有的几个画面也全黑屏了。
  “哈哈哈,赵伯祥,你狂吠什么,简直就像一条老赖皮狗,‘汪汪’个不停。”曲刚的笑声很大,这既是他故意提高了声音,也是因为离的又近了好多。
  “曲刚,闭上你的臭嘴,老子找姓楚的。姓楚的,你在哪?给老子出来,装神弄鬼算什么好汉?”赵伯祥一边大骂,一边按下一个遥控按钮。
  窗户上的窗帘缓缓打开,耀眼的光亮射*进了屋子,几辆墨绿色的汽车停在窗前,其中就有那台车顶带着高分贝扩音喇叭的指挥车。
  “声东击西”、“暗渡陈仓”,赵伯祥一下子想到了好几个词。同时也疑惑,怎么就没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莫非汽车是推过来的不成?
  “赵伯祥,看到老子了吗?老子是看到你了。放着好好的警服不穿,非要穿那么一身狗皮,你是不是一直想戴绿帽子呀?”说着话,曲刚在指挥车里向着赵伯祥招了招手。

  “啪”的一下,赵伯祥关掉了屋里的灯光,顿时屋子漆黑一片。这么一来,赵伯祥能够清晰看到灯光明亮的楼外,而外面的人却看不到屋子里。
  怎么只有曲刚,楚天齐去哪了?赵伯祥疑惑的对着桌上扩音话筒喊了起来:“姓楚的,你在哪?你在哪?”
  “赵伯祥,你说我的哪?”话音刚落,便传来“咣”的一声响动。
  意识到上当,可屋门已经被撞开。
  在屋门打开的瞬间,赵伯祥手中多了一把手枪,同时身后衣柜忽然“咔吧”一声打开,一抹微弱光亮洒了出来。

  借着楼道的灯光,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楚天齐,楚天齐身后还跟着他的几个铁杆属下。
  看到楚天齐的这一刻,赵伯祥明白,这小子怕是进楼有一会了,应该是从楼顶天窗进来的。楼里的所有门窗都锁了,他还亲自检查过呢,尤其要是楼门被弄开的话,不可能听不到一点声音。
  正要向前移动脚步,楚天齐看到,在赵伯祥身后衣柜里有一个女人。女人被绑在椅子上,身上绑着疑似丨炸丨药的东西,嘴被堵着。借着柜子里的灯光,可以清晰看见女人脸上的泪痕。
  “不许动。”赵伯祥用手枪指着楚天齐,“否则大家都玩完。”说着,关掉了桌上的扩音器开关。
  现在当然不能动了,赵伯祥手里有人质。虽然没看到赵伯祥手里有遥控器,但也不敢保证控制开关就在手边,刚才柜子打开的就很突然,暂时都不知道是按了哪里。
  人质很面熟,仔细一看,原来是穿便装的贺敏。贺敏从前天就请假,没想到却在这里。
  “老赵,你这是什么意思?”楚天齐一笑。
  “别叫我老赵,听着别扭,咱俩没那交情。”赵伯祥也笑着道,“让他们退出去,咱俩谈谈。”

  楚天齐问:“谈什么?”
  “谈……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少费话。”赵伯祥晃了晃手枪,“别耍花样,你小子花花肠子太多。”
  “先出去。”楚天齐摆了摆手。
  厉剑、高强、高峰、仇志慷同声道:“局长……”
  楚天齐眼睛一直盯着赵伯祥,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向身后摆了摆手。
  厉剑等四人迟疑少许,退出了屋子。

  “把门关好,别打扰我们。”赵伯祥对着门口喊了一声。
  “咣”的一声,屋门关上了,听的出是带着怒气的。
  “几个奴才倒是挺尽心,只是不知道你倒霉的那天,他们是矢志不渝跟着你,还是背后给你开一枪?”赵伯祥一副玩世不恭的口吻,用枪指着对方,“坐那说吧。”
  略一迟疑,楚天齐向左侧跨出两步,坐到沙发上,然后用手一指贺敏:“这是怎么回事?”

  “她呀?”赵伯祥“嗤笑”道,“也算是机缘巧合吧,今天你们来的时候,她正好在这,我只能先拿她应急了。如果要是知道你来的话,怎么也得把你师姐、师妹请来,实在不行的话,请来那个女县长也可以。明知道你对她没兴趣,对她的生死不关心,但也只能这么将就了,就算是狗尾续貂吧。”
  “赵伯祥,我不像你那样漠视别人的生命,不管是谁,我都不会见死不救。”楚天齐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却说:谢天谢地,还好那几人没让挟持。
  “现在只有咱们俩,你又何必那么虚伪呢?”赵伯祥“嗤笑”着,“也难怪,我不是一直也在装吗,在这方面,你是青出于蓝胜于蓝。”
  “我不明白,你俩怎么会在一起?”楚天齐表示疑惑。
  赵伯祥点指对方:“不要想歪了,我赵伯祥可是作风正派的人,我只忠于一个女人。她需要帮别的忙,我正好能帮上。”
  楚天齐“哦”了一声:“你说的恐怕是让人上瘾的那东西吧?”

  “明白人一点就透。”说到这里,赵伯祥话题一转,“姓楚的,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
  “我为什么……”楚天齐说到半截,也话题一转,“打开灯吧,太黑了。”说着,就要起身,去摸墙上开关。
  “不许动,黑着灯挺好。”赵伯祥说完,干脆用遥控开关把窗帘也拉上了。
  听到对方的话,楚天齐只得先坐回座位上。
  事情明摆着,赵伯祥关灯、拉上窗帘,是担心暴露在狙击手瞄准镜中,二人都心知肚明。
  这么一弄,屋里彻底黑了下来。所好楚天齐因习练武功原因,夜视能力超强,再加之衣柜发出的微弱灯光,还能看到对方。不过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到对方那把枪上。
  “你为什么盯着我不放?”赵伯祥再次追问了这个问题。
  楚天齐说:“老赵,不是我要盯着你,而是事情在那明摆着。你身为公丨安丨局政委,应该明白,你做的这些事,是警方绝对不能容忍的。”
  “但也并非势不两立,你可以有另外的选择。你是从沃原市交流来的干部,可以做两年太平官,然后漂漂亮亮镀身金,再回到沃原市任职。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非要揪着不放呢?让人不可理解。”赵伯祥“嘿嘿”一笑,“你就不怕意外身亡,不怕身败名裂的死去?睁一眼闭一眼,两三年过的很快。”
  日期:2017-07-23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