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67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我轻轻的笑了笑,那健壮女犯甚至都哆嗦了一下。
  “不用这么紧张。”我摆了摆手,说:“这段时间你们表现的不错,台账整理的非常好,昨天在检查之后咱们的工作也得到了领导们的一致肯定。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每天看电视的时间增加一小时!”

  那几个犯人愣了愣,然后瞬间欢呼了起来!
  “苏队你太给力了!”
  “苏队我爱你!”
  “太棒了!这下又能多看一集!”
  看到她们因为这点小事而欣喜快乐的样子,我不禁也露出微笑:“行了行了,回去之后你们相互通知一下吧。对了,只是这段时间啊,估计最多一个礼拜,过了这一个礼拜应该还会有新的工作给你们,到时候你们可不能给我掉链子!”

  “放心吧!”健壮女犯把胸脯拍的啪啪响,我极度怀疑她的胸是被她自己拍平的:“只要是苏队您交代的工作,我们保证全部完成,绝对不给你丢脸!”
  “行!”我摆了摆手:“赶紧散了吧,别蹲这儿碍我眼了,该干嘛干嘛去,今天的台账都记了么?”
  “早就弄完了,苏队!”
  “嗯。”我点了点头,笑骂:“快滚吧!”
  犯人这才嬉笑着散去。
  等她们走了之后,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敛,我现在越来越体味到一个道理,做管理的时候,有时候一定要学会抓大放小,管人真的是个大学问,够我研究一辈子的...
  以前觉得在监狱这地方得不到成长,现在看看,这地方才他妈真的锻炼人啊!
  将大厅的犯人全部打发走,我抬步缓缓上了楼。
  抬眼一扫,我发现秦科长办公室的门又开着。
  我本来想去找秦科长,跟她聊聊接下来我准备要做的事情,可刚走到她的门口,我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跟她聊天的是个陌生的女人,那声音我并没有听过。
  我假意经过她的办公室,向里面扫了一眼。我看到跟秦科长聊天的是个三四十岁的女人,警衔两杠一,也就是平时所说的三级警督。
  当然,监狱的职位一向比较乱,这两杠一的正科级也不是没有,如果完全按照规定来,两杠一连副科都挂不上,所以我也不能完全按照警衔来看一个人的官职,这个常识我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一清二楚。
  她们聊的热火朝天,一看就是很熟稔的朋友,这两人特别投入,连我从外面走过都没发现。
  既然秦科长那里有客人,我也就没过去打扰她,而是直接回了办公室。
  一打开门,我不出意外的看到了薛凝的身影,她正在拿着一个喷壶给我浇着花,她微微弯着腰,那美好的曲线一览无遗。
  听到了开门的响动,她回头冲我笑了笑,柔声笑着:“来了啊。”
  “嗯。”我点点头,看到薛凝那张狐媚的脸上出现这种清淡淡的笑意,我微微有点不适应。
  习惯这个东西真的很厉害,当一个人每天都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就会不知不觉的觉得适应,无论是当初有多看不顺眼的地方,时间一久了,便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就像是薛凝,我已经习惯了她那种媚人的笑,而当她冷不丁一变化,我竟有点不适应了。
  她跟我说了句话之后,便不再言语,只是在那里静静的浇花,整个人清雅淡然,就仿佛古代画中的仕女。
  我站在她身边看了她两眼,摇了摇头,说:“要不是这张脸如假包换,我都以为你是别人假扮的了。”

  “噗嗤。”薛凝轻掩檀口,眼睛弯成一泓月牙儿,那月牙儿斜斜的照过来,看的我心弦微颤。
  “这都是我的手段,故意勾引你来着。”薛凝侧着头,轻笑着说。
  “嗯?”我的眼神疑惑。
  “呵呵。”薛凝笑了笑,把手里的喷壶放下,轻声感慨:“你们男人啊,最是喜新厌旧,无论什么样的姑娘,只要是日日跟在你们身边的,你们总是会腻。日子一久了,红玫瑰就变成了蚊子血,白玫瑰就变成了米饭粒。而要是一旦离开,红玫瑰就还是那心尖儿上的朱砂痣,白玫瑰也依然是那天上的白月光...”

  我张了张嘴,本来想反驳点什么,不过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她说的这些,翻译过来其实不就是,每个女神背后,都有个艹她艹的想吐的男人嘛。
  虽然话糙了点,不过还真是普遍现象。
  像钱钟书跟妻子杨绛那种相濡以沫一辈子,却依然一如初见的爱情,实在是凤毛麟角。
  薛凝慢慢向我走过来,伸出一只手,贤妻良母一般温柔的替我整了整稍乱的衣领,又帮我把衣服抻平了些,然后她缓缓的趴在我的怀里,柔声说:“所以啊,我才要偶尔改变一下风格嘛,总是那么风*,你也会腻啊,时常换个小家碧玉,让你也换换胃口...”
  “更何况...”她抬起头来,带着几分幽怨的斜了我一眼,说:“你好像也不太吃之前那一套。”
  她这个眼神看的我腿差点软了,这惊鸿乍现间不经意的魅惑才更加的要人命,再加上我怀中那具温软身子若有若无的摩擦,我的小腹不禁一阵火起,腾的一下横刀立马。
  薛凝似笑非笑的往下瞄了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好看的弧度,轻声说:“怎么样,你...要不要试试,我是不是别人假扮的啊...”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掩饰一下心中的尴尬,虽然面前的美景实在诱人,但现在秦科长跟外人正在隔壁聊天,谁知道她们会不会突然起意过来看看我!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在这里跟她胡天胡地啊!
  我不动声色的将她推开,尴尬的弯了弯腰,走到我的椅子上坐下,这才好受了些。
  薛凝捂着嘴轻笑,像只偷到鸡的小狐狸。
  我老脸微红,赶紧转换话题。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啊?”我看着薛凝问。
  薛凝又拿起了刚放下的喷壶,走到窗台边浇花。
  “你来之前,有一年两个月零二十三天。”薛凝轻声回应我。
  我顿时一滞,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刚开始觉得很难熬,所以就每天数着日子过,后来你来了...”薛凝看了我一眼,突然闭上了口,又转头过去浇花。
  我的心中却不那么平静,我现在几乎不敢想薛凝口中这些话的真假,因为我了解自己,我现在对薛凝根本称不上爱,甚至连喜欢都算不上,让她每天跟着我,更多的是感觉可以利用她,利用她那颗几乎算无遗策的聪明大脑。
  若她说的真的是真心话,那么我就太辜负她了...
  我顿了顿,又转换话题问:“你现在每天在楼里待着,是不是很无聊啊,我看每天她们去看电视的时候,你也不怎么去。”

  “不啊。”薛凝头也不会,她背对着我,微微弯下腰,那腰臀曲线美得惊人。
  她停了几秒,才缓缓开口,那声音轻的我几乎听不见。
  “你在的时候就陪着你,你不在的时候就想你...”
  我眉毛微微拧起,抿着唇说:“我给你弄点书看吧,你想看什么类型的书,就跟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