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99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蒋的截拳道功夫,就有一个绝招,出手就是快,小蒋扣住牛大卫的喉咙,一用力,牛大卫的脸色就变成了猪肝色。小蒋恶向胆边生,怒目吼道:“信不信,再敢对我们领导不客气,爷一下就送你见阎王!”牛大卫一下于就服软了,他开始求饶。
  看到这个动作,想到来人还是有几手的,于是说,肖成国,在我这边动手,我想你是占不到好处的,如果不给钱,那么今天你们赶紧出去,否则,我也不是被人吓大的。
  秦书凯不知道此事的深浅,并不想多事,赶紧让小蒋松开了牛大卫,牛大卫等人也被小蒋的这一手段给吓傻了,待在原地不敢动了,不过,嘴上还是说,狗日的,到了这边敢打人,简直不要命了。
  “肖成国,你怎么说?”
  张晓芳在贾仁贵的撺掇下,果然来找了秦书凯,竟然也还真的就把事情办成了。
  当张晓芳把报喜电话打到贾仁贵的手机上,贾仁贵那只拿着手机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这一招引蛇出洞果然成功了,他越加相信自己内心的判断,既然姜蔷这件事是秦书凯做的,自己两个儿子的事情,八成也是秦书凯做的。
  就凭着此人阴险毒辣的个性,他一定早就防备着,跟屠德隆斗到一定地步,自己这个幕后屠德隆的老领导会掺合此事,利用诸多力量给他一个猝不及防的打击,不管是为屠德隆报仇也好,还是为了保护自己在红河县的原有资源也好,总之,是免不了跟秦书凯面对面的有一场争斗。
  可是现在,秦书凯采用了这招釜底抽薪,一下子就把自己所有的打算都变成了泡影,要是连儿子都没了,自己还争那些名利的东西准备留给谁呢?从这一点上看起来,自己的心狠手辣,远远比不上秦书凯那混蛋。
  贾仁贵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自己真的是年纪大了,处理事情的反应能力大不如前了。
  贾仁贵的老婆这两天整天在家里哭天抹泪的,连续两天滴水未进,人也有些虚脱了,今天一大早,贾仁贵坚持让司机把老婆送到医院去打点滴,要是老婆再这么伤心下去,只怕儿子回来了,老婆却没了。
  这件事已经到了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时候了,可是到底该怎么办呢?难不成自己也像张晓芳一样开诚布公的找秦书凯谈,请他把人给交出来?自己向秦书凯妥协。
  贾仁贵心里对自己的想法暗暗摇头,有些事情一旦扯开了隔在彼此之间的遮羞布,很有可能出现两种极端的效果,一种结果对自己来说是好的,另一种很有可能是最差的。
  一旦秦书凯感觉到自己已经在怀疑他,对自己的两个儿子来个杀人灭口,随便找个大江大海的扔了,基本就不会找到,自己这辈子就成了没人送终的孤寡老人了。
  不行,这一招绝对不能轻易试用,除非是实在没有别的法子的时候,才能走这么危险的一步。
  好在,自己的手里还有一个冯雯雯,只要自己把冯雯雯照顾好,暂时情况下,秦书凯应该心里也会有所顾忌,虽说,小秦人在男人心中的分量,不及儿子在父亲心中分量的万分之一,总之也是有些分量的不是吗?
  贾仁贵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当初为什么就一时冲动的指挥底下人去绑架冯雯雯呢?一定是秦书凯误会了,他跟屠德隆是同伙,屠德隆行动失败后,他贾仁贵接下来一定也会有行动来对付他,所以才会对自己下了狠手。
  只可惜,秦书凯把自己想的过于高明了,而自己又把秦书凯想的过于简单容易对付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找个机会跟秦书凯沟通一下,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让秦书凯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态,只要他能放过自己的两个儿子,从此以后,他贾仁贵不会再跟秦书凯继续作对。
  可是,以秦书凯现在对自己的戒备心理,自己跟他说的话,他能相信吗?贾仁贵冥思苦想的时候,头脑中突然冒出吕嘉怡的名字。
  对啊!每次自己跟秦书凯联系,都是通过吕嘉怡这个中介,这女人不仅做过自己的秦人,现在又是秦书凯的老相好,要是能让吕嘉怡从中穿线,说不定事情会有缓和的机会。
  贾仁贵立即伸手拿起面前的电话,拨通了吕嘉怡的电话号码。
  吕嘉怡最近正在享受当领导的感觉,在县里的时候,当接待办主任,尽管听起来也算是个干部,可毕竟是个伺候人的苦差事,每天忙着迎来送往的,累的够呛不说,还时不时的需要亲自陪领导同志喝几杯,调节一下酒场的气氛,如果不是在风月场合锻炼过几年,一般的女人还真是很难在接待办主任的位置上做的如鱼得水。
  到了底下当乡长后,那滋味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在小小的乡里,自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出门有人拎包开车门,进屋有人帮忙添茶倒水的伺候着,那滋味可真是有种皇后娘娘的感觉。
  吕嘉怡的心里,皇帝应该是一把手,她是乡里的二把手,所以她心里才会自比皇后娘娘。

  这两天,乡里的事情比较多,尽管忙,她却还是忙里偷闲的去做做美容护肤什么的,现在当了领导,那些美容店的老板都把护肤品送到自己手来,死皮赖脸的请自己光临,瞧着眼前的一堆美容产品介绍,她会有种说不出的虚幻感觉,这年头,免费也是可以得到高档服务的,这就是当领导的特权了。
  一大早,吕嘉怡正跟下属交代工作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一看到贾仁贵那熟悉的号码,吕嘉怡的心里不由阵阵厌烦,这老混蛋还没玩没了了,自己跟他的一页早就翻过去了,这个时候竟然打电话给自己,到底什么意思吗?
  毕竟心里多少还有几分对贾仁贵的畏惧,吕嘉怡不敢不接电话,只能拿着手机走到乡长办公室的内室,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
  贾仁贵那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小吕吗?有件事,你帮我办一下。
  贾仁贵说话的口气依旧是习惯的命令口气。
  吕嘉怡心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啊?现在老娘好歹也是个领导人物了,是你随便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吗?
  这话吕嘉怡也只敢在心里骂两句,跟贾仁贵那几年,她心里是最清楚贾仁贵的黑白两道实力的,此人不是自己这种小人物能得罪得起的。吕嘉怡忍住内心的反感,强撑着对着电话听筒笑了一下说,老领导,您这一大早的在跟我开玩笑吧,您能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来帮忙办的呢?您手下这么多的可用之才。

  贾仁贵从这一句话里,听出了吕嘉怡的改变,以往只要自己一个电话,即便是吕嘉怡心里不乐意,也会在口头上应付自己,答应把自己吩咐的事情规规矩矩给办了,这次竟然学会转圈子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