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2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齐鸣抱住了头,整个人都在颤抖,好一会儿,方才抬起头来,看着我,说有人在这里面恶意使坏,而你之所以过来,大概也是怕他们像对付白合一样,对付我们吧?
  我说我来之前,并不知道你们跟上面的默契,但事实上,那个叫做司马辜的家伙,以及被我撂翻的那几个人,都是想要杀你的。
  林齐鸣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沉思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件事情,很复杂。”
  我点头,说对,你是跟着黑手双城打天下的老将,这里面什么沟沟坎坎,想必比我清楚,而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也是希望你能够擦亮眼睛,知道那些人是朋友,那些人是敌人,不要给人卖了。
  林齐鸣很痛苦,情绪十分激动,调节了好一会儿呼吸,方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这时他抬起头来,然后说道:“我明白了,谢谢你。”
  我说讲这些话儿就太客气了,我不太懂你们朝堂之上的这些东西,但我知道,想要给白合报仇,就得将这杀人的心思给藏起来,先保证自己能够站住脚,再慢慢想办法——具体怎么做,你是高手,用不着我来指点。
  林齐鸣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我明白,不过我林齐鸣对天发誓,那个姓武的家伙,我定要将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我笑了,说这事儿有人帮你做了。
  我将那姓武的队长惨死于禁闭室里的事情跟他说起,还谈及了我们当初的几个推论来。
  林齐鸣却摇了摇头,说不,能够在宗教总局动手杀人的,只有内部人才能够干,所以杀了那家伙的,要么就是他们的自己人,杀人灭口,要么就是另外一拨人,想要杀了他,来平息我和布鱼他们几个的怨恨,别无其他。
  他常年身处朝堂,对于这里面的门道十分熟悉,故而做出来的推论,与我们的猜测又有所不同。
  且不管到底谁说得对,这件事情,肯定是不会完的。
  仇结下来了,那就是不死不休。

  这会儿想一想,恐怕武副局长等人并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不过觉得倘若林齐鸣等人重回朝堂,必然不会放过他,所以才会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
  从这一点上来说,那个家伙的心胸和境界,到底还是差了许多,怎么看,都不像是老谋深算之辈。
  这样的人,是怎么出头的呢?
  过了十多分钟,林齐鸣方才将心情平复下来,然后又发动了汽车,将我送走。
  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经历过这一件事儿,他没有对我隐瞒太多,跟我说了许多他的事情,两人相互交流了信息,感觉收益颇多。
  离开了警戒区,又走了几里路,我瞧见远处的山丘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我下了车,与林齐鸣告别之后,过去与屈胖三见面。
  远远瞧见,屈胖三紧张兮兮地跑过来,说刚才怎么回事,你怎么动用了神剑引雷术,这不是自报身份么?
  我说你刚才在外面,看到了什么?
  屈胖三摇头,说白城子外围迷雾围绕,大阵不绝,将里面的信息给遮掩得严严实实,我哪里瞧得见什么,只是感觉到天空不正常,电闪雷鸣而已——别在这儿卖关子,赶紧说。
  我正想将这一夜的精彩故事跟他谈及,突然间屈胖三往后一跳,说等等。
  我说你咋了,别一惊一乍的。
  屈胖三转头,四处张望,突然间看向了西北方向去,指着那边的草甸子,说你看那是什么?

  我眯眼一望,瞧见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踉踉跄跄地摔下坡去。
  我扬名立万、风光无比的事儿,讲自然要讲,但那个踉跄摔倒的人影,却让我想起了一个可能来。
  那个强势闯入白城子的御剑者。
  尽管那人符合了我关于高手的所有想象,按道理也应该如他出场一般,来去无踪的离开,不应该在这小草丘前跌倒,但是在这白城子的附近,鸟兽难入,寻常人更是避之不及,谁能出现在这个鬼地方呢?
  这么说来,那人倒极有可能是那个家伙。
  只是……
  我看了屈胖三一眼,说怎么办?
  屈胖三笑了笑,说过去看一看呗,倘若认识,将人救出来,倘若不是,管杀不管埋。
  他倒是简单粗暴。

  我赶忙跟着他朝着西北边儿的那草丘跑去,走到跟前的时候,一道剑光浮现,没有朝着我们进攻,而是浮于半空之中,微微颤动,随后有声音传来:“别过来,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他说是这般说,但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都能够感受得到这人的虚弱。
  他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屈胖三笑了,说阁下请不要太过于紧张,收起你的剑,免得误伤了人——我们不是白城子的人,就是过来瞧一眼,看看是哪位豪杰,能够在白城子这个地方杀进又杀出。
  他这话儿是诓人了,而对方却并不知情,冷哼一声,说白城子,总有一天老子要将他给全部破了去……
  他话儿还没有说完,屈胖三却已经撞到了他的跟前来。
  他伸手一抓,将那人蒙在脸上的布条扯开,嘻嘻一笑,说原来是你?
  那人一惊,猛然反抗,却被屈胖三压住,说傻子,你再这般胡来,刚才的那些话,可就只能是吹牛波伊了——别担心,我们不是白城子那一伙儿的,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当务之急,你是得先把身上的伤治好再说……

  那家伙听到,将信将疑,而屈胖三又指向了我,说你看我这位兄弟,人家也是闯白城子,不但完好无损地离开,而且还给人客客气气地送出来,可比你强。
  那人抬起头来看我,也是一愣,说怎么是你?
  我眯眼一打量,忍不住笑了,说这还真是巧了,想不到我们能够在这儿碰面……
  那人我却是认得的。

  他叫做李腾飞,青城山的,我们曾经在西北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
  双方算不得多熟悉,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觉得他有多强。
  就是这个人,乘着飞剑,闯入了白城子?
  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要知晓,御使飞剑,凭借着诸般手段,如臂指使,这并不算什么,江湖上能够办到的,也是不少;但倘若能够将它踩在脚下,御剑飞行,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了。
  那事儿,听起来都有点儿像是神话了。
  正如同陆言一般,他在破而后立,大彻大悟之后,学会了操控空中的风火水土四元素,凭空飞行,宛如传说中的地仙,这事儿就让无数人视之为奇迹。
  而今夜的这一幕,那人脚踩飞剑,如同话本小说之中的剑侠一般,御空飞行,也着实是惊艳无比。
  倘若说那人是平沙子这样的人,我或许会相信。
  但我面前的这一位,却不太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