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70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场事情里面,我也是受害者。我也被宁远一直算计着,最后却只有他受伤吗?
  凭什么!
  擦了擦眼泪,我突然转过身又走了回去。
  我没想到谢衍生一直看着我,我回头正撞上他特别后悔和眷恋的眼神。
  看我回头,他全都收敛了去,又变成了愤怒。

  我心里藏着火,根本管不了他刚才什么表情。
  我大步走到他面前:
  啪!
  我扬手狠狠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他怔了下,抚着自己的脸。
  “觉得委屈是不是?觉得你这三年被伤害了是不是?只有你吗?这世界就你过的悲惨了?”
  “谢衍生,你就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就真的一点关于我们的过去都没有印象了?就算是记忆没有了,那些感觉呢?感觉会说谎吗?那些原本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点点滴滴,你都没有感觉吗?”我说着,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谢衍生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的过去如果真的这么不堪,我回来a市做什么?你以为我回来a市是为了什么?你又以为我为什么会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海城呆到现在?”

  “你把我的阿生还给我!”说到这里,我已经泣不成声。
  我几乎是夺门而出。
  我多少次想,我不要用哭泣的方式换回谢衍生。多少次我想我不要他可怜我才回到我的身边。总是试图相信,他对我的记忆不会消失的这么彻底。
  可是抵不过现实。
  我更忍不住,就像是疯了一样忍不住哭起来。
  我毕竟只是个普通人,没有那么坚强。
  我一路走一路擦脸,眼泪模糊的我连电梯在哪都摸不着。
  脑子里全都是空白。
  我靠在电梯附近,却找不到开门的键在哪。
  我也是哭得有点晕了,顺着墙一路摸,却觉得越来越远了。
  我擦了眼泪,有点转向。
  我可能走反了。
  也是一时气的,都糊涂了。
  我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叫自己冷静一下。
  好半天,我才睁开眼。

  我离电梯门竟然还有那么远。
  叹了口气,被谢衍生牵扯了太多的情绪了。
  我又擦了擦脸,朝电梯走过去。
  电梯门跟着也开了,下来几个人之后,我就要进去。
  一条手臂横了过来,挡住了电梯的门。
  我抬眼,谢衍生站在我旁边。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追着我到了这里。
  “干什么!”我瞥了他一眼,有些不愿意搭理他。
  “景文,我怎么知道你没有跟我演戏?三年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度过的?”谢衍生质问我,“你知不知道我醒来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是你背叛了我,是一个叫景文的女人害得我车祸!”
  这句话,我当时也在。
  多么残忍的一句话。
  明明,我并没有叫他车祸。明明我那天看到他的样子,也在心疼,可是我却真的跟别人结婚照婚纱照!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不想听解释,我也没法解释。
  “我就快拿奖了,奥斯卡奖!你就当我是演员!我比秦璐璐还会演!你三年过的怎么样,跟我有关系吗?让开!”我瞪了他一眼,推开他的手臂。
  我要进电梯,他却一手将我拉回来,电梯门也跟着关了。
  “你就只会这么说话?不关你的事,你哭什么?你哭得连电梯都找不到,你以为我瞎?”
  他原来早就追出来了。
  我推开他,“你就是瞎!你的眼睛就是装饰品!你不是有女朋友吗?秦璐璐不是曝光你好几次出入酒店送她回家了吗?你在这里处处找我滚床单算怎么回事?你欺负人是不是欺负的太过分了!”
  “景文!”谢衍生晃着我的手臂,“那是秦璐璐搞的鬼,跟我没有关系!我跟她只有你看到的关系!”
  我冷笑,“看到的关系?看到的关系不是你们要订婚了吗?你们可以订婚,可以结婚,可以生孩子!”

  说到这里,我又不争气的哭了。
  谢衍生张嘴还想要骂我,却停了下来。
  我擦了擦眼泪,强忍着说:“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要以为我是伤心,我是心疼我自己。你跟秦璐璐什么关系,关我什么事。”
  “你吃醋了?景文,你是不是吃醋了?”谢衍生追问。
  我被他说的心酸,眼泪更是控制不住。
  “我没有!我不在乎你!谢衍生,我根本不在乎你!”我甩开他,“你还嫌你给我的耻辱太少了吗?”
  我歇斯底里的叫,将他从我的身侧狠命的推开。
  可是眼泪根本止不住。
  我转身就去摁电梯,电梯门应声而开,朝里面跑。
  谢衍生却及时的抓住我,一个反手就将我拽了回去。
  我转了个圈。

  被他牢牢的抱在了怀里。
  时间好似跟着被静止了。原本恐慌绝望的心,跟着都变成了平静。
  我感觉到谢衍生的手臂,牢牢的箍住我内心的渴望和眷恋。
  整个人都恢复了安静似的,听凭他控制。
  我睁开眼,看见酒会门前全都是人,盯着我们看个没完,没有人过来,也没有人说什么。

  就像是看电视似的,一直看着我跟谢衍生在这里演话剧。
  谢衍生什么都看不见。
  他低沉的嗓音如同大提琴的弦,被拨动了一下:
  “景文,我想你了,想了你整整三年。”
  “景文,我想你了,想了你整整三年。”
  我起初动弹不了。
  一句话,叫我整颗心都跟着沉了下去。

  如果谢衍生没有失忆该多好,那我听到这句话应该高兴的跳起来。
  可是连日的委屈,连日的屈辱,一连数日的焦急和绝望,叫我心底全都是洞。
  那么多的事情,他就给了我这么一句话,又怎么样?
  他失忆了三年,是如何想我的?想我去死吗?

  我脑子里仅剩的清醒将我推回来。
  刚刚他怒火攻心,侮辱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的感受?
  我推开谢衍生,“想我?你是恨了我三年吧?”
  我说着又气不打一处来,“你不恨我,怎么会直接就封杀了我?谢衍生你别跟我这时候油嘴滑舌,我不信!”
  我说着,在没给他机会,低头跑进了电梯。
  谢衍生这次没有追上来。
  外面的天,特别的黑。
  哪怕是有路灯,还是黑的不行。
  我站在路边,还是有点头晕。
  谢衍生有特异功能吧,脑子里总是不断回忆他刚刚说的话。
  他的话有毒!
  我匆匆忙忙跑到路边伸手拦了车。
  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才发现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我爸打过来的。
  刚刚太多事,根本没有听见。这会这么晚了,我也没有给家里打一个电话。
  我慌忙打回去。
  爸接的挺快,应该是在等我的消息。
  “文文啊,这么晚还不回来吗?小阿生生病了,发烧一直不退,我们都在医院里。”
  我一听急了,“严重吗?有没有烧出肺炎?”
  “暂时还好,已经在挂水了。只是烧的有点说胡话。”爸跟我说。
  一颗心都跟着揪起来。
  晚上没什么人,很快就到了医院。
  匆匆忙忙的赶到儿科,爸妈带着小阿生在挂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