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44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笑道:“我不是你什么人,但我有权力管你。我告诉你凌书瑶,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还有一句话,只要我在机关待一天,你就也只能在机关待着,陪着我,哪也不许去。”
  凌书瑶倒也不恼,扁扁嘴,道:“你说让我在机关待着,行,那你告诉我,在机关待着有什么意思?”
  李睿道:“很有意思啊。”
  凌书瑶追问道:“有什么意思?”
  李睿讷讷的说不出话来,反问道:“那你辞职了又有什么意思?”
  凌书瑶道:“辞职了才有意思啊,你不觉得在机关待着才没意思吗?待久了感觉自己都快变成死人了。我要辞职,然后自己开个公司,做想做的事情,有自由,有激情,有目标……什么都有。你不要拦着我,如果你真是为我好的话。”说着话,俏丽的脸上已经浮现出无限的憧憬。
  李睿叹道:“哎呀傻女人,你怎么那么傻?你现在所有的负面感觉,都来自于你现在的职务。其实把你换成任何一个人,把他放到政研室里来,日子久了以后,他也会觉得死气沉沉,枯燥无聊,没有希望。可你不同啊,你马上就要被宋书记重用了,不久的将来就会去新的岗位上工作,在那里你可以实现自己的抱负,也能找到你的目标,更能恢复你的激情,你会觉得非常快乐,快乐得就像是去年和我下乡扶贫一样。”

  凌书瑶听到这,做出一个非常夸张的呕吐动作,鄙夷的斜着他,道:“你别恶心我了,我从来没觉得和你下乡扶贫快乐,我只觉得痛苦悲伤。”说完自己却忍不住,嘴角边现出一抹笑意。
  李睿再也抵抗不住她那只白嫩脚丫的诱惑,转过身坐靠在她办公桌上,左手顺势下去,握住那只玉钩,语气诚恳的道:“书瑶,我的好书瑶,答应我,不要辞职,你会有更广阔的天地,更美好的职场人生!”
  凌书瑶俏脸一板,抬手打了他手一下,斥道:“干吗呢?耍流氓啊?公然在单位调戏猥亵女领导?”
  李睿嬉皮笑脸的说:“你不是要辞职嘛,你辞职了哪里还算是女领导,我这也就不算调戏猥亵女领导了,嘿嘿。”
  凌书瑶忍住笑白他一眼,道:“说吧,这次去省城是什么危机公关?”
  李睿逗她道:“你都要辞职了,还问那么多干嘛?你继续打辞职信吧,我走了。”

  凌书瑶一言不发的放下右腿,穿上高跟鞋,往后挪了挪椅子,抬腿对他小腿就是一顿踢。李睿两腿倏分倏合,将她小腿夹住,得意的冲着她笑。凌书瑶正要伸手拧他,门口忽然又响起敲门声,只吓得急忙缩手。
  李睿也不敢再和她厮闹,老老实实地退到了桌子之外。
  凌书瑶问了句谁呀,和他对视一眼,二人眼中都现出暧昧的笑意。
  来拜访凌书瑶的是个小科员,奉一位副主任的命令,来找凌书瑶要份材料。
  李睿见他们有正事要说,便和凌书瑶告辞离去,临走前和她确认了明早出发时间与地点,约好明早在市府碰头。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下班时间,李睿也该前往盛景酒店,赴韩水父子的晚宴了,出发前进里屋和老板宋朝阳打了个招呼。

  宋朝阳说:“我七点出头过去,已经和你孙老师说好了,让她七点半准时给我打电话,我接到电话也好借故离席。”
  李睿笑着说道:“这个安排可是妙之极已,我又学了一招。”
  宋朝阳也笑,道:“我现在就担心你孙老师忘了这个茬。”
  二人一齐笑了起来。
  回到外屋,李睿拎起公文包,下楼赶奔盛景大酒店。
  路上,李睿接到市北公丨安丨分局局长谭阳打来的电话,得知了骆姗老公方成之死的最新进展。
  方成父母果然不是善茬,四处活动,托关系求朋友,非要把方成死于意外的案件性质,变成方成被骆家害死的刑事案件。当然,方成父母的目的也不是要骆家为方成赔命抵罪,只是想让方成家拿出巨额的经济赔偿。
  方成老爸为此找到市北公丨安丨分局好几位局领导,求他们帮忙把案件性质变一下。那几位局领导碍于和他以前的交情,便先后找到处置这个案子的派出所所长,授意他在职权之内,尽可能多的为方家讨还一些补偿。
  那派出所所长早就得了谭阳的指示,何况又有李睿这个市委一秘插手其中,自然是全心全意向着骆家,何况骆家本来也是无辜的,方成就是死于意外事故,因此就婉拒了那些局领导的非分要求,当然,也暗示给他们,这案子是谭局长重点关注的。
  那几位局领导胳膊再粗,也扭不过谭阳这条大腿啊,再说,何必为了一个已经没什么来往的朋友得罪分局老大?也就偃旗息鼓,不再理会这事。
  方成老爸很不甘心,又跑去找了市北区委副书记。两人以前曾经共事过,交情还算可以,不过方成老爸退休后,就再也没有过来往。方成老爸明知道人走茶凉的道理,可是为了巨额的金钱赔偿,也豁出去老脸不要了,厚着脸皮找上人家求帮忙。
  那位副书记虽然很不乐意理他这个事,但面子上又拉不下来,只能是勉勉强强的答应下来,随后抽时间和谭阳说了说。谭阳和他都是区委常委副处级,谭阳又在公丨安丨系统内,倒也不惧他,不过作为班子成员,也不好和他闹得太僵,便给他仔细讲了方成之死的细节,又强调给他,骆家可是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李睿的干亲。
  那副书记一听这话,立即表示不再插手此事,还冠冕堂皇的要求谭阳秉公处理,不要受到方家上蹿下跳扰乱案情的影响。
  这是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谭阳觉得有必要让李睿知道一下,所以晚上下班后专门给他打来电话说了说,最后笑道:“这也应该是方家所能托到的最有分量的关系了,现在连副书记都不行,方家也就只能认命了,不认命也没办法。换句话说,这个案子到此也就算是结束了,老弟你们今后不用再担心。”
  李睿道:“方家也真是无耻之尤,明明方成是自取死路,我妹妹是受害者,老两口居然还想趁机从我妹妹家里敲诈一笔巨额赔偿,我也算是服了他们。也多谢哥哥你关照,要不然这事可没那么容易解决,回头不忙了,我要让我妹妹请你吃饭。”
  谭阳哈的一笑,道:“老弟,这么说不就是见外了,是不是自己人啊?对了,还有个事要告诉你,之前害得丁志国提前退休的那个张祖杰,我已经让交警大队调查他了。那小子出任二大队四中队长期间,可是干了不少坏事,等调查清楚,证据确凿了,少说也得判他几年,让他违法乱纪、为非作歹。”

  李睿啧啧赞道:“哎呀哥哥,我说什么也得请您喝酒了,不冲别的,就冲这事,我就得敬你几大杯。我明天要去省里,等回来了,我请你吃饭,你等我电话。”
  日期:2017-07-22 18: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