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婚礼,让我七年的恋情沦为笑柄》
第68节

作者: 薄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着玻璃窗擦了擦眼睛,明亮的玻璃窗上,全都是我的影子,一张已经精疲力尽的脸,还有这些日子所有的难过。

  我已经尽力了,哪怕是解释的机会,你都没给过我!
  谢衍生,你怎么舍得?
  我在门前站了一会,知道谢衍生不太可能出现了。
  看到秦璐璐自己出现,谢衍生却没有在,我基本上已经确定了谢衍生是故意将我晾在这。
  这盛世国际是他的地盘,他怎么可能放由着我随便出入。
  原来他要躲着我,是这么轻而易举。

  我转了一圈,心想应该不是一直有人通风报信。科技这么发达,谢衍生想躲着我,肯定也容易的很。
  只是他这么知道我哪个时间会去找他呢?
  算了,先这样吧,看看下次什么时候能有机会。
  我转个身,要走的时候,后面有人叫住了我。
  我起初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景文。”
  声音很熟悉。

  我转过身。
  是宁远。
  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人模狗样,头发梳的锃亮,略微发福,意气风发。
  满脸的得意,和他眼角对我深深的鄙夷。
  我看出来了,他似乎跟之前又不一样了。

  我笑了笑,“看起来,你这三年混得不错。”
  他扬着手里的酒杯,“托你的福,还算不错。”
  我没打听过他的消息,相信爸妈也很少去过问,所以我看出来了,他这三年隐忍着混到了今天,应该是很不错的位置了!
  这么一个烂人,我还真是懒得跟他废话。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我说着就转了身。
  他却一手抓住我的胳膊,笑的暧昧不清,“这么着急干什么?怎么,这里不给你进?”
  我甩开他,“关你什么事。”
  他却没有给我挣脱的机会,“我这人就是乐善好施。看到你落魄到连这道门都进不去,我怎么也得帮帮忙是不是?”

  我呸道,“那还真是不用你操心。我就是死外面,也轮不到你宁远施舍。”
  他拉着我的手臂,将我朝里面拖了去。
  “你干什么?我现在不需要进去!”
  门前的迎宾竟然没有阻拦。
  他站在门前,指着里面的一众男男女女:“景文,我现在身价已经有千万,这里所有的人见了我,至少会卖我几分面子。而且今天晚上到这里来的,都是业界名流,上层人士。”
  “我只是用了三年的时间,就到了今天的成就!”他蔑视的看着我,“是不是没想到?有没有觉得耻辱?景文,你往日给我的一切,今天,我会加倍奉还!”
  我笑了,笑的都直不起腰来。

  “宁远你有钱了,我就该觉得耻辱?你背叛了我,跟别人颠三搞四,却要报复我?宁远你这么缺德,夜里不会睡不着?”我捂着肚子,笑的肝疼。
  宁远脸上丝毫没有半点脸红,他望着我,“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女朋友是谁?”
  “关我什么事!”我啐了一口,“宁远你以为你是全世界的中心?你想多了!”
  他一手捏着我的下巴,“是当红的明星聂深儿。景文,你拿什么跟人家比!”

  这货,是不是疯了?
  我为什么要跟聂深儿比?
  我犯得着吗我!
  现在,我只想找到谢衍生叫他别封杀我,给我条退路。
  我连跟宁远说话的心情都没有,甩开他的手就要走。
  他却死不肯放手,压着我就将我靠在后面的大门上,“你不用装的这么满不在乎!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我笑。
  他也笑,“景文,你乖乖地躺在我身下,也许我会重新考虑你。”
  我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宁远,我之前什么都想过,就是没想过带你去医院查查你有没有精神病史!你他妈的有病吧?”

  宁远冷哼,“怎么,被我说中了心思?”
  “说中尼玛了啊!我找你了么?我是来找谢衍生的,我跟你之间有关系吗?你过来跟我炫耀这些干什么?觉得你炫耀了我就会后悔了?后悔没有选择你,没有被你上?”我简直气的要发疯了。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他还往枪口上撞,我真的不该给他留面子。
  宁远怔了怔,“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啊,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就活该被禾雪戴绿帽子,活该被禾雪团团耍着玩!怎么不去找禾雪了呢?不是你纯洁的初恋吗?你怎么不去跟她结婚!”
  我一时间把所有难听的话全都说出来了。
  宁远被我戳中了要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住口!景文你给我住口!”他吼了起来。

  “住口?我为什么要住口?你不是也这么拉着我逼逼的么?你喜欢听,咱俩继续,好好唠唠!说说景文怎么睡了吴达又睡了你!”
  宁远说不过我,当时就扬起手,我本能的低下头想躲开。
  身侧多了一个人影,拉住了他扬着的手臂。
  一时间说不出的安静。
  我抬起头,看到来的人,正叼着一根烟,斜斜的看着宁远。

  谢衍生。
  他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怎么又突然到酒会来。
  他手上用了些力气,就将宁远甩到一旁。
  找了这么多天不肯出来,现在却自己出来了。
  早知道宁远能将他吸引出来,我肯定会先给宁远打电话!
  “谢总,怎么这个时候才来。怎么,你也认识这个女人?”宁远当然认识谢衍生,他却故意问认不认识我!
  我听了特别好笑,说这话,宁远是想怎么样?

  “我不能认识她?”谢衍生冷冷的对着宁远。
  “谢总,我跟她有点旧怨,所以要处理一下。”宁远看出来谢衍生不太喜欢他,企图岔开话题。
  谢衍生薄唇微抿,仰起头眯起眼睛,他将嘴里叼着的烟吐掉,“旧怨?什么旧怨?我知道你是宁远,跟她结婚的那个。结婚当他被她甩了。”
  宁远脸色登时就不太好看。
  我倒是怔了下,谢衍生知道我倒是正常,都知道宁远了。

  看来肯定也有人跟谢衍生说,这个男人就是宁远,景文为了他背叛的你!
  看来,还真是不在风口浪尖上都不行!
  “谢总都知道了?”宁远又接着说:“那谢总,我跟这个女人的旧怨,也该解决一下。”
  “这个女人,你不能碰。”
  “为什么?”宁远脱口问。
  谢衍生捏住我的下巴,“对这个女人,就算是报复,也只能是我!”
  宁远嘴上没做声,眼角却露出得逞的笑。
  他似乎更喜欢听到这一句。
  那不过是他知道,我对谢衍生有感情。
  “那我不妨碍谢总。”宁远说着,直接走了。
  而这门前,站着我,谢衍生,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赶过来的秦璐璐。
  酒会特别吵,也没谁注意到我们门口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她一手轻抚谢衍生的肩,“阿生,这种女人,封杀就够了,你何必再理她?”
  谢衍生手上多用了几分力,又将我狠狠摁在后面的墙上,“都找到这里来了,我总不能仍是视而不见?是不是,景文?”
  我一直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说了,就算是报复,也只能是他!
  我突然特别的恨他,恨得牙痒痒。
  这么久,没有被谁这么牵着鼻子走,他却能牵着我到现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