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伯祥“哼”了一声:“听什么?又听你那狗屁录音啊?谁知道你他娘的怎么拼接出来的?曲刚信,别人信,老子却不信。”
  “赵伯祥,现在不给你听录音,让你听真人现场直播,你等着啊。”楚天齐的声音戛然而止。
  “局长,人带来了。”一个声音在指挥车外响起。
  楚天齐直接道:“高峰,让他坐上车来。”

  车门一响,一个人在车下说了话:“局长,有您在车上坐着,我哪能坐呢,我还是在车外面回话吧。您是一身正气的人民保护神,我是经常犯小错误的小丑,您是全许源县老百姓的……”
  楚天齐打断对方:“陈文明,我真服你了,你的鬼话怎么那么多?让你上来就上来,啰嗦什么?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
  车下站着的正是陈文明,是楚天齐专门让高峰给带来的。陈文明一听对方的话,马上来了精神:“局长,刚才您和老家伙的对话我听到了,您是让我质问他吗?我一定会问的他哑口无言,体无完肤……”
  “我可警告你,我是让你和赵伯祥对质,并不是质问他。你在讲说某些事的时候,一定要实事求是,少给我说这么多费话,尤其不能夸大其词。假如你所说不完全属实,那赵伯祥肯定不承认,还会反说诬蔑他,更不愿意认罪。如果因此影响了整个行动,那你不但没有任何功劳,反而还要罪加三等,明白了吗?”说着,楚天齐瞪起了眼。
  迎着对方凌厉的眼神,陈文明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结巴着道:“好,好,一,一定。”说完,向指挥车上爬着。
  由于陈文明戴着手铐,上车实在不方便,高峰便在后面推了一把,直到那小子坐到了座椅上,高峰才从外面关上了车门。
  扫了一眼身旁,楚天齐发现,几天不见,陈文明瘦了一大圈,以前的大肚子不见了,脸也成了一窄条,看来铁窗经历让这小子减了肥。
  打开喊话器开关,把喊话器递了过去,楚天齐向陈文明示意了一下。
  陈文明双手捧着喊话器,喉头动了几动,才说话:“赵伯祥注意了,赵伯祥注意了,我是陈文明。以前我是你的战友,后来我是你的同伙,不过现在我已向人民彻底坦白,你也要……”
  “陈土匪,少装大瓣蒜。姓楚的怎么让你和我对话,你算什么东西?这纯属是侮辱我,其实也是侮辱他姓楚的。”赵伯祥的语气充满不屑。

  陈文明大声质问:“赵伯祥,老实点。现在都到了这个地步,你竟然还摆臭架子,还要作威作福,你的性质非常恶劣。我想问你,你就要这样一直与人民为敌吗?你就要带着花岗岩脑袋进坟墓吗?”
  这家伙嘴里怎么这么多零碎?楚天齐马上在陈文明胳膊上拍了一下,示意对方说正题。
  陈文明谄媚的一笑,点了点头。
  赵伯祥骂道:“我说了,你算什么东西,给老子提夜壶都不配……”
  “赵伯祥,别逼文明人说脏话。”陈文明打断了对方,“你固然以前职务比我高,资历比我老。但那只能说明,党和政府对你不薄,对你的付出给予了回报。然而,你不思党恩,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从这点来说,咱俩是没法比,不过却是你比不上我,因为我是小错,你却是大恶。”
  楚天齐很无语,陈文明怎么就那么多废话,干脆他也就不提醒了,趁着这家伙白话,自己也好了解一下现场情况。于是,楚天齐让高峰看着陈文明,自己从车上下来了。

  “陈土匪,有屁快放。”赵伯祥显然也腻歪了陈文明。
  “好,那我就从头说起。”陈文明开始罗列对方的罪名,“一、你残害无辜,光是战友,你就害死了好几位。原秋胡镇派出所主持工作的副所长高大柱同志,就是你指使人用毒蛇害死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连莲、吴信义都是受你指使。许源县公丨安丨局前任局长赵新华、杜长生也是直接或间接死在你手,临死还给人家泼了一身脏水,还不是你觉得人家挡了你升官的路,动了你作恶的事……”
  现场交战双方在交战间隙听到陈文明的话,都不禁莞尔一笑:这哪是罪犯劝罪犯?分明是审判长宣判的语气。
  足足二十分钟,陈文明才说完对方一部分罪名。
  赵伯祥实在愤怒不已,竟然让这样的人质问我,真是奇耻大辱,于是他粗暴的打断对方:“陈土匪,少他*妈的废话,还不是你以前敲过姓楚的竹杠,现在又犯在人家手里,所以就千方百计的溜须拍马舔沟腚?姓楚的,你少让这样的家伙侮辱老子,老子不和这种奴才对话。”
  楚天齐也觉得陈文明说的差不多了,要是再让小子说下去,怕是两个小时都打不住。于是他拿过喊话器,说:“赵伯祥,你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老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派头有什么用。陈文明刚才说的这些,无论你承认不承认,我们都有证据。下面我再找一个人,你听听他怎么说。”说着,示意陈文明下车。
  陈文明恋恋不舍的走下指挥车,一边和高峰走去,一边还打听着立功的事。
  车外传来了赵伯祥的咒骂声:“陈土匪,你这个两面三刀的叛徒,像你这样的家伙,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别以为自己作恶少,其实就你办的那些事,也他*妈的够枪毙了。”
  不多时,柯晓明到了指挥车上,他也是楚天齐刻意让高强给带来的。
  楚天齐对柯晓明就比陈文明客气多了,柯晓明是战友,是可能被别人冤枉的战友。

  柯晓明接过喊话器,说道:“赵政委,我是柯晓明,虽然你对我做了那些事,但我还是要称呼你一声‘政委’,因为你一直是我尊敬的人。如果没有七月十五日那天的事,我会一直在心中保留对你的良好印象。那天的事,是我万万没想到的,可能好多同事都想不到,那我就在这儿和大家说一下经过。
  七月十四日,我到乡下执行任务,晚上就住在了那里。凌晨的时候,接到曲局电话,说有任务,我便急着往回赶。很巧的是,在快进城的时候,接到了你的电话,说要和我一同去现场。我没有多想,自然是听你的,专门绕了几步路去等你。你当时还说考虑到我连夜开车太劳累,要由你开车,让我坐到后面休息。我拗不过你的热情,感激的坐到了后座上。
  咱们快到北庙丘的时候,就听到了局长和连莲的对话。你放慢了车速,说是让我在大战之前多休息一会,其实现在想来,你应该是想听连莲会否说出对你不利的话。到了现场的时候,你把车故意停到了后面,还说不要下车,要看看情况。这还不算,你还让我做好战斗准备。就在我把配枪刚刚拿出来的时候,你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我就昏迷了,不知你平时隐藏着战力,还是你手里有什么凶器?依靠着残存的记忆力,我记得你是戴着手套从我手中抢走手枪的。

  日期:2017-07-22 18: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