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二十七日了。我当时正好听到你派去看我的两人说话,才知道自己被做为了枪击连莲的凶手。我那时没敢睁眼,只到半夜才抽空向局长求救,我这才脱离你的人控制。庆幸的是我没有死,还庆幸的是,我在车上安了一个非常隐密的执法记录仪,没有被你们发现。虽然上面拍的不是特别清晰,但事实却很清楚,包括你开枪的画面都有。赵政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你会对我那样,你差点把我送到鬼门关呀。当然,你开枪是不是为了杀人灭口,那只是我推测的,只有你自己心知肚明。”

  赵伯祥的声音响了起来:“柯晓明,你今天还能喊我一声政委,我很欣慰,说明我赵伯祥这么多年没有白混。说起来那天的事情也是事出有因,当然你是无辜的,我要向你说声抱歉。不过,你也应该从中汲取教训,要牢记‘配枪就是丨警丨察的命’,要时刻保护好。除了把命交给自己外,谁都不能信,即使是最亲的人也不行。”
  “谢谢赵政委。”柯晓明道。
  “哎,以前的时候听到这个称呼,真的不以为然,好多时候都挺烦的。可现在却没人再愿意这么叫我了,到头来只有老对头的属下这么称呼。悲哀呀,悲哀。”赵伯祥的声音透着无奈和悲凉。
  楚天齐冲着柯晓明挥挥手。
  柯晓明会意,把喊话器交给楚天齐,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枪声越来越小,越来越零散,显见一些抵抗已经结束。整个队伍都在向前推进,楚天齐乘坐的指挥车也行进到了挡车杆里面的区域。
  “姓楚的,你在吗?”外面又想起了赵伯祥的声音。
  楚天齐一边注意着外面的情形,一边和对方答话:“赵政委,没想到你还挺看重这个称谓的,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小子,我说过,得意莫张狂,不要总是一副胜利者的口吻,你不过就是个黄嘴叉没褪的东西,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赵伯祥的声音充满不屑,“以前的时候,我看你虽然有时做事稍微霸道了一些,不过起码表面还装的挺像。今日才发现,你是另外一种阴险,你让这些人和我对话,是想坐实什么?是想让我当众丢丑?是要对我审判吗?就凭你,还有刚才的那些人,你们够格吗?”
  “正义当然可以审判邪恶了。”楚天齐脸上带着坏笑,分明是在恶心对方。
  “狗屁,不过是一些歪瓜裂枣,还敢自诩正义?好啊,那就让他们都上吧,老子根本无所谓,你不就是想造老子的反。”赵伯祥说到这里,重重的“哼”了一声。
  “赵伯祥,注意你的用词,这不是造反,这是控诉。”楚天齐笑着说,“别着急,被你迫害的人都会揭发你的,很快就会又来一位。”
  听着楚天齐的话,赵伯祥心想:看来这小子是吃定我了,不但带来了那么多人马,还带来了所谓的对质者。下一个又会是谁呢?

  正疑惑间,一个声音传了进来:“赵伯祥,你小子玩的可真大,竟然敢做这营生,真是让我老曲刮目相看。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屎盆子都扣我头上,非要治我于死地呀。你他娘的杀人灭口杀了连莲,却让姚兵那王八蛋诬赖我,你什么东西?”
  赵伯祥一阵冷笑:“曲刚,你不用讽刺我,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活法。你心甘情愿整天做狗腿子,老子却不干心。你说老子给你扣屎盆子,那是因为你太笨,也是因为你做事不够光明,本身就容易让人生疑。”
  “赵伯祥,你放屁。我真没想到,打黑除恶这么多年,竟然身边还有你这么大的祸害,还有你这么个对手。不过你也肯定没想到,没想到老子大难不死,又出来了吧?”曲刚哈哈大笑起来。
  赵伯祥语气很不屑:“曲刚,要不是有姓楚的,你现在怕是连灰都不剩了,你还自得个屁?在老子眼里,你根本不配做对手,充其量就是个小丑。被老子耍了那么多次,你竟然浑然不觉,还差点糊里糊涂见了阎王,我要是你的话,早他娘找块豆腐撞死了。更可笑的是,牛斌在老子眼里就是一团臭狗屎,你竟然把他看成了救世主、活菩萨,任那个同性恋对你恣意驱使。”
  曲刚“哼”了一声:“不打自招了吧,你和牛斌果然是穿一条裤子,可你却来个嫁祸于人,硬是让那两个家伙弄了个挺曲抑赵的把戏,让全县人都误以为同性恋在支持我,连老子都糊涂。结果那家伙第二天就倒台,让人们一下子都怀疑上了我。这还不算,你还让杨天明毒死了明白人,这更加大了老子的嫌疑。”
  “所以你指使人杀死连莲灭口,就更顺理成章了。”赵伯祥讥诮道,“不过你这家伙也真是白活了,连好赖人都分不出。你挨个数数,一个牛斌、一个姚兵,你都当成了靠山,到头来却是一个打你黑枪,一个直接治你于死地。”说到这里,赵伯祥忽然问,“姚兵现在在哪?”
  “在哪?你应该心里清楚呀,在里边等着你,不只是他,还有常亮、萧长海,他们是一起被抓的。再加上你的话,正好组成一个高墙大院麻将四人组。”曲刚咬牙切齿的说,“真是恶有恶报呀。”
  “我不信。那三人不可能在一起被抓。”赵伯祥表示怀疑。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那我告诉你,姚兵昨天来县局开会,是纪检专题会议,姚兵还在会上以我为例放了一堆臭屁。你也知道,姚兵喜欢喝酒,也喜欢打麻将。三缺一怎么办?有萧长海来陪嘛!我现在想来,萧长海肯定是看你的面子,否则他还未必出席呢。”曲刚一副幸灾乐祸口吻,“就这么巧,他们乖乖的等来了市纪委。”
  赵伯祥“哦”了一声,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他明白了,哪有那么巧的事,分明就是个圈套嘛。他疲惫的说:“这么说,你还有些智谋喽。”
  曲刚故做惋惜:“可惜了,这么精彩的场景我没看到,那时我还被你们关着,我是后来听说的。”
  “哈哈哈,别给自己抹粉了,你就是没被关着,也想不出这花活,老子知道你也没那两下子。其实用脚指头也能想明白,肯定是姓楚那小子搞的鬼。”赵伯祥的语调中满是戏弄。
  “不管怎么说,你的这些爪牙都伏法了,你也是分分钟的事。”曲刚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充什么大尾巴狼,还跟我说什么‘多行不义’?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就是一条可怜虫。以前的时候,你傍着牛斌、姚兵,现在他们倒台、背兴了,你又抱上了姓楚的大*腿。其实你更像一只哈巴狗,断了脊梁、摇尾乞怜的狗,哈哈哈。”赵伯祥笑着,坐了起来,睁开眼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