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458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流传出蒋家赔偿二十亿的传闻,张家又拿出二十亿来做慈善,明眼人一看就能够看得出来,上次的当街杀人的事件就是蒋家与张家两大家族。
  作为赔偿方的蒋家自然是这场闹剧的发起者,至于蒋家会得到上面什么样的警告与处罚,那就不是我该关心的了。

  即使我没有专门打电话给远在东北的我爸,但是我爸还是了解到了这件事情。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爸这两天一直没有专门打电话来询问过我,可能是我爸也明白我并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没事,只是虚惊一场。”我对着我爸说道。
  “爸,我妈留给我的五音六律中的六律已经叛变,你在东北那边要小心点啊!”
  上次宋思思就跟我说过六阳律恰好就在东北,还问我要不要将六阳律派出来帮助我爸。
  当时我确实是挺心动的,我爸以及张家旧部在东北那边本来就显得势单力薄,如果能够得到五音六律的支持,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不过我想着我爸现在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还顶得住来自夏家的压力,所以我就让宋思思先按兵不动,等到需要的时候再让六阳律出现。
  然而这才过了多久?宋思思叛变,同时六律两大部门也跟随着宋思思一同叛变了五音六律,叛变了张家。
  那么当初被宋思思部署在东北的六阳律很有可能已经成为了对于我爸的威胁,甚至我都在怀疑当初宋思思将六阳律部署在东北,是不是早就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了。
  无论怎么样,我都是要让我爸防备着六阳律的。
  身为五音六律的少主,我却对六律两大部门一无所知,看来我这个少主当得确实是不合格,怪不得六律会那么轻易的叛变,他们对我根本就没有产生信仰,又谈什么忠诚?
  虽然我现在心中对阴七有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恨意,甚至我都不明白这种恨意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但是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阴七的有句话说得很正确,那就是我身为少主,连六律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他们又为何会忠于我呢?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产生了一丝愧疚,五音六律是我妈留给我的,但是我以前却过度信任宋思思,直接让宋思思管理所有五音六律的事务。
  当时的我以为这样做就已经足够了,所以对五音六律的管理根本没放在心上,完全是由宋思思一手操控的。
  别说六阴律与六阳律叛变,其实就算是整个五音六律叛变于我,叛变于张家都是合情合理的。
  还好的是五音之中对我以及对张家的信仰足够强大,并没有叛变。
  要不然等到宋思思叛变,恐怕我啥也没有了。
  而电话那头的我爸则是很平淡的嗯了一声,并且说了一句知道了。

  这让我感到疑惑不已,然后便开口问道:“爸,你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的吗?”
  “什么问题?”我爸反问道。
  “就比如……六阳律为什么会叛变。”我想了想,然后便开口道。
  “这个我已经猜到了,自从宋思思成为蒋家的鱼玄机之后,我就已经猜到了。”我爸颇为风轻云淡的说道。
  我不禁愣了愣,心中想了好半天这才释然。
  上一次造访五音六律总部的时候,六律中的成员一个都没有出现,在那时候开始我就应该怀疑到这个问题的。
  只是当时我一门心思都放在对五音六律进行调查和清洗上面,哪里有想过这样的问题?
  而我爸也不是一个笨人,他应该也能够想到宋思思在张家待了二十多年,最终回蒋家的时候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无论如何,你那边还是小心为妙,如果实在查不出来什么的话,你就撤出来吧。”我对着电话那边的我爸说道。
  现在的局势变得很是棘手,在不久之前的蒋家还亲自派人过来邀请张家进入长三角商会,这就代表着如今的蒋家不敢轻视张家的能量,甚至为了对抗即将到来的刘家,蒋家甚至还在一定程度上对张家这个昔日的对手实施拉拢的手段。
  但是现在宋思思叛变,一切都变得不同寻常了。
  张家在魔都的布置有着哪些弱点,宋思思可谓是清楚得很,如果宋思思将这些事情告诉蒋家并且亲自带领蒋家的能量对张家动手的话,张家的处境会非常危险!
  而现在大家都知道张家内部突逢巨变,恐怕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帮助张家,甚至像是夏家甚至公孙家都很有可能会直接对张家动手,到时候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不过还好的是,蒋家现在的第一目标应该还是放在刘家身上,应该不会那么快对张家动手。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连蒋老爷子对长三角商会都如此看重,但是我明白,刚刚失手的蒋家应该不会如此轻易的再对张家动手,惹张家发怒。
  到时候张家直接带领长三角商会中的张家派系的成员反水,这对蒋家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魔都这边尚好,我爸所处的东北情况就不一定会那么乐观了。
  不用想也能够明白,夏长江绝对会趁此机会发动所有夏家的能量将我爸给找出来,到时候我爸和苦大师二人的处境就会变得很被动。
  如果我爸以及张家旧部都被夏长江留在了东北的话,那么在魔都的张家布置恐怕也危险了!
  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夏家对此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如果蒋夏两家再次联手的话,张家还真有可能会直接完蛋。
  “先看看再说吧,这边的形势确实很复杂,你妈的死因越来越扑朔迷离了,我总感觉这件事情不是夏家人做的,但是却与夏家有着不可分开的关系。”我爸回答道。
  我不禁皱起了眉头,为什么我妈的死因会被人搞得如此神秘了?
  到底是谁做的?总不可能没能留下一丁点有用的蛛丝马迹吧?
  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那个幕后凶手在故布疑阵?
  “爸,这件事情会不会是蒋家或者其他家族做下来的,然后故意搞得很悬疑让我们怀疑到夏家的头上?”我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我爸如此问道。
  我爸不是说了么?这一切看上去不是夏家人做的却又与夏家脱不了干系,难道真的是有人故意做出来诬陷夏家的?

  我爸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便再次开口道:“应该不是,在此期间我并没有调查到其他家族任何参与的蛛丝马迹,一切看上去都与夏家脱不了干系。”
  没有其他家族参与的蛛丝马迹?那也就是说只有夏家有嫌疑了?那为何我爸又觉得这不是夏家人做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爸,你到底查到了什么样的资料?能跟我说说吗?”我对着我爸问道。
  如果不是魔都这边走不开,急需一个首领以及信仰一般的人物坐镇,我当初或许会直接选择与我爸一同到东北调查我妈的死因。
  日期:2016-08-1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