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已戴好眼睛和口鼻的防护罩,听到楚天齐的命令,仇志慷只好答了声“是”,继续和众人隐在洞口周围。
  楚天齐离开现场,迅速向指挥车赶去。
  “楚天齐,你怕了?我记得你平时挺爱表现的,那些跟屁虫也把你孙子吹上了天,说是如何如何能,怎么怎么行。可是到了关键时刻,你怎么不往前冲,反倒做起缩头乌龟了?”大喇叭适时响了起来。
  堂堂公丨安丨局长,尤其还是这次行动的副总指挥兼前敌总指挥,竟然被对方骂成“缩头乌龟”、“孙子”,血气方刚的楚天齐焉能没有火气?他转头四顾一番,没有发现监控头,但仍指高处骂道:“老东西,你等着,早晚让你知道小爷的厉害。”他知道对方听不到自己的话,但能看到自己,骂过几句后便不再理会,而是快步走向了指挥车。
  离着指挥车还有一小段,便看到彭刚站在指挥车旁,正等着自己。再次紧走几步,楚天齐到了彭刚近前。
  还未停下脚步,楚天齐就问:“彭队,有什么事?”
  彭刚回答:“请前敌总指挥在此坐阵,由我带队伍前去冲锋。”
  “你让我回来,就是这事?”楚天齐停下脚步,疑惑过后,语气强硬的说,“彭队,我以前敌总指挥的名义命令,你在此指挥,我带队伍冲进洞里。”

  “刚刚接到飓风行动总指挥命令,要求我必须让你留在这里指挥。”彭刚说的很坚决,“在现场我当然会服从您的调度,但在这件事上,我选择执行总指挥的命令,请您配合。”
  “请前敌总指挥配合。”彭刚身旁的四名特警也同声附合。
  看样子要不配合,还准备强迫我呢?楚天齐当然不惧强迫,但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自己也不能枉费了大家的好心。于是他略一迟疑,便说道:“好。注意安全。”
  “是。”彭刚敬了一个军礼,带着那四名武警,向那个洞口方向而去。
  刚要钻进指挥车,大喇叭又出了声:“姓楚的,原来你是要龟缩在那个铁盒里呀,你就不怕那里成了你的坟墓、骨灰盒?”
  妈的,这成什么了,走到那都被人盯着,楚天齐不禁起了怒火。他转身对厉剑道:“命令各组,全线进攻,进攻时,先要毁掉监控。”
  “是。”厉剑答了一声,开始用对讲机下达命令:“各组注意,各组注意,全线进攻,毁掉监控。”
  楚天齐从容的坐到指挥车上,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不多时,响起了枪声,看来双方正式交火了。
  “姓楚的,你他*妈真够黑的,以为这样,老子就找不到你?”大喇叭又广播了,“老子找你的办法多的是,收拾你的手段有千万种。”

  “吹你*妈牛吧。”楚天齐骂过后,忽然笑了,“你能喊话,老子也能。”
  枪声越来越密集,但洞口方向却听不到动静。
  楚天齐打开指挥车上按钮,把喊话器拿到手中,“喂”了两声,开始说话:“赵伯祥,赵政委,听到了吗?”
  侧耳听了一会,没有动静,于是楚天齐再次加大了声音:“赵伯祥,伪君子,你倒是放个屁呀。”
  “小兔嵬子,大*爷听着呢。”对方声音传了出来。
  参战警员听到两人的开场白,不禁感叹:一个是局丨党丨委书记、局长,一个是政委兼丨党丨委副书记,本来应该是齐心协力的亲密战友,不曾想却以这种方式对话了。

  “赵伯祥,我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干这种事,竟然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我真不知道是该为你惋惜,还是该痛恨你。”楚天齐说,“刚见你的时候,你表现的谦谦有礼,态度和善,完全一副君子、长者形象。却原来你是披着羊皮的狼,是不折不扣的伪君子,为了达成目的不抓手段,我真的很鄙视你。”
  一阵苍凉笑声响起:“哈哈哈。姓楚的,少在老子面前充大尾巴狼,老子参加工作的时候,你还在你*娘腿肚子转筋呢。小子,我告诉你,做事不要太狂,也不要太理想化了,而应该更现实一些。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那也是踌躇满志,豪气干云。可现实是残酷的,即使辛辛苦苦奋斗了好几年,大小功劳也立了好多,但却抵不住别人的一张条子、一沓钞票、一个女人。
  就拿我赵伯祥来说吧,兢兢业业奋斗三十多年,头发都白了一多半,我不敢说我有多么优秀,但绝对够敬业,自认各项素质也较高。可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正科级破政委?再看我身边的其他人,好多人水平、能力比我差远了,现在却他妈的做到了副厅、正处,你说这到哪说理去。
  你小子现在看着顺风顺水,等你像老子这样,不进反退的时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狂了。别看你现在年纪轻轻就做了副处,那是你走了狗屎运,但你后面的路未必就顺畅,一个赤脚医生的儿子,上面又没有真正的后台,谁会把机会给你?醒醒吧,别整天尽想着不现实的事,那样会害了你,只会让你摔的更惨。
  不说你了,还说老子。老子不只气那些战友、同学,他们好多人还是有一点能力的。老子最气愤的是,这么多年还尽是侍候一些庸才,本来做个股长都未必称职的东西,却偏偏骑在老子头上,送走一个又一个。不止这些,身边也多是一些纠纠武夫,或是蠢货,你比如曲刚,张天彪之流。整天和这样的人为伍,做同事,简直就是耻辱,老子不耻……”

  楚天齐打断了对方:“赵伯祥,你最应该不耻的是你自己,是你做的那些事。”
  “老子做什么了?你少诈老子。”赵伯祥根本就不认帐。
  “都到这时候了,你还狡辩个什么劲,你想说自己无辜吗?”楚天齐质问着。
  赵伯祥的声音传来:“难道不无辜吗?你现在煽动大批不明真*相的家伙,想置我于死地,这是对我的政治迫害。小鬼嵬子,你不得好死。”
  楚天齐不由得“嗤笑”:“刚才都发半天牢骚了,现在却反而倒打一耙,否认自己的作为,你确实无耻。”接着楚天齐又加了一句,“老王八蛋。”
  耳畔的枪声越来越密集,洞口方向的枪声也响了起来,不过枪声听着很沉闷,也低了一些,显然是离外面有些距离。看来彭刚他们已经攻进去了。

  赵伯祥猛的从头上拽下了帽子,骂道:“小王八蛋,你也敢骂老子王八……”话说到半截,他停了下来,气的把帽子摔到了桌上。
  怪不得那小子骂,自己现在不就戴了个绿帽子吗?平时看着这一身绿,像极了东南亚那些“将军”,尤其叼着大雪茄时,更是帅到了家,可今天怎么看怎么他娘的不顺眼。
  喘了几口粗气,赵伯祥接着说:“你说老子无耻,老子就得承认吗?拿出证据来才算,要是空口无凭,那就是放屁。”
  话音刚落,楚天齐的声音传了过来:“赵伯祥,你不是要证据吗?好啊,那我让你听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